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三章 不听劝/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人呢,那些找茬的王八蛋呢,怎么没看着人?”

人群里面,走出了骂咧咧的钱大拿。

见着是钱大拿,杨永健等人才松了口气。

“钱老板,真是麻烦你了。”杨永健连忙客气感激道:“我儿子刚刚把他们给弄走了。”

“弄走了?”钱大拿的目光落在杨云帆身上:“兄弟,你确定?”

之前杨云帆在电话里面的语气相当的焦急,一句废话都没说,可见情况之危急。

钱大拿用了最快速度召集人手亲自赶过来,杨云帆却已经把麻烦给解决了,这就有些尴尬了。

“钱哥,真是劳烦你了。”杨云帆点着头,给钱大拿的账户转了十万元:“钱哥,这钱麻烦你拿去给兄弟们喝酒。”

“兄弟,你看看你,这还怎么好意思。”钱大拿把钱又给转了回来,道:“既然你把麻烦都解决了,那我也就带着人撤了。”

钱大拿带着人一走,杨永健狐疑问杨云帆:“小帆子,你要去会会胡汉山,你怎么不干脆把钱大拿一块带过去。到时候肯定吓的那胡汉山尿了裤子,然后肯定就不敢再为难这些工友了。”

“我不可能事事都依靠钱哥吧。”杨云帆回答着,“他那么忙的人,还亲自带人过来折腾,还是不要再给他添乱了。不就是一个胡汉山嘛,我一个人能收拾得了他。”

“那你小心点啊。”杨永健就没说什么了,他相信自己的儿子能解决这麻烦。

“各位,大家伙都回去休息吧,没事了。”杨永健让众人回去休息,也安慰那些胡汉山手下的农民工,跟他们承诺杨云帆肯定把麻烦给解决了,以后这个胡汉山肯定不敢再来找麻烦的。

杨云帆开车离开,途中用了一次圣眼资格,得到了胡汉山的下落,此人正在徐书本和任重元的病房内,杨云帆立刻前往。

“胡汉山,你要听我们的劝,别看这个杨云帆很年轻,但不好惹,你还是算了吧?”病床上,徐书本包扎的跟一个木乃伊似的。

“是啊,老胡,我也查明了,杨云帆这小子和鲁家攀上关系了,连钱大拿这些人都非常的重视他,你还是不要跟他干下去了。”任重元也是包扎的跟木乃伊一样。

“凡事总得说个理吧。”胡汉山却根本都听不进去,道:“这杨云帆就算跟鲁家攀上关系了,钱大拿也很重视他,但这并不代表着杨云帆这个人就能坏了规矩吧。我那工程的工期眼前就要到了,现在还都是加班加点的干。对于能不能赶在工期之前把工程完成,我都还不太确定。而在这节骨眼上,杨云帆这小子却来挖我的人,你们说说看,这小子这么做算不算欺负人?我胡汉山好歹也混了这么多年,不能让一个小子就把我给涮了。”

“这也不能全部怨人家杨云帆吧?”徐书本开口了:“由于你的工程工期近了,你让手底下的工人们加班加点的干,却又不给他们加班费,是你不义在先啊。我现在算是尝到了苦果了,土著农民工这些人,我之前是瞧不起的,我甚至都不认为他们算人,可你现在看我这状况,我差点就……”

“胡汉山,我能理解你不给工人们发加班费的苦衷。换做是我,我也不会愿意给他们发的。但有一点你之前就不肯听我的,你要是早听我的,也不至于一下子有上百人要跟你搞事啊。”任重元道,“我经常都说,不要吝啬你对手下人的口头夸奖,这东西又不用花一分钱……”

“你住嘴吧你。你这个守财奴!”胡汉山没好气打断了任重元,狐疑的语气:“我就纳闷了,你们两人怎么一直都劝我不要跟杨云帆闹,他把你们两人搞成了这样,你们难道就不想报仇?”

“报仇,别开玩笑了,我们没被那群农民工打死就不错了。”徐书本摇着头。

“就是,现在杨云帆背后有几座大山靠着,你以为能把他怎么的。”任重元也是摇头。

其实这两人不敢动杨云帆的真正原因,是杨云帆手里拿捏着他们两人的命门啊。

杨云帆没有再来敲他们的竹杠子,都已经非常不错了。

“我才不相信你们的口头之言呢。”胡汉山质疑着,这两人都不是怕事的人,眼前却对杨云帆这般忌惮,的确是奇怪。

可这两人又不肯吐露真正的缘由,胡汉山心中有些纳闷了,杨云帆究竟对这两人采取了什么样的手段,让他们如此。

病房外面敲门了,保镖轻声询问:“老板,有个自称是杨云帆的年轻人求见,你看是不是……”

“快快快,赶紧让人进来。”任重元和徐书本两人愣了一下,顿时间就明白了。

杨云帆多半是为了胡汉山派人弄他父亲杨永健这事儿而来,这杨云帆也是神通广大,这么快居然就找到了胡汉山的位置。

任重元和徐书本两人不敢怠慢,连忙让放人进来。

“你们至于这样吗?”见着任重元和徐书本两人万分肃穆紧张的样子,就像老鼠见了猫,胡汉山忍不住说道。

“希望你见了这个杨云帆之后,你还能够想现在这样。”任重元说。

“你有能耐,他进来了,你就跟他斗斗法试试!”徐书本也是丢下一句。

“那你们就看着吧。”胡汉山说。

杨云帆没有想到,这任重元和徐书本两人伤成这样住院了,还派着保镖在病房门口守着,由此可见这两人内心之中的不安。

恶事做多了,都会这般。

不过,杨云帆现在是为了胡汉山而来,对于这两人嘛,他们已经为自己的行为尝到了一次恶果,希望他们能有所改变吧。

杨云帆走入病房,一眼就见着两张病床上裹的像木乃伊一样的任重元和徐书本,两人挣扎着想要起来给杨云帆握手打招呼。

“免了吧,你们都躺着吧。”杨云帆朝着两人摆了摆手,把目光落在房间第三人身上。

厚西装里面是一件青灰色的马甲,马甲里面是一件白色内衫,领子处打着一个简单的领结,唇上留着淡淡的胡茬,手中端着一个古铜色的烟斗,头发向后梳着,一丝不苟,油光油光的。

此人整个形象弄的那是相当不错,看得出来他是一个讲究人,只是这瞄着杨云帆的眼神嘛,就不怎么好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