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六章 杀猪还是救人/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乱弹琴,这简直就是乱弹琴嘛。”

所谓的黄老太婆被庄稼汉子扛来,查看了孕妇的状态后骂道,这人明明都死了,为什么还要从棺材里面折腾出来啊。

“黄妹子,你确定人死了?”老妇闻言,神色又悲戚了几分。

“我活了这么大岁数了,什么时候看走眼了,人死没死,我难道分不出来?”黄太婆信誓旦旦的样子,指了指杨云帆和杨素素:“你们别听这俩人胡说八道,对了,他们是谁,你们搞清楚了没?”

“你们是谁,为什么会来闹?”顿时间,众人又把目光投落在了杨云帆和杨素素的身上。

杨素素紧张拽紧杨云帆的手,没敢说话。

“我们是来找吴家清大爷的。”现在这状况,杨云帆也没有更好的解释,只好干脆把董合山给的小木牌拿了出来。

“执法长老的身份牌?”众人见着这牌子,除了吴家清之外,其余人竟然纷纷跪拜。

“小伙子,你找我干嘛?”吴家清肃穆看着杨云帆。

董合山能把这小木牌给杨云帆,这说明了杨云帆在董合山心里的地位啊,说不定杨云帆就是下一个执法长老了。

吴家清现在勉强只是一个普通的长老,地位跟执法长老是没法比的。

“这个暂且不说,救人要紧!”杨云帆面色肃穆着:“你们这附近村子有医生不?”

“没有,得镇上才有。”众人都摇头。

镇上距离这里远,医生赶过来也得一个小时了,时间上面肯定是来不及。

“你们快看,这血没有流了。”不知道谁喊了一声,众人纷纷看过去。

果然,孕妇肚子下面果然没有血流出来了,这说明了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若是不赶紧剖腹把胎儿取出来,那胎儿肯定会窒息而死。

请医生已经来不及了,当务之急是紧急剖腹取胎儿。

“你还愣着干嘛,拿着菜刀弄啊!”庄稼汉子催促着老妇。

“我,我,我……”老妇这时候却是万分紧张起来了,“我没弄过啊,我我,我……”

一屋子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结果谁也不肯弄。

一来是都没有弄过,二来拿着刀剖一个人的肚子,这需要不一般的勇气!

“两位,要不你们来?”老妇把锈迹斑斑的菜刀递给杨云帆和杨素素。

“我不敢!”杨素素直接摇头闭上眼睛,连看都不敢看这把神刀!

“我也不会啊,我不会弄啊。”杨云帆也是头皮发麻,他哪里这技术啊。

“小伙子,也许这就是缘分吧,你看出来大人还没死,也许这小孩子还真由你来救,别推辞了。”有人给杨云帆嚷了起来。

“对对对,没错,小伙子,你放心大胆的弄,出了人命不怪你!”

“抓紧时间啊,小伙子,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

其他村民也都纷纷给杨云帆嚷了起来。

“你们这……”杨云帆心中那是万般无语,你们这些人自己不敢弄,却怂恿我来弄,你这样好吗?

让杨云帆没有料到的是,杨素素竟然也开口了:“杨云帆,众望所归,你别推辞了,再晚了,小孩子都没救了。”

“我,我,我……”杨云帆当然知道人命关天,可他真不会弄啊。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有个强壮汉子站了出来:“我来弄,我来弄吧。”

“黄屠夫,你一个杀猪的,你来弄个甚啊,别把我孙子给弄没了。”老妇哪里肯定愿意了。

“黄屠夫,你还是别来搀和了,你这手沾满了太多牲畜的血,你弄不吉利啊!”

“对,黄屠夫,你还是走吧,都别在这里站着了,免得带来血光之灾!”

……

一干迷信的人,竟然纷纷给这个黄屠夫怼起来了,黄屠夫这个脸色那叫一个囧。

“大叔,大叔,你来,就你来了。”好不容易有个人站出来肯弄了,那就得抓紧了。

杨云帆顾不上吐槽这些村民的迷信观念,连忙就把黄屠夫给拉了进来。

“把刀给我。”黄屠夫进来之后,也不顾忌什么了,朝着老妇伸手:“把刀给我?”

“哎哎哎,你锈迹斑斑的菜刀这么炖,能不能割开皮肤哦。”杨素素提醒说,“而且这刀不消毒,万一伤口感染……”

“大人都死了,你还管什么伤口感染不感染的!”黄屠夫回了杨素素一句,点着头:“不过你的提醒没有错,菜刀这么炖,家伙的确该换一下,我马上回家把我那套刀具带来。”

说完,黄屠夫就连忙跑了。

“让这个杀猪的弄,真是瞎搞!”

“看着吧,搞不好这杀猪的连孩子一并给切了。”

……

眼见着这黄屠夫竟然跑回家去那他那套杀猪的刀具了,众人心中又是一阵吐槽。

不过众人心中虽然不满,但却也没有人敢反驳。

毕竟,除了黄屠夫之外,再无第二个人肯给弄了啊。

黄屠夫是这庄稼汉子的邻居,眨眼工夫,人就回来了。

他持着一个小背篓,里面有剔骨刀,磨刀棒,剁刀,锋利的切肉刀等等,杀一头猪并分解的各种家伙什儿非常的齐全。

这小背篓往地上一放,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众人看在眼里,纷纷都是一种异样的神色。

你黄屠夫用的着把所有家伙都带来吗?

这是来杀猪,还是来救人?

杨云帆顾不上吐槽,连忙就给黄屠夫撇开了道路。

黄屠夫拿着一把锋利的切肉刀,往上面倒了酒,便是颤抖着手开始往孕妇的肚皮上面招呼了。

为什么会是颤抖呢,毕竟这切人的肚子和杀猪完全是两码子事儿啊。

“我的妈呀……”

见着黄屠夫手里的刀子切割孕妇肚子,不少村民惊呼着闭上了眼睛,有人甚至是跑了出去。

议论声音,又是一大片。

“这可真是造孽哟,这女娃儿好可怜啊。”

“是啊,难产遭罪不说,现在还要被破开肚子,尸体都不完整了。”

“我的妈哟,要是换了我女儿,我非得把眼睛哭瞎啊。”

……

杨素素忍受不了这个场面,硬是把杨云帆也给拽了出来,她拍打着胸:“吓死人了,真是吓死人了。”

“杨云帆,你说咱们弄的这叫什么事儿啊,明明是来找吴家清了,结果……”杨素素吐槽了一句,问杨云帆:“你说这杀猪的靠谱不,别失手把孩子给切了,到时候这家人跟你拼命咋办?”

“应该不会吧,我想这个杀猪的应该可以的。俗话不是说了么,医生从某种程度上面来说,也是屠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