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九章 兰兰咬南宫强/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云帆没有想到,这南宫家居然这么气派,巴城的地头蛇果然真是超级有钱啊。

看着眼前这偌大的庄园,杨云帆都心生出一种自惭心理了。

“两位,地方到了,该你们表演了。”南至尊脸色黑漆漆的,语气带着讽刺:“别连大门都进不去,那就不好看了。”

像这种私人庄园,不会允许除了主人之外的车子进入。

其他车子想要进入,哪怕是主人的亲戚和朋友,都要跟主人确认一遍。

“哼。”范瑶瑶哼了一下,扭头看着杨云帆:“哥,你来让她开开眼界。”

杨云帆拿出了手机,拨了老彪的号码。

电话一通,里面传出了老彪非常客气的声音:“哎哟,杨兄弟,真是不好意思啊,这几天忙的团团转,都忘记给你打电话了。”

“没事。”杨云帆轻描淡写的语气。

“兄弟你现在在哪里呢,我马上……”老彪话没有说完。

杨云帆打断了:“彪哥,我现在有事儿找你……”

“好说,好说,你尽管提。”老彪打断了杨云帆的话,诚恳爽快的很。

“是这样的,我现在在南宫林木的山庄大门口,麻烦你给南宫林木打个电话,让他开门放我进去,顺便让他和他儿子南宫强一并滚出来接见我。”杨云帆说。

“怎么的,这南宫强和南宫林木又不长眼了,他们又惹着你了吗?”老彪一听,语气立刻就严肃起来。

杨云帆帮他弄到了方林还手里所有的钢材,还让他老彪肆意的装逼,如今听闻杨云帆似乎有难,他自然不会坐视不理。

这个杨云帆不是凡人,不是池中物,若是能结交,将来必然是好处多多。

“没有,我有点事情要找他们,不劳彪哥折腾一趟了。”杨云帆回答着。

“那就好,那就好。”听不是南宫家不长眼了,老彪就松了口气,道:“那行吧,我马上给南宫林木这龟儿子打电话。”

电话挂了,南至尊阴阳怪气的语气:“年轻人,你这牛皮别吹的太过火了啊,还让南宫林木和南宫强一块滚出来接见你?你以为你是谁!”

“哼,你就瞧好吧。”范瑶瑶又给南至尊哼了一下子。

罗女士一家子看着这偌大的庄园,守卫森严的像皇宫一样,刘岚蓝哭的更加厉害了。

南宫家族这么有钱,看着这宏伟的庄园,刘岚蓝仿佛看见了结局。

南宫家族是一个庞然大物,单单依靠着南至尊一个老太太,想要让他们道歉,这根本就是在做梦。

罗女士心里也是生出了和刘岚蓝一样的想法,眼前这场景搞不好,连庄园的大门都进不去呢。

但是罗女士只能强迫自己相信,南至尊一定可以做得到的。

结果,令罗女士难以置信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南宫林木和南宫强两人小跑着从庄园里面跑了出来,就像是在迎接什么贵宾一样。

见着南宫强出现,刘岚蓝整个人的情绪又一次崩溃了。

罗女士只好收回目光,极力安慰着自己的女儿。

“这……”看着南宫林木和南宫强真出来迎接了,南至尊瞠目结舌,说不出话来。

“怎样,崔奶奶,你现在还质疑不质疑?”范瑶瑶得意问南至尊,后者却怎么都不好意思开口了。

兰兰隔着车玻璃看着那个曾经欺负自己母亲的南宫强,她的眼里立刻就浮现出了浓浓的仇恨。

她打开了车门,朝着南宫强跑了过去。

“兰兰,兰兰,你回来,别乱来……”罗女士见着兰兰跑下车,只好暂时撇下刘岚蓝,他害怕紧张下车追了过去。

自己女儿刘岚蓝被伤害这事情本来就是南宫家理亏,他们却还如此嚣张。

若是让兰兰再作出什么事儿来,谁知道南宫家会怎么报复。

只是兰兰跑的太快了,她一个孩子,保安也没怎么防备。

事实上,保安的主要注意力在范瑶瑶这边。

因为范瑶瑶开的是豪车,南宫林木和南宫强小跑着迎出来,保安们对豪车上面的人感到很好奇。

想要看看,究竟是何许人让南宫林木和南宫强这般。

结果南宫强刚一出大门,兰兰就窜到了他身边,抓住他一条手,便是用力一咬。

“哎哟……”

南宫强发出一声惨叫,拼命想要甩开兰兰,但兰兰咬着没松口,他扬起拳头便是要打兰兰,嘴里飙着脏词:“小畜生,老子弄死你!”

“南宫强,你若是敢动兰兰一下,我剁你一只手!”杨云帆来不及阻止,朝着南宫强吆喝一声。

南宫强没有听入杨云帆的警告,依然还是把拳头砸了下去。

就在南宫强的拳头要砸在兰兰身上的时候,南宫林木一把挡住了他的拳头,骂道:“你这个混蛋东西,都是你整出来的破事儿,你现在还想要把事情变得更加糟糕吗?”

南宫林木在接到老彪的电话的时候,他当即就吓的六神无主。

他以为老彪是要跟自己敲竹杠了,毕竟老彪手里拿捏着他的把柄。

但老彪却没有跟他敲竹杠,反而是让他和他儿子南宫强一块去大门口迎接什么贵宾。

于是乎,南宫林木以为是老彪来了,便是带着儿子亲自小跑着来大门口迎接。

谁料没有看见老彪,却看见了兰兰。

南宫林木还认得这个小姑娘,他一瞬间就明白了,一定是这刘岚蓝找着了老彪,让老彪给他们主持公道呢。

谁料兰兰一口咬了南宫强,顷刻间又杀出了杨云帆。

南宫林木可是认得杨云帆这个小伙子,当初方家聚会上被老彪极为看重的年轻人。

这个年轻人带着兰兰一家来找,肯定是为了刘岚蓝的事儿。

老彪的面子不能不给,这个年轻人不能不伺候着。

他说若是南宫强敢动兰兰一下就剁南宫强一条手,这绝对不是开玩笑。

所以,南宫林木才连忙阻止了。

罗女士这时候跑近了,连忙把兰兰拉开,南宫强被咬的部位,皮被扯掉了一块,鲜血淋漓。

南宫强捂着伤口,眼里满是怒火。

“对不起,对不起,南宫公子,对不起!”罗女士不停给南宫强道着歉。

虽然罗女士心中非常痛恨南宫强,恨不得马上也学着兰兰一样撕咬南宫强,但她不敢。

南宫家太强大了,她只是一个小小的蝼蚁。明明是己方吃亏了,南宫家依然如此霸道。

自己的女儿已经被南宫家给毁了,罗女士害怕兰兰也被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