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二章 我是骗子/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什么情况?

杨素素,张仙姑,吴家清还有老民警四人看着眼前这突然改变的画风,顿时间都懵逼了。

刚刚还牛逼哄哄把电钻头往脑袋上钻的金刚,为什么转眼之间不但不敢这么做了,反而还跟杨云帆求饶,还叫起救命来了?

金刚不是有金刚不坏之躯嘛,再来一次又有何妨?

吴家清就率先不解开口了:“哎,这位金刚,你确定没有跟我们开玩笑吗?你不是有金刚不坏……”

吴家清的话没有说完,被金刚急着吼断了:“没有开玩笑,我没有开玩笑啊,你看我的样子,像在开玩笑吗?”

“既然不是开玩笑,那么再让电钻来一次,又有何妨?”吴家清问。

“我我我……”金刚支吾着找不着理由。

“哦哦哦,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吴家清恍然大悟的样子,连忙阻止杨云帆道:“小伙子,你别弄他肚子了,有可能他只是脑袋比较硬,你还是钻他的脑袋试试。”

“对对对,吴大哥说的没错,小伙子,你别整人家的肚子了,还是弄脑袋吧。”老民警认为吴家清说的很有道理,便是附和着。

“杨云帆,你弄脑袋试试?”杨素素说。

“行吧,我依你们之言,我弄他的脑袋便是。”杨云帆口头答应下来,便是把电钻头移向金刚的脑袋。

“不不不,不能弄,不能弄,我的脑袋现在也不够硬的。”金刚仍然是惶恐大叫不已。

于是乎,这就让吴家清几人彻底懵逼了。

你这是搞什么呢,怎么弄脑袋也不行了,你刚才不是挺牛逼的么?

“杨云帆,你还是赶紧住手,别搞出了人命啊。”弄脑袋也不行了,老民警便是连忙跟杨云帆提醒说。

“没事的,不用担心。”杨云帆故作轻描淡写道,“这金刚其实都是在跟我们开玩笑,他是故意流露出害怕的姿态,以此达到最好的表演效果,那些弄杂耍的人,不都是这么演的么。”

“不不不,我不是在演戏,我是认真的!”听杨云帆这么一说,金刚吓的都快尿裤子了,声音吼的更加焦急了。

“认真的?那你的意思是说,你这是骗人的咯?”杨云帆见着把这金刚吓唬的也差不多了,便是询问道。

“不不不,我不是骗人。”杨云帆没有想到,对方却不承认。

“我的仙力刚才刚才用没了,所以就不行了。”金刚嘴硬辩白着。

“不见得吧,我之前见你用电钻钻一上午皮肤都没事儿了,怎么现在才弄一下,功力就没了?”张仙姑质疑说。

“杨云帆,你赶紧住手吧!”吴家清可是知道没有仙力意味着什么。

“就算你没有了仙力,最起码你的身体也应该比普通人强的多吧?”老民警质疑了,“你这连一个普通人拽着都挣脱不开,这实在是令人生疑啊!”

“这,这,这……”金刚又支吾了起来。

“我估计也是假装演的吧。”杨云帆见着这份上了,这丫的还不肯承认,便是又把电钻头凑近了一点,道:“你的仙力有没有耗光,光靠你嘴上说说可不行,咱们还是试试吧。放心吧,若是我失手弄死你了,我给你偿命就是。”

“别别别,我承认,我承认我是骗人的,不是真的……”金刚终于挨不住了,他哭喊了起来。

对方这年轻小伙子话虽然这么说,但金刚是真不能让他这么干的,真是要命啊。

骗人的?!

金刚这话一喊出来,顿时间吴家清就和张仙姑顿住了。

他们可是都知道眼前这金刚是王道士的心腹之一呢,他居然都亲口承认他这玩意是骗人的了,那王道士的那些仙术……

张仙姑的情绪倒还好点,她本来都不相信这些。王道士手下这八大金刚的仙术展示,她每次都不过是当看杂耍表演罢了。

但吴家清就不同了,他深受王道士套路至深,连棺材本都被王道士给套路了去,他对王道士的仙术敬仰不已,一直都非常的希望能获得。

而现在,王道士手下八大金刚之一的这人,竟然说他这仙术是骗人的,这可就好像一把锋利的刀子,狠狠的扎入了吴家清的心窝。

只见吴家清一把抓过了杨云帆手里的电钻,激动把金刚从杨云帆手里夺了过来,把开动的电钻在金刚的脸上晃悠,口水唾沫喷了他一脸:“你跟我再说一遍,你这真是骗人的吗?”

“吴哥,哎哟吴哥,你先把电钻头拿开好不好,你这样弄,我不敢说话啊!”刚出虎穴又入狼窝的金刚被吴家清的姿态吓的六神无主,叫喊声音更高了。

“少废话,你赶紧回答我的问题!”吴家清哪里容得了金刚这么要求,把电钻贴在了金刚的皮肤上,后者立刻就惨叫了起来。

“快快快,赶紧拉开,拉开,不然出人命了!”老民警一声大叫,立刻扑了过来。

杨云帆也是立刻帮忙,他用电钻头威胁金刚只是做做样子,而这吴家清就不同了。

一个搞不好,吴家清还真会用这电钻头要了对方的命。

杨云帆连忙跟老民警一起发力,拉扯了好一阵子,总算才把吴家清和金刚分开了。

金刚的脸上被电钻头弄掉了一块皮,这是破了相。

“别阻止我,你们别阻止我,要听他的心里话!”被拉开的吴家清神色依然还是非常的激动,他拼命的想要再扑上去,被杨云帆拼命抱住。

金刚想要趁机逃跑,被老民警用手铐给烤在了车门上,并把他的手机给没收了。

“吴哥,你别激动,别闹了。”老民警对吴家清道,“现在这情况非常明显了,王道士根本就不是什么仙师,他就是一骗子,你就不要再自欺欺人抱着侥幸心理了。”

“兄弟啊,你不了解我的情况啊,我辛辛苦苦攒了一辈子的钱,一百万啊,全部都交给王道士了啊,我的钱啊……”吴家清被老民警这话一刺激,心理崩溃了,他蹲在地上嚎哭起来。

“一百万?”

老民警闻言,心中一个咯噔,这吴家清倒是被骗的狠了啊。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凡是被王道士套路的人,哪个不是被骗的狠。

有人把孩子读大学的钱拿了出来,有人把给家里人看病的钱拿了出来,还有的甚至连给儿女办喜事的钱都拿了出来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