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五章 锈迹斑斑的菜刀/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素素话没有说完,便是说不下去了,挽着杨云帆胳膊的手更加用力了:“杨云帆,你说会不会是杀年猪的血腥味?”

“杨姐,你别开玩笑好不好?”杨云帆本来都有点紧张,被杨素素这话一弄,他差点都笑出来了。

“杨姐,你见过有谁在年过了后才杀年猪的么?”杨云帆反问。

“那是杀鸡,或者是杀鸭子,杀狗……”杨素素就是不肯吐出心中那个可怕的猜想。

“你再看看那口大红棺材,看有没有什么异象。”杨云帆没有吐槽杨素素的乱猜,她只是太害怕了。

“大红棺材?”杨素素把目光狐疑投了过去,看了几秒,扭头对杨云帆道:“我听别人说,只有横死的人,才会用大红棺材下葬,对不?”

“每个地方有每个地方的不同风俗,有的地方的确是这样。”杨云帆点着头,提醒道:“杨姐,我的意思不是让你看棺材的不对劲,是让你看棺材的下面。”

“棺材的下面?”杨素素顿了一下,把目光再次投了过去,狐疑着:“那棺材下面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点着一盏小油灯……”

杨素素话没有说完便是停住了,因为她看着棺材角有红色液体滴落下来。

“杨云帆,我看见了,那棺材在滴血!”杨素素瞬间就毛骨悚然了,因为她没有闻到油漆味,说明那红色液体并不是红油漆。

按照鬼片或者另一片的套路,棺材滴血,那都是大凶之兆!

就算撇开这封建迷信不谈,棺材滴血也是一个可怕的线索,就是说明棺材里面的人多半是被杀死的,这是一场凶杀!

女人,对于凶杀都是会害怕的。

“你在这里等着别动。”杨云帆对于棺材滴血也是非常的凝重,在杨素素害怕的时候,他使用了一次圣眼,人顿时间就肃穆了起来。

于是,杨云帆连忙就撇下了杨素素,朝着堂屋冲了过去。

“哎哎,杨云帆,你别乱来,别乱来啊……”杨云帆突然冲了过去,这让杨素素始料不及。

只可惜杨云帆就像没有听见杨素素的呼喊一样,仍然是一头扎进了堂屋。

而且杨云帆接下来还做出了一个令杨素素更加不可理喻的行为,那就是杨云帆冲进去之后,竟然一把把棺材板给揭开了。

“杨云帆啊,你找死啊……”杨素素吓的脸色铁青!

被一个外人突然闯入进来,还把棺材板给掀开了,换做是谁,都接受不了的。

吴家清和这些敲锣打鼓的人对着杨云帆一阵瞪眼,家属们个个都是义愤填膺吼了起来:“哪来的小混蛋,你把棺材板掀开做什么,还不赶紧盖回去!”

那个哭的最厉害的庄稼汉子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条扁担,气势汹汹的就要暴打杨云帆一顿。

“这人还没有死,你们这是草菅人命!”面对这危难的情景,杨云帆大喝道。

“什么,人没有死?”杨素素一听,人便是愣了。

杨云帆这一声大吼出来,做法事的吴家清和家属们也都纷纷愣了一下,接着就炸开了窝。

“小混蛋,你哪只眼睛看着人还没死,还不赶紧跪下来给死者道歉!”这是吴家清的吼言。

“小子,我不管你是谁,闯入这种场合,那就是不尊重死者,赶紧跪下来磕头,不然小心打断你的腿!”这是敲锣之人的话。

“你凭什么说我老婆没有死?”这是庄稼汉子的话,他手里的扁担因为激动而颤动着,颇有一副杨云帆不给出满意答复,就要毫不留情打下去的架势。

“哎哟,造孽哟,真是造孽哟,我儿媳妇难产死了,还被人这么一搞,真是造孽哟!”这是村妇大妈的哭喊。

……

面对一干人的不同声音,杨云帆泰然自若道:“如果人死了,那么心脏就不会再跳动,血液就会凝固,还怎么滴落下来!”

杨云帆指着棺材下面还正在滴血的情景,道:“你们看,这棺材下面有血滴出来,这说明孕妇还有心跳,她还没有死!就算她难产,救不过来了,但若是能紧急剖腹,也许还能挽救了腹中的孩子!”

听杨云帆这么一说,满屋子的人顿时间都愣了一下。

“快快快,赶紧再把接生婆给找来!”不知道谁喊了一声,那庄稼汉子连忙就放下扁担跑了。

他一边跑,一边朝着村子喊:“黄太婆,黄太婆,我老婆他还没死,你赶紧过来……”

“快快快,赶紧把人从棺材弄出来!”杨素素一听人没死,也不害怕了,连忙就凑进来大喊,一帮人连忙就把肚子高高隆起的孕妇给从棺材里面抬了出来。

孕妇看上去二十六七岁的样子,面色如纸,眼睛紧闭,嘴唇没有血色,看上去和尸体没那么两样。

但她高高隆起的肚子下面,仍然有着血液渗出,这说明她只是陷入了假死。

“小伙子,你是医生吗,你说的要剖腹,是不是就要用刀把肚子给切开,这刀行不行?”一个老妇从厨房里面拿出了一把锈迹斑斑的菜刀,递给杨云帆。

“大妈,你吓着我了。”杨云帆看着这刀,心中一阵吐槽,头一回遇着剖腹要用菜刀弄的,而是还是锈迹斑斑的菜刀。

“大妈,我不是医生,我不会弄啊。”杨云帆无语摆手。

“闺女,那你是医生不?”老妇又把目光投向杨素素。

“我也不是。”杨素素连连摆手。

“哎哟,这可咋弄哦……”老妇一听,人顿时间就急的不得了了。

她儿子三十几岁才娶了这么一门亲,好不容易怀上了娃,结果又整出了这事儿。

眼前看着大人小孩还有救的可能,这两个闯入进来的外人却又不是医生,真是急死了人。

“哎哎哎,你要干什么,你要干什么,赶紧把刀放下,你儿子已经去找接生婆了!”见着老妇竟然拿着锈迹斑斑的菜刀要去剖孕妇的肚子,一干人连忙骇然阻止着。

“大人若是死了,小孩子很快也会保不住,弄出来也是死胎!”老妇大叫着,“那黄太婆之前就没能把小孩给弄出来,再把她给请来,多半也是白搭,还是趁早把小孩弄出来算了。”

“这……”老妇这么一说话,一屋子人顿时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说话了。

这时候,那离开的庄稼汉子扛着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太太飞快奔跑了过来,人群连忙就让开了道路。

至于这人群,当然就是庄稼汉子的动静影响到村里人,村民都跑过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