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四章 大鱼/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哎哟,小子,你特么乱搞什么,我又不是僵尸!”

黄纸贴在抓鬼老头的脑门上,他立刻就骂了起来。

僵尸片里面,道士的符纸,都是贴在僵尸脑门上的。

“孙大威,你给我闭嘴!”杨云帆动用了一次圣眼,得到了这老头的个人资料,便是把他的名字喊了出来。

而且任处长的怀疑还真没错,这个孙大威和尸体贩卖团伙还真有勾结,而且,这老头还是一条大鱼呢。

“呃……”抓鬼老头瞬间就懵逼了一下,然后瞪着杨云帆:“小子,你怎么知道我名字的?”

看着抓鬼老头这情景,任处长的眼睛登时间就是一亮。

很明显啊,杨云帆把这抓鬼老头的名字说对了。

真是没有想到,杨云帆这张符纸还真管用啊,他还真借助了天道吗?

任处长当然认为这很荒谬,可是他根本都没有看见杨云帆对这抓鬼老头使出什么侦探手段啊。

就算要从他嘴里获知消息,起码也得先把人催眠吧?

不管了,先继续看看再说。

东至尊也是一愣,她没有看见杨云帆有别的什么小动作呢,怎么就知道了这抓鬼老头的名字?

至于被铐在一边的恶徒青年,他的眼神瞬间就紧张惶恐了起来。

这个杨云帆的天道符真这么厉害么,这玩意往人的脑门上一贴,不用对方开口,就能获知他的信息,这也太玄乎了点。

蒙的,这杨云帆一定是蒙的!

杨云帆没有理会在场人的惊讶,看着抓鬼老头,继续扯犊子:“孙大威,你刚刚不是也看的清清楚楚的么,我贴了一道天道符在你脑门上,我自然就通过天道获知了你脑海里面的东西。”

“扯吧,你就扯吧,我才不相信呢。”抓鬼老头大叫着,“有本事你再说说看,不然你就是瞎蒙上的。”

“行,那我就再给你蒙一回。”杨云帆丢下一句,便是继续道:“你尾数2359这张工行的银行卡里面一共有四千万元的存款,支付密码是590324,对不?”

“你……”抓鬼老头的眼睛瞬间就瞪的滴溜溜圆,嘴也张的老大,都能塞入一只拳头了。

他这张卡是他全部的积蓄,密码和金额只有他本人知道,连妻子和儿女都不知道。

杨云帆竟然能把里面的金额说的一丝不差,连密码都一个没错,难道,他真的借助了天道?

“怎么的,我又蒙对了,是不是?”看着抓鬼老头也愣神的样子,杨云帆微笑着。

“孙大威,这一下我总有理由扣押你了。你要是说不出你这四千万元的合法来源,哼哼!”任处长立刻便是严肃了起来。

孙大威也不是吃素的,他绝对不相信什么天道,因为他本人都知道这些东西是骗人的。

杨云帆必然是通过某个不为人知的渠道获知了他的信息,但眼前,他无论如何都不能承认。

于是乎,孙大威便是撒泼起来,朝着杨云帆咆哮着:“小子,你特么别乱说行不行?老子要是有四千万元的话,我特么还用干抓鬼这行活儿,我早就全世界旅游享福去了。”

“杨云帆,你把他的银行卡找出来,看这老头还怎么耍赖。”任处长扭头对杨云帆说道。

“银行卡不需要找。”杨云帆轻描淡写的语气,扭头对任处长道:“你只要通过公安机关把孙大威的银行卡账户给冻结了便是,他何时拿出合法收入来源,那么就什么时候解冻。”

“嗯,不错,我差点忘记了这个。”任处长立刻就点着头,要吩咐人去做。

“小子,你究竟是谁?”孙大威顿时有些慌了。

这笔钱都是他从贩卖尸体团伙里面的抽成,他根本都拿不出合法来源的。

若是这钱被封存了,那他这一辈子就真白忙活了。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现在如果老老实实把你犯的事儿说出来,也许……”杨云帆的话没有说完。

孙大威恼怒打断了:“小子,你休要给我设套,我告诉你,我不会上当的。”

孙大威心里顿时间便是有了最坏的打算,就算这钱保不住,那么也不能把这些年干过的违法事情讲出来,那是自取灭亡。

这个杨云帆多半只是从某种渠道知道了自己的账户和密码,他假装弄了个天道符的套路,想要诱使自己说出曾经做过的违法事情,自己千万不能上当。

“孙大威,现在可不是什么上当不上当的。”任处长严肃又解气开口了:“你现在主动交代的话,也许到时候法庭还能从轻发落。若是……”

“当我傻啊,法庭和监狱的黑暗从来都不会真正展示在群众的面前的。话说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这话真是一句至理!”孙大威大声嚷着,坚决不肯配合的样子。

“孙大威,看这样子,你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任处长脸色又难看起来,扭头看着杨云帆:“杨云帆,你再给他说几件事情,看这混蛋还嚣张不?”

“说啊,小子,有能耐你就说啊!”孙大威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孙大威,你都六十岁了,你若是主动坦白,也许还有机会从牢狱出来。若是……”杨云帆的圣眼看出来,早年间孙大威也是一个可怜人。

他父母的尸体被偷了,现在都还没有找到。

他是为了报复社会,才走上了贩卖尸体的道路。

“小子,怎么的,你是没咒念了吧。”杨云帆这劝说态度落入孙大威眼里,孙大威便是认为自己判断正确了。

这个杨云帆整的天道符真只是一个幌子,他是想要诱使套路自己。

见着自己不上当,他还不死心。

“唉,好吧,孙大威,既然你执意要死扛,那我也就只好对不起了。”杨云帆叹了口气,也是明白过来。

像孙大威这种老油条了,见了棺材都未必掉泪,口水浪费太多都是无益的。

“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昨天晚上去那坟地里面干嘛了,表面上你是去抓鬼的,而任处长以为你是去查看地形踩点,其实你真正的目的是去那里和另外几个贩卖尸体的头目接头的。”杨云帆说道。

“什么?”任处长一听,脸色瞬间严肃起来。难不成,这孙大威还是贩卖尸体团伙的高层,这是一条大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