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一章 私了?/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真是反了天了,你这个不孝子竟然还敢跟我动手!”

被保安拉开,南宫林木气呼呼骂着南宫强。

“虎毒还不食子呢,你把你儿子当仇人打,我现在非常怀疑你是不是我父亲呢。”南宫强瞪眼朝着南宫林木叫着。

“你这个不孝子,如果你不是我儿子,我早把你呛死在下水道了,你这个没用的东西……”南宫林木被南宫强这么还嘴,气的暴跳起来。又要扑上去,被保安们拼命保住:“老板消消气,别打坏了公子!”

“去,把这个不孝子给我按住!”南宫林木朝着一帮保安命令道。

“你们要干什么,干什么……”南宫强连连后退,想要跑,没能够跑成,被保安们按住了。

“不孝的东西,你惹出这么大祸事来,你还这么横,真是欠收拾啊!”南宫林木走到被按住的南宫强面前,抽出皮带,对着南宫强的脑门噼里啪啦就是一顿打,打的后者那是鬼哭狼嚎,喊声震天。

最后被一帮子保安劝住,南宫林木才作罢了。

“去,把罗永那个混蛋给我弄出来……”南宫林木的话还没有说完,罗永便是战战兢兢自动走了出来:“南宫叔叔,我出来了。”

“范瑶瑶,杨云帆,这事儿你们给我南宫林木一个面子吧?”南宫林木让保安们抓住罗永打了一顿之后,便是扭头看着杨云帆和范瑶瑶:“我愿意对刘岚蓝作出赔偿,你让她说个数,私了如何?”

“哼,南宫林木,你不要以为我看不出来这是你的苦肉计!”范瑶瑶撇撇嘴,半点没有要卖南宫林木面子的意思。

然而,罗女士却是在暗暗拉扯范瑶瑶的衣角:“姑娘,既然他肯道歉了,那就算了吧。”

罗女士怎么都不会想到,局面会演变成现在这样。

不可一世的南宫林木不但当面教训了自己的儿子,还愿意道歉赔偿,这让罗女士认为应该见好就收。

虽然心中不甘心,恨不得亲眼见着南宫强和罗永被送入监狱,但还是那句话。

南宫家是庞然大物,想要收拾他们这些普通人,那就跟切菜一样。

既然南宫家愿意赔偿道歉,那还是私了好。

虽然心中憋屈,谁让这个世道就这样。

“不行,我不同意,这两个混蛋那么伤害了我妈妈,不能放过他们!”兰兰是个孩子,童言无忌,没有大人那么多的顾虑。

“兰兰,大人说话,小孩子不要插……”罗女士呵斥着兰兰。

“罗阿姨,你别害怕。”范瑶瑶当然明白罗女士是什么意思,便是安慰道:“既然我接了你这单子,自然就要把公道给你完完全全的讨回来,少一点都不行!”

“不是南至尊接了单子了,怎么你……”罗女士狐疑着,到了现在,她都还没有见着南至尊下车呢。

“罗阿姨,你去把你女儿接下来吧,我会让南宫家真诚道歉的。”没有回答罗女士的问题,范瑶瑶给她说道。

“姑娘,事情能到这份上,已经很令我……”罗女士还是说着。

若是今天真把南宫强抓去警察局了,但南宫林木还好好的呢。

南宫林木在今天之后完成有可能变本加厉的再来骚扰报复,毕竟范瑶瑶都说了,这是南宫林木的苦肉计。他的内心深处,还是想要保住儿子。

南宫林木见着罗女士露出胆怯,立刻便是趁机凑过来对罗女士道:“罗女士,我南宫林木教子无方,真是对不起了,对于你女儿和你家人造成的伤害,我南宫林木愿意拿一千万来赔偿你们。”

一千万?

罗女士愣一下,这个数字刨去他发布任务的六百万元,还有四百万元。

四百万元的精神赔偿,差不多也够了。

到时候,她带着这笔钱,可以和女儿外孙女一块离开巴城,另外再找一个没人认识她们的地方重新生活。

这个结局真不错了,除了没有让南宫强遭受法律惩治,真的非常不错了。

于是,罗女士正要点头,范瑶瑶却打断了。

“罗阿姨,你别被这个南宫强给蛊惑了,今日的情景,你也看见了,南宫强不入狱,他日之后必然会来报复你。”范瑶瑶给罗女士指道:“你要是真为了兰兰和你女儿着想,就不能答应南宫林木私了。”

“罗女士,你放心,我南宫林木用人格向你发誓,绝对不会让我儿子再骚扰你们。你肯给他一个机会,这就是对他的造化,若是这个混蛋东西敢忘恩负义,看我不打死他!”南宫林木立刻信誓旦旦。

“哼,口头上的承诺谁都会做,你看看南宫强那仇恨的眼神,你自己相信你的话吗?”范瑶瑶不客气指了指南宫强。

罗女士扭头看过去,果然,南宫强的眼里布满了仇恨,那是决计要报复的。

于是,罗女士就不敢再乱表态了。

南宫林木见着罗女士这般,他自然是不愿意看见这场面的。

毕竟,若是罗女士不追究南宫强了,愿意私了,那么南宫林木就有理由搪塞杨云帆和范瑶瑶了。

人家受害者都不追究了,你们这些管闲事的人还闹个毛。

若是罗女士继续追究的话,那南宫林木还真没辙了。

于是,南宫林木就朝着自己儿子走了过去。

“强儿,你现在看见了,你现在必须服软道歉,不然的话,今天你还真的就要进局子。”南宫林木肃穆对儿子说道。

“南宫林木,你是乌龟王八蛋,我可不是,有能耐,你就把我送进去……”南宫强虽然也是看出来了,但嘴上却不肯。

“强哥,咱们就给她道个歉吧,若是这罪名落实了起码是十年牢狱生涯,现在监狱里面的基佬那么多,咱们这小鲜肉进去,多半都是会菊花残,满地伤啊。”罗永眼巴巴哀求着南宫强,怂的不得了。

“你这个怂货,给我闭嘴,都特么是你害的。”南宫强骂了罗永一句,然后看着自己父亲:“我不明白,范天海有这么可怕吗,强龙不压地头蛇,你……”

“不,我真正害怕的人不是范瑶瑶的父亲范天海,而是杨云帆。”南宫林木凝重着。

“什么,杨云帆?”南宫强一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