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八章 打架/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卢波先生,你别嚎啊,我真是……”东至尊见着卢波这哭相,她有些无奈的看了范瑶瑶一眼。

“徐奶奶,不好意思啊,我我,我……”范瑶瑶没有想到她这一插嘴,后果这么严重。

卢波刚刚新婚就丢了媳妇,被人这么一说,心中自然是承受不住的,自己不该讲这话啊。

“卢波,你这个混蛋东西,你害死了我儿子,你还我儿子命来!”这时候,饭店门口突然传来一声暴喝。

杨云帆几人扭头看过去,只见老祝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了。看着了卢波,立刻便是扑了过来。

“哎哎哎,老祝你干嘛,难道卢波就是杀人凶手吗?”东至尊惊叫了起来。

此时的老祝神色非常的激动,盯着卢波就像仇人一样。

难道,小祝的死和卢波有关系?

“老祝,你不要血口喷人,你儿子是自杀的,跟我有毛的关系啊!”见着老祝扑了过来,卢波哪里还顾得上哭嚎,立刻就跟老祝干了起来。

在卢波和他失踪的新娘谈恋爱期间,这个老祝可没少来搅合,总说什么他儿子和新娘是指腹为婚,强烈反对和呵斥卢波抢妻行为。

这事儿一直都闹的卢波心中憋着火,看着老祝一家子可怜,他也没有计较太多。

而现在,自己的新媳妇没了,老祝居然又来搅合了,还说是自己害死了他儿子,麻痹的,这老祝真是太可恶了,血口喷人也没有这么喷的。

于是乎,卢波就和老祝两个打了起来。

在杨云帆和饭店人员的拉架下,两人好一会儿才被拉开了。

“卢波,我儿子刚刚被鉴定了结果,他不是自杀的,是他杀。”老祝还朝着卢波凶恶吼着,“一定是你个混蛋和贩卖尸体的团伙有勾结,你唆使他们害死了我儿子。这样一来,你就可以高枕无忧,不怕我儿子再来搅合你们了。”

“老祝,你休要乱说,我要是想要弄死你儿子,我他妈早就动手了,何必拖到现在!”卢波大吼着,指了指东至尊,道:“你知道这位是谁吗,她是大名鼎鼎的东至尊,她刚刚怀疑我媳妇被贩卖尸体的混蛋给捉了去。这些丧尽天良的东西,老子还怎么可能跟他们勾结!”

“卢波,你休要狡辩,反正我就认为我儿子的死跟你脱不了干系。”老祝顿了一下,还是凶道。

“两位,别吵了,都别吵了。”东至尊严肃开口了,“新娘失踪和小祝之死你们扯再多口水都没用,还是暂时等一下警方的结果吧。”

“卢波,我告诉你,不用等警方的结果出来,我有办法提前知道你是不是凶手。”老祝对着卢波放了一句话,扭头看着东至尊:“老太太,跟你待一起的那个大师呢,麻烦你把这个大师给我找出来,让大师当面来断案。”

杨云帆已经褪去了算命行头的伪装,老祝自然就没认出他来,但东至尊和范瑶瑶他还是认识的。

“大师不在,你还是等警方的结果吧。”范瑶瑶开口了。

“那大师去了哪里?”老祝问。

“我们也不知道。”范瑶瑶摆手,“我们跟他,其实也不过是萍水相逢而已。”

“那你们有没有留大师的电话号码?”老祝有些慌了,其实他跑过来这边,就是想要再次找着大师,想要让大师帮忙看看凶手究竟是谁。

大师却走了,不在了,那怎么弄?

“大师那么神的人,能掐会算,未卜先知,还用得着带手机吗?”范瑶瑶道,“大师说了,有缘的时候,自然会再见的。”

“可我不相信警方,我就相信大师啊。”老祝有些捶胸顿足。

“东至尊,你说我媳妇被贩卖尸体的团伙给捉了去,有证据吗?”不理会老祝,卢波扭头问东至尊。

跟老祝打了一架,他感觉这些日子憋在心中的闷气释放了不少。

“卢波先生,徐奶奶只是怀疑,并不是她说。”范瑶瑶纠正道。

“那总得有点怀疑的由头吧?”卢波说。

“卢波先生,很有可能是我怀疑错了,想要找到你媳妇,恐怕还真得依靠杨云帆才是。”东至尊回答着。

“你的意思,你只是凭空怀疑咯?”卢波的情绪就好了些,如果是凭空怀疑的话,那么他媳妇存活的可能性就非常大了。

“是的,给你添麻烦了。”东至尊抱歉着。

“没有,没有,没有,你这个凭空怀疑很好,很好。”卢波的情绪就稳定了许多,“那我们就等一下警方的结果吧。”

说罢,卢波坐了下来,问服务员添了一碗米饭加了两个菜,开始吃饭。

“这位老太太,大师走了,他难道什么都没有留下来吗?”老祝跟卢波打了一架,心中也是好受了些。

虽然他对于卢波抢了他儿子的女人很不满,现在卢波也好不到哪去。

新娘子丢了,他也不容易。

“有呢。”范瑶瑶指了指杨云帆。

“这位是……”老祝狐疑看着杨云帆。

“大师的徒弟。”范瑶瑶一本正经扯犊子。

“哎哟,原来是大师的徒弟啊,失敬,失敬啊。”老祝连忙隆重道歉,期待渴求道:“这位小先生,我儿子之死真相,那就拜托你了啊。”

“你也没吃晚饭吧,坐下来一块吃点吧。”杨云帆默认了范瑶瑶的扯犊子,道:“咱们先等警方的结果。”

“嗯,好吧。”老祝便是坐了下来。

吃饭期间,老祝和卢波两人自然还是不对眼,不过倒是没有再开打了。

饭吃过了,警方那边还没有消息传来。

范瑶瑶给任处长打了电话,任处长回答说贩卖尸体的高层头目才抓了一半,还有一半没有落网,恐怕还得需要点时间。

任处长还说,抓住的高层头目嘴都很严实,什么都不肯说,一点都不配合。

任处长的意思就是暗示着,若是杨云帆这边方便的话,那么就麻烦杨云帆过来帮忙再整几张天道符。

范瑶瑶把任处长的意思给杨云帆讲了,杨云帆便是应了下来。

他也料到这几个头目不会轻易招供,而且时间也紧了些,那么还是就跑一趟吧。

卢波和老祝两个人没事,也是一并前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