第三百八十二章 跳街舞/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云帆,我明白你这么问是什么意思。”

卢所长看着杨云帆:“你肯定是要质疑一个人母亲被杀了,他还能像个正常人一样该吃吃该喝喝,对不?”

“嗯,没错。”杨云帆点着头。

杨素素好奇问了:“卢所长,那这个人是不是一点都没有悲伤?”

“他还真没有一点悲伤。”卢所长说道,“我们经过走访了群众,此人跟被杀死的村妇之间情感淡漠,简直没有一点点亲情。所以,母亲死了,此人淡漠不悲伤,有着合理的解释。”

“人都是情感动物,就算再怎么情感淡漠,也不可能一点悲伤都没有吧。”董振天疑惑道。

“如果说你小时候被你母亲遗弃了,在你长大之后,你母亲又毁掉你所有的一切,比如你的家庭,让你妻离子散……”卢所长的话没有说完,杨素素打断了:“一般情况下,没有哪个母亲会这么对待自己的孩子吧?”

就算有遗弃行为,那多半也是迫不得已。

“杨素素,你没有在派出所警察局这些地方上班,你的质疑我当然能够理解。”卢所长说道,“这个世界,其实并不是像它表面上那么美好。并不是天底下所有的父母,他们都是爱孩子的。想必你们也经常在网上看见,有女生厕所产子然后丢入粪坑的新闻吧。再比如那个叫张韶涵的女明星,当初好不容易才红了,结果却被她的亲生母亲活生生给毁了星途。”

“那会不会是仇杀?”董振天分析道,“这个村妇毁了他孩子的一切,于是孩子就产生了报复心理?”

“如果是孩子想要杀死她的亲生母亲,那么为什么不在五年前被母亲毁掉所有的那时候杀死母亲,而是在五年之后?”卢所长又反问了,这不合常理。

“这个嘛……”董振天就不说话了。

仇恨,一般没多少能按捺得住。

尤其是现在的年轻人,有仇基本上都是当时就报,哪里还会等五年。

至于古人说的什么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现在这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的社会,又有几人是君子。

董振天能混到今天这份上,还不是靠着拼命,报仇不隔夜!

“那现在这个人现在在哪里?”杨云帆问卢所长。

“不远,你若是想要传唤他过来,我一个对讲机命令下去,人就可以带来。”卢所长回答着。

“那你把人叫过来,我问问他。”杨云帆道。

“怎么的,杨云帆,你有把握?”卢所长迟疑问杨云帆。

杨云帆才刚看了资料,然后就有法子破案了,这可让卢所长不相信。

“你先叫过来吧。”杨云帆没回答。

“那行吧。”卢所长点着头,立刻就拿出了对讲机。

不管这个杨云帆是真有了法子了,还是别的什么,把人叫过来问问就问问吧,反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若是他不行,到时候晾这杨素素和董振天也没什么可埋怨的了。

卢所长用对讲机呼叫了,杨素素就凑到杨云帆面前:“杨云帆,你确定这个人就是凶手吗?”

“现在还不好说,得叫过来问问。”杨云帆摇着头。

“若是问过了,搞不定的话,那咱们可要被卢所长请走了啊。”见着杨云帆这没有把握的样子,杨素素就有些紧张了。

在卢所长面前把杨云帆的牛逼吹的震天响,结果灰溜溜收场,那脸上可就不好看了。

“你为什么就不想,万一搞定了呢。”杨云帆反问杨素素,就算他搞不定,不是还有圣眼么。

圣眼一出,哪有什么搞不定的案子。

“你若是搞不定的话,别怪我掐你!”杨素素丢给杨云帆一句话,董振天凑了过来,他的话就直接问干货了:“杨云帆,你认为疑点究竟在哪里?”

“等人到了,你们看着就是了吧。”杨云帆回答着。

“你不卖关子会死啊!”董振天白了杨云帆一眼。

“小伙子,人马上就会过来了,若是你搞不定,那你别怪我了哦。”卢所长呼叫完毕,放下对讲机,对杨云帆说道。

“放心吧,没有杨云帆搞不定的事儿。”杨素素一阵抢白,“倒是你,若是杨云帆搞定了,你可得兑现你刚才说的话。”

“放心,只要杨云帆能解决了这案子,我就信他的能力。”卢所长说。

没几分钟,果然就见着一个民警和一个辅警带着二十五六岁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

年轻男子打着耳钉,穿着破了几个洞的非主流牛仔衣裤,脚上是一双运动鞋。

走起路来脑袋摇摇晃晃,就像吃了摇头丸一样。

“杨云帆,人带到了,你可以问了。”卢所长对杨云帆说道。

“他谁呀?”此人一副吊儿郎当不屑的模样,根本都不正视杨云帆。

“白勇超,他是我请来的侦探,专门负责你母亲被杀的这个案子,你给我老实点!”卢所长严厉告诫道。

“那没良心的女人被杀了就被杀了呗,我巴不得她没好下场,我还得感谢那个杀人凶手呢。”白勇超语气充满着痞味,果然是对生母没有半点亲情眷恋。

“你……”卢所长气的就想要踢他两脚,但还是忍住了。

“没事。”杨云帆朝着卢所长摆了摆手,看着这白勇超,问道:“我瞧你的穿着,应该就是跳街舞的吧?”

“嗯,没错,有点眼力劲,我是业余跳街舞的。”白勇超的目光落在了杨云帆脸上,他感觉这个杨云帆眼力还不错。

“既然是跳街舞的,那么你的身体协调性一定很厉害了。”杨云帆恭维的语气。

“很厉害不敢当,比普通人好那么一点点。”杨云帆语气恭维,这让白勇超稍微有些神气了。

“正好我也非常喜欢看跳街舞,最近我也正在学习,要不你教教我,你放心,我绝对给你学费。”杨云帆边说,便是拿出了钱包,从里面拿出了几张人民币,递给白勇超。

“你不是负责我母亲被杀这案子的侦探么?”看着塞到自己手里的钱,白勇超纳闷着。

卢所长和杨素素董振天也看不懂了,咱们都等着你杨云帆破案子呢,你跟这白勇超学习街舞是个什么鬼?

不过,三人都是看着,暂时没有打扰,看这杨云帆如何折腾。

“我刚刚确认了,你没有杀人嫌疑。”杨云帆回白勇超的问题,道:“既然你没有嫌疑,那自然就要做点别的事儿了。”

“卢所长请你过来忙活这事儿,你不抓紧时间去调查,你确定要跟我学习街舞?”白勇超还是纳闷。

“现在都这么晚了,调查的事儿明天再弄呗。”杨云帆说完,扭头看着卢所长,“卢所长,要不你帮个忙,把你的办公室给腾一下,搬台机器过来,我想要跟白勇超学学跳街舞?”

“你说什么?”卢所长简直怀疑自己听错了。

你杨云帆先说白勇超没有杀人嫌疑,现在又想要让我腾出办公室给你跳街舞,你吃错了药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