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四章 牛逼不吹了/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谢谢体谅,谢谢体谅啊。”

任重元和徐书本两人见着杨云帆果然是为了胡汉山而来,而不是来敲诈他们,两人心中松了口气,口头上都是连连感激,躺回了病床。

两人都把脑袋枕在枕头上,目不转睛看着胡汉山怎么跟杨云帆斗法。

“小子,你就是杨云帆吧?”胡汉山先开口了。

“你就是胡汉山了吧?”杨云帆斜睨了他一眼。

“小子,不要以为有人在背后给你撑腰,你做事就能不讲究。我的工程工期临近了,你却在这节骨眼上挖我手底下的工人,你自己说说,你们这么做厚道不厚道?”胡汉山见着杨云帆姿态挺拽的样子,直接便是怼了起来。

“胡汉山,请你把话说清楚点行不行?”杨云帆也是直接开怼:“我请问你,你口口声声说我挖你手底下的工人,你有可证据?你是亲眼见着我带着人来挖你手底下的工人了,还是我出了高价钱……”

杨云帆的话没有说完,被胡汉山打断了:“你让你父亲怂恿造势,引惑我手底下的工人过来跟你干,这难道不算是挖人?”

“胡汉山,你要这么说的话,那我可就得跟你好好说道说道了。”杨云帆反唇相讥:“我问你,我怎么引惑他们了,我是给了他们高价了,还是给了他们别的什么好处了?”

“这个……”胡汉山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这些都没有。

“你看看吧,我既没有给他们高价,也没有给他们别的好处,为什么他们就愿意自动跑过来跟着我呢?”杨云帆继续道,“这还不是你把他们逼到我这边来的,你让他们拼命加班,又不给加班费,还找着理由扣工资,你自己说说看,换做是你,你会不会跑路,你还会不会留下来继续干活?”

“大不了我后面把加班费给他们补上就是了……”

“胡汉山,你不觉得已经晚了么。”杨云帆打断了胡汉山,“亡羊补牢,那是跑了两只羊才想起来补着羊圈,所以还不晚。而你现在是跑了上百人了,你的圈里什么都没有了,你再把圈补起来,你觉得还有用?”

“小子,你伶牙俐齿我说不过你,但这不代表着我没法收拾你。”胡汉山被杨云帆给说的很被动。

他刚刚还在任重元和徐书本面前表态不会轻易放过杨云帆,这才刚开始,杨云帆寥寥几句话,他便是败下阵来。

“怎么的,反过来不是我理亏,而是你理亏,你就要老羞成怒了么?”杨云帆冷眼看着他,道:“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想要搞什么?”

“我想要搞什么,你知道?”胡汉山狐疑的看着杨云帆。

“你无非就是想要再跟方林还借人,把那些工人再给教训了,然后许以重金,最后让他们反过来弄我的工程队罢了。”

“你,你,你怎么知道?”胡汉山一愣。

“我不止知道这个,我还知道你其他很多事情呢。”杨云帆轻描淡写的语气,然后杨云帆就开始在胡汉山面前被他的个人信息了。

“胡汉山,男,出生于X年X月X日,XX籍贯,家庭住址XXX,身份证号码XXX……”

“1988年4月,因为敲诈勒索罪入狱……”

“2003年8月,因为故意伤害判刑7年……”

……

在胡汉山的面前,杨云帆就像背课文一样,把胡汉山的生平慢慢的背了出来。

当杨云帆背到:“2014年5月21日,你胡汉山花了九百万元……”的时候,胡汉山连忙就打断了:“停住,你给我停住!”

这时候的胡汉山,已经是满脑子的冷汗了。

他没有想到,他做过的任何事情,杨云帆都知道的清清楚楚。

这个杨云帆实在是太可怕了,胡汉山顷刻之间就明白了任重元和徐书本两人为什么不敢再报复杨云帆的原因了。

他们不是忌惮钱大拿和鲁家,而是杨云帆的手里拿捏着他们的命门啊。

“杨云帆,你不要停,继续说啊。”守财奴任重元却是很兴奋对杨云帆道,这是一条财路啊。

若是杨云帆把胡汉山的把柄说出来,那么他就可以再次……嘿嘿。

“任重元,你别不识好歹!”胡汉山紧张吼了任重元一句,然后凝重看着杨云帆:“杨云帆,你究竟想要干嘛?”

“这话应该是我问你吧?”见胡汉山怕了,杨云帆反问道:“你纠集了人手想要报复……”

“这事儿是我做错了,我道歉,我不会再这么做了!”胡汉山立刻打断了杨云帆。

“那上百号农民工不想跟着你,他们……”杨云帆没有说完。

胡汉山又打断了杨云帆:“他们愿意跟着你就跟着你吧,我不干涉了。”

“你找人要打他们,把他们吓的不轻,恐怕今天晚上他们都睡不着……”

“我现在就过去跟他们道歉,行不行?”胡汉山又一次打断了他。

“胡汉山,我现在最后再警告你一句话,不要再跟方林还走到一块,不然的话,别怪我没提醒你。”杨云帆指着胡汉山的鼻子说。

“不会,不会的,我跟你保证。”胡汉山连连点头。

“你的道歉明天再去弄吧,今天太晚了。”杨云帆见着胡汉山不敢搞事了,便是走出了病房,临走的时候,给胡汉山指了指任重元和徐书本,道:“如果你不懂得该怎么跟那些农民工道歉的话,你可以跟这两位请教。”

“好的,好的,你慢走,慢走。”胡汉山点头哈腰,送走的杨云帆。

“怎样,胡汉山,你刚刚不还很厉害的嘛,怎么的,这么快就歇菜了?”徐书本带着些嘲讽的语气,我还以为你能坚持多久呢。

“胡汉山,怎样,牛逼你还吹不吹了?”任重元也是奚落着。

“两位,你们事先怎么都不告诉我你们忌惮杨云帆的真正原因呢,他好像什么都知道似的。”胡汉山脸色颓然,狐疑看着两人:“杨云帆最后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什么我不懂得跟那些农民工道歉,就跟你们请教?”

“你现在不是看着我们的状况了么,还用问?”徐书本一提这茬就没好气了。

“什么状况,我不明白?”胡汉山问。

“这样吧,你给我一点钱,然后我告诉你,如何?”任重元虽然很生气,但不能跟钱不过去。

“你要多少?”胡汉山很有些鄙视任重元,你真特么会伸手要钱啊。

“百八十万,你看着给就是了。”任重元贪婪说。

“任重元,你好意思开这个牙吗,你要这么多?”胡汉山瞪眼。

“那行吧,你明天就按照你的方式去跟那些农民工道歉了,搞砸了之后,恐怕就不是百八十万元能搞定的事儿咯。”任重元摇头晃脑。

“行吧,你先说说看。”胡汉山恨恨着。

“是这样的,你明天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