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五章 狠狠一踢/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强虽然被保安们强行押过来,但依然不肯跪下来道歉,保安们还是下不了手。

南宫林木拎着皮带走过来,对着南宫强又是噼里啪啦一阵暴打,后者终于挨不住了。

两条腿跪在了地上,跟着罗永一样磕头道歉。

面对这情景,罗女士完完全全被吓住了,她不敢乱说出一个字来。

罗女士的内心深处充满了惶恐和不安,完了,完了,完了。

事情搞成这个样子,南宫林木被逼的亲自打儿子了,这事情肯定没法善了。

南宫家一定会不死不休了。

兰兰见着南宫强和罗永这般,她扑上去对着两人又咬又打,被罗女士害怕给拉开了。

兰兰在罗女士怀里不停的挣扎:“外婆,你放开我,你放开我,我要替妈妈打这两个混蛋!”

刘岚蓝见着南宫林木逼迫着自己儿子这般了,她捂着伤口慢慢从车上挪了下来。

“刘岚蓝女士,真是不好意思啊,对不起了,都是我教子无方……”南宫林木不知道她下来干嘛,拼命的道歉。

“你给我滚开!”刘岚蓝吐了南宫林木一脸口水,要不是南宫林木一直在幕后包庇着南宫强,事情也不会闹到今天这样。

南宫林木被吐了口水,心中瞬间火起。

他成为巴城地头蛇之后,一直纵横道上,从来都不敢有人敢这么朝他脸上吐口水,这简直就是老虎头上拍苍蝇找死!

但也就在这瞬间的工夫,南宫林木还是强忍住了火气。

命门被拿捏,今日不管怎样,都不得不低头。

于是,南宫林木就擦了脸上的口水,什么话都没说,什么动作也没有。

这一幕,让罗女士看愣了,南宫林木怎么会这样?不过,罗女士没有阻拦刘岚蓝。

见着刘岚蓝朝着自己走过来,罗永面色紧张:“刘岚蓝,你要做什么,我都道歉了,你要做什么?”

南宫强也是神色慌乱起来:“刘岚蓝,你可别乱来,我告诉你……”

南宫强的话没有说完,刘岚蓝走到他面前,朝着南宫强的两条腿之间狠狠一脚踢了过去。

“啊……”

南宫强发出了凄厉的惨叫,整个人扑倒在地上,双手捂着下面,痛苦的浑身抽搐。

“刘岚蓝,你……”南宫林木见状,心中的火气就没有再忍住了。

刘岚蓝这一脚铁定是踢伤了南宫强,若是让南宫强废了的话,那么他南宫林木将不会再有抱上孙子的机会了。

“南宫林木,你叫什么叫!”范瑶瑶没有想到,刘岚蓝竟然干这般,随即范瑶瑶也觉得南宫强是活该,这是罪有应得。

见着南宫林木要跳起来了,范瑶瑶立刻就给南宫林木警告了起来:“因果报应,这是你儿子南宫强应该遭受的结果,怎么的,你……”

南宫林木没空理会范瑶瑶,连忙朝着私人医生大喊:“快,赶紧给强儿看看,看伤的怎样了。”

“是是是。”私人医生连忙照做。

罗永见着南宫强这惨状,吓的裤子里面一热,温热的液体从裤管流了出来:“刘岚蓝,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放过我吧……啊……”

罗永还是没能够逃过这脚,刘岚蓝一脚让他步了南宫强的后尘。

踢了罗永之后,刘岚蓝浑身一软,整个人就倒了下来。

这些大半年来,她的内心一直都非常的压抑,过的非常的艰难。

今日亲自报了仇,她的执念在瞬间消散,再加上失血的原因,她再也撑不住了。

罗女士连忙抱住她,呼喊着:“岚蓝,岚蓝,岚蓝,你不要吓我啊……”

“妈妈,妈妈……”兰兰也是抓住刘岚蓝的手拼命的呼唤她。

“没事,她应该是太累了,救护车来了,送医院慢慢养吧。”范瑶瑶看了一下刘岚蓝的状态,见着救护车也到了,便是跟着罗女士说道。

救护车上的几个医护人员一下车,罗女士这边还没有动,南宫林木就抢先了:“快快快,赶紧把我儿子送医院抢救去。”

杨云帆和范瑶瑶扭头看过去,南宫强已经陷入了昏迷,裤子血红一片。

看这情景是危急了,若是,若是……恐怕……恐怕南宫林木得失去这个儿子了。

于是,杨云帆和范瑶瑶就没有说什么了。

但是罗女士就不肯了,刘岚蓝的手腕伤口虽然被按住了,但鲜血仍然在不停的渗出。若是不尽快彻底止血,刘岚蓝仍然会有生命危险。

眼前,南宫家都已经彻底得罪了,那就没那么多的顾虑了。

更何况,这辆救护车本来就是来救刘岚蓝的,凭什么要让南宫林木得了去。

于是,罗女士就冲到救护车那边跟南宫林木拉扯了起来:“南宫林木,你还要脸不要脸,这救护车明明是救我女儿的,你不是都有私家车子和私人医生吗,为什么还要跟我抢!”

“你这个泼妇,要不是你们一直这么闹,我儿子何至于搞成这样!”南宫林木整个人都不好了,于是就甩了罗女士一巴掌。

罗女士被南宫林木这一巴掌打的瞬间懵逼了一下,随即罗女士的凶狠被激发了出来。

不活了,我不活了,反正事情都闹成这样了,我姓罗的也不在乎什么了。

于是,罗女士便是立刻对南宫林木使出了女人的打架神功:扯头发神功!

南宫林木的头发是四六中分头,虽然有点短,但罗女士的手刚好能够揪稳。

罗女士一只手揪着南宫林木的头发,另一手就像猫爪子一样,在南宫林木的脸上拼命的抓挠。

南宫林木已经很多年没有打过架了,手上生疏了许多,再加上被罗女士抢占了先机,落入了下风。

南宫林木也是立刻揪着罗女士的头发,一男一女就这样拔河了。

一干保安连忙把两人拉开的时候,南宫林木那张俊俏的脸上,已经有着横七竖八的抓痕了。

“泼妇,给我弄死这泼妇……”南宫林木气急败坏的吼,但一干保安谁都没敢动。

因为罗女士把那把刘岚蓝割腕的刀子抓到了手里,她把刀子抵在了颈部,朝着保安和南宫林木们嘶吼着:“来啊,来弄死我啊,谁敢过来,我就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