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章 给被救者母亲打电话/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什么?”

董振天怎么都没有想到,老爷子的嘴里居然说出这番话来。

董振天扭头惊讶看着杨云帆:“杨云帆,你瞎说什么?”

让你来好好跟我爸谈,你胡扯我妈的死做什么?

这事情我董振天当初调查了那么久,没有任何疑点才作罢了,你现在这么胡扯,是什么意思?

“我没有瞎说。”杨云帆摇着头,道:“等弄完了眼前的事儿,我可以带你去看那个被你母亲救起来偷偷离开的人。”

“杨云帆,你可不要跟我开玩笑!”董振天哪里肯信,他能肯定,在这之前,杨云帆决计都不了解董母。

而且董母已经离开这个世界两年了,杨云帆凭什么知道她是救人而死!

“杨云帆,董大妈都走了两年,你这么胡说八道,好像是有点过分了啊。”杨素素小声对杨云帆说。

杨素素心里也是纳闷着,杨云帆为什么要这么讲。

杨素素和董振天一样百分百肯定,杨云帆肯定对董大妈丁点不了解。

“那你拿出一点可信的证据出来,哪怕是可疑的也行!”董振天肃穆道。

“疤哥,这个麻烦你真先放在一边好不好?”杨云帆一本正经对着董振天道:“你也知道我家在哪里,也知道我家里有多少人,你说我有必要跟你扯淡吗?如果我说的话有一个字是假的,到时候随便你怎么弄我?我若是跑了,你可以……”

“杨云帆,压不住了,压不住了……”卢所长这时候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跑近了,卢所长的一边脸是肿的。

“卢所长,你的脸……”杨素素指着卢所长的脸。

“被我家那老头打的。”卢所长脸色沮丧道:“老头还说了,若是我今天不给他一个满意的说法,回去还要打我呢。”

说罢,卢所长埋怨的语气看着杨云帆:“杨云帆,你看看你整的这事儿啊……”

“疤哥,你都看见了,那批警属控制不了了,麻烦你还是先跟着我劝一下你父亲,咱们先把警属稳定了下来,再谈你母亲的事儿,好不好?”杨云帆扭头对董振天道。

“好吧。”董振天见着局势的确是没有缓和余地了,不管杨云帆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总之他人在这里,不怕他跑了。

于是,董振天扭头看着车上的董合山:“爸,你先把这批警属给弄一下吧,好不?”

“我让你跟这小子弄清楚你母亲的死,你管这些干嘛。”董合山却是不肯配合的,他现在就是满腔的怒火。

不管杨云帆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若是假的,他憎恨杨云帆。

若是真的,他憎恨那个被救的混蛋!

“董大爷,杨云帆不是都说了么,你先帮他搞定眼前的警属,然后他再跟疤哥谈他母亲的事儿,你就先给弄弄吧。”杨素素对董合山劝说道。

“你把这个东西拿过去给他们一看,再口头说不让他们闹,他们自然就不会再闹了。”董合山拿出了一个小木牌,上面刻着“执法”二字。

“这是什么?”董振天一边抢着接过,一边问。

“我是执法长老,这小木牌象征着我亲临。”董合山解释道,“你拿着这牌子到了现场,让他们闭嘴不许闹,他们自然就听话了。”

“有这么厉害?”董振天一愣,这整的跟古代的兵符一样啊。

“你管有用没用,你先拿去试试啊。”杨云帆催促着董振天。

“卢所长,你去。”董振天把小木牌往卢所长的手上一塞,他想要留下来继续跟杨云帆谈他母亲的事儿,哪想后者却是连连摆手:“不不不,我不去,我不去,你去。”

卢所长已经被家里老父亲一巴掌给打蒙了,万一这小木牌不管用,他又得挨打,于是他不敢去了。

“我去吧。”杨素素抓过小木牌,“他们再闹腾,总不能打我一个女人吧。”

杨素素拿着小木牌去了,董振天立刻便是询问杨云帆:“杨云帆,你现在总可以跟我说说我母亲的死,具体是怎么回事了吧?”

虽然董振天的心中还是对这事情存在着质疑,但还是要马上弄清楚的。

“疤哥,这样吧。”杨云帆看着董振天,他知道若是不联系一下被救者,疤哥和董合山两人是不会罢休的。

不过,杨云帆却是不能说出被救者的太多个人信息的。

因为董合山若是知道的具体了,那么董合山必然不会再配合杨云帆去见王道士了,董合山会马上去找被救者,跟他当面核实自己老伴之死。

这样一来,没有董合山引路,杨云帆想要见着王道士就很困难了。

“我现在马上打电话跟这个被救者联系一下,我开免提,你们听我和她的对话,如何?”杨云帆道。

“那你快打吧。”董振天自然是认为杨云帆这么说话是很荒谬的,但心中的疑惑却驱使他催促着杨云帆。

董合山也是催促着:“小子,你赶紧。”

杨云帆又使用了一次圣眼资格,找到了被救者,准确的说,应该是被救者的母亲。

这个被救者是个八岁的小孩子,他当时被董母救上来,他的母亲看着董母被水流卷走,就偷偷带着他离开了现场。

董母的追悼会,他们两人也没有现身。

杨云帆拿出手机,拨打了号码,开了免提。

“你好,我是蒋新清,你哪位?”电话通了,里面传出了一个悦耳的女声。

“蒋新清女士,我问你一个问题。两年前,你儿子在巴城XX河边玩耍掉入河里,一个七旬老太太跳入河里把他救了上来,老太太因为不会水被水卷走,你不但不报警,反而带着你被救的儿子偷偷离开……”杨云帆的话没有说完。

“对不起,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对方的语气立刻变得冰冷,正要挂电话。

“如果你挂了电话,我就把这这事儿告诉你单位领导,你的升职肯定就黄了!”杨云帆抢在她挂电话之前开口了。

“你是谁?”对方的语气转而变得紧张不安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