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三章 割腕/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罗女士这一开口,南宫林木立刻就是一副把生米煮成熟米饭的样子,连连感谢道:“罗女士,谢谢你,真是太谢谢你了,你的帐号多少,赶紧告诉我吧。”

“谢谢,谢谢罗阿姨……”南宫强也是配合着感激连连。

“好的。”罗女士点着头,便是提供帐号了。

“哥,你……”范瑶瑶见状,急的不行。

“人家自己要选择放虎归山,然后被虎咬,我们有什么办法。”看着这局面,一直都没怎么说话的杨云帆故作一副很无奈的样子。

反正南宫家都是要给赔偿款的,现在先让他们赔了便是。

虽然罗女士是同意不追究,但杨云帆相信兰兰和她的母亲刘岚蓝是决计不会答应的。

只要刘岚蓝本人不同意,不答应,那么这南宫强就休想要逃脱法律的制裁。

“杨云帆,这俗话说得饶人处且饶人,我儿子都道歉了,你……”南宫林木当然不高兴了,便是道。

“罗女士又不能代表刘岚蓝。”杨云帆丢给他一句,道:“只要刘岚蓝她……”

“南宫林木你放心,我一定会说服我女儿的。”罗女士收到了银行的到账短信,立刻就跟南宫林木说道。

“嗯嗯,那就麻烦罗女士了,给你添麻烦了。”南宫林木点着头。

见着罗女士这朝着出租车走过去的架势,兰兰却不依了。

兰兰抱着罗女士的大腿,哭着:“外婆,你不要这么做,不要私了,你不知道妈妈当时叫的是多么的凄惨,妈妈满眼泪水,她拼命的挣扎,却还是被无情的推倒了,外婆,外婆,你不要这么狠心……”

“兰兰,听话,听话啊,不要闹……”罗女士抱着兰兰:“你还小,你根本不懂……”

“不,兰兰懂,外婆你就是一个狠心的人,你为了钱,你就把妈妈卖掉了。难怪你的称呼前面要加一个外字,原来你真只是一个外人……”兰兰哭喊挣扎不已。

“兰兰,你别乱说,你妈妈是外婆生的,外婆怎么是外人!”罗女士的脸上闪过痛苦神色,她当然不想轻易放过南宫强。

可那还是那句话,万一别人是真原谅道歉了呢,还是见好就收。

若是真把南宫强送入监狱了,那南宫家才会真正的不死不休了。

“外婆,你就是外人,当初你在兰兰和妈妈面前都发誓了一定要讨个公道,现在人家给了钱,你就钻钱眼里面了,你不是我的外婆,你放开我,我要见妈妈……”兰兰挣扎不开,便是咬了罗女士一口。

“哎哟!”罗女士惨叫一声,兰兰挣脱了。

兰兰朝着出租车跑了过去,车门一拉开,正好见着刘岚蓝持着一把锋利的小刀,在已经有着两处割痕的手腕上狠狠划了一下。

虽然刘岚蓝没有下车,但是她摇下了车窗户玻璃,眼睛看的清清楚楚,耳朵也听的清清楚楚。

曾经态度坚决无比的母亲,竟然要跟南宫家私了。

本来就已经承受不住见着南宫强压力的刘岚蓝再也不想折腾了,她感觉了无生趣,还是一死了之。

兰兰吓的尖叫起来,扑上去用小手压住刘岚蓝那鲜血淋漓的手腕:“妈妈,你不要这样,你不要死啊,你要是死了,兰兰怎么办啊?外婆已经是一个见钱眼开的狠心人了,兰兰不会跟着她的,妈妈……”

“兰兰,你一个人以后一定要坚强,妈妈没法再陪着你了。以后你要好好听外婆的话,妈妈累了,大半年了,妈妈太累了,请你原谅妈妈吧……”刘岚蓝流泪满面,抱着兰兰痛苦无比。

看着这场面,南宫强和南宫林木顿时间眉头就皱了起来。

这个麻烦的女人还真是会给找麻烦啊,眼看着罗女士都搞定了,她居然还……

看来今天这事儿之后,得把事儿做的干净点,以绝后患。

罗女士见着女儿这般,她失控一般扑了过来,把小刀抢了过来,大骂道:“你怎么这么笨啊,你怎么这么傻啊,兰兰已经没有了父亲,要是再没有母亲了,你让我一个老太婆怎么把她养大啊。你死了,兰兰还不仇视我,说是我把你害死的!”

“岚蓝,妈也不想这样,但妈也没有办法啊。咱们都是没有男人的人,咱们就是几只柔弱的羔羊,根本就不是南宫家的对手啊。”

“可不这样又有什么办法,跟南宫家死磕下去,最后吃亏的还是我们。就算你不为自己考虑,你也要为兰兰考虑啊。”

“女儿,这个社会就是这么现实啊,该低头的时候还是要低头啊,我们已经折腾了大半年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大半年来我们过的是什么日子,就是去菜市场买个菜,半路上也会有人来找茬羞辱啊。”

……

罗女士一边述说着,情绪也是失控了。

“妈,我太累了,我实在是太累了。”

“妈,求求你撒手吧,兰兰就拜托你了。”

……

刘岚蓝泣不成声,她根本都接受不了罗女士的安慰,她拼命的想要掰开罗女士按住她伤口的手。

兰兰又咬了罗女士几口,最后三个人抱在一起痛哭着。

范瑶瑶打了120的电话,但救护车不是马上就能到来的。

扭头没好气看着皱眉的南宫林子父子二人,范瑶瑶问:“你们这庄园里面应该有私人医生吧,还不赶紧叫出来救人!”

“私人医生是有,但人没在庄园里。”南宫林木语气淡然说。

“你……”范瑶瑶气愤的很。

“哥,你看事情闹成这样了,你还不说话么。”范瑶瑶又看着杨云帆。

“如果这刘岚蓝人死了,我跟你保证,你那事儿立刻便是天下尽知!”杨云帆直接给南宫林木丢下一句。

刘岚蓝割腕了,他居然没有半点要帮忙的样子,的确是令人太寒心了。

由此看,他和南宫强的道歉,完全是虚伪的。

“我的什么事儿?”南宫林木一愣,装作糊涂。

心中,他却是惊骇着,难道老彪把这事儿告诉了杨云帆吗?

“哼,你自己做过什么事儿不要装糊涂,反正忠告我给你了,不想让天下人知道的话,你自己看着办吧。”杨云帆冷冰冰的语气。

南宫林木没有办法,他不敢冒险,只敢连忙吩咐保安把私人医生叫过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