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章 诽谤/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云帆坐着拖车公司的拖车来到车行的时候,正见着范瑶瑶跟着车行的人冲突着。

两个穿着西装的壮汉男子把范瑶瑶像小鸡一样给拎了出来,几个摄像机居然还在一边拍着。

“瑶瑶,这是什么情况?”杨云帆下了车,跑到了范瑶瑶面前,心里那是相当气愤的。

把顾客这般丢出来,真是太欺负人了。

“哥,你可得让这黑心无良车行倒闭了才是,真是太欺负人了。我就是进去说了几句,他们就把我赶了出来。”范瑶瑶气的直跺脚,“购车的发票也被他们骗去撕掉了。”

“那这几台摄像机是怎么回事,怎么都对着我们拍呢?”杨云帆问,杨云帆没有看着张大春,这些扛着摄像机的人应该不是张大春叫来的记者媒体。

至于购车发票被撕掉,这没关系,杨云帆还能找着别的证据。

只不过,车行这行为,更加导致了杨云帆的怒火。

今天,必须得让这车行里面所有人在媒体面前下跪认错忏悔!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一来,他们就在了……”范瑶瑶的话音还没落下。

便是有两个记者拿着话筒递到了杨云帆面前:“请问这位先生,你和这个女孩子是什么关系?”

“你们是谁,干嘛的?”杨云帆反问。

“我是XX的记者,车行的人说你们故意调换了车子,准备来敲诈车行,对此,请问你有什么可说的?”记者问道。

“什么,我们故意调换了车子敲诈车行,你放什么屁呢!”杨云帆一下子就火冒三丈了。

他算是明白了,这是车行先走了一遭啊。

不等杨云帆这里维权上门,他们就先利用媒体把脏水泼了过来。

也就是说,若是今天杨云帆不能翻盘的话,恐怕还得被车行起诉敲诈才是,这都什么东西啊。

“这位先生,请你注意你的言辞,当你的口头冒出脏话的时候,已经体现了你不堪的素质……”这名记者的嘴非常的叼。

很显然,这是车行塞了不少钱刻意请来的毒嘴。

“我不堪的素质,我不堪你妹啊!”杨云帆破口大骂道,“明明是车行卖了问题车,现在却反过来诬陷我们敲诈,真是不要脸!”

“这位先生,车行已经请了律师,你的声音已经被录音了。如果你不能给与车行道歉的话,车行将会对你进行起诉,以证明车行清白……”另一个记者话没有说完。

杨云帆劈头就骂了过来:“你丫的信不信你再乱喷一句,信不信老子马上让你跪下来唱征服!”

“先生,看你真是没有素质,既然这样的话,那么你就等着……“这名记者的脸色瞬间就变了,正要怼杨云帆。

“让开,让开,都让开!”

这时候,有十几个人走了过来,挡开了记者,人群里面,走出了一个小胖子中年人。

这个小胖子中年人没有理会几个可恶的记者,而是把目光落在了杨云帆和范瑶瑶身上。

主要,还是落在了杨云帆身上:“你就是杨神探?”

还是那句话,杨云帆太年轻了,任凭谁见着这么年轻的人,联想起来他的传言,都会有着本能质疑。

“你就是张老板吧。”杨云帆看着他,“怎么不见你把记者叫来呢?”

“麻痹的,本来都联系好了的,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个个都不来了,我估计是车行的人在捣鬼!”张大春骂了一句,看着杨云帆:“杨神探,记者恐怕是指望不上了,你只能指望你自己了。”

张大春的话里还有一层意思,就是希望你杨云帆给我展示出一点信心来,不要连这几个怼你的记者都收拾不了。

“罢了,记者不来,那咱们还可倚仗警方。”杨云帆知道张大春话里的意思。

“警方?”张大春一愣,看着杨云帆:“现在恐怕是车行要报警抓我们呢,警察来了……”

“警察抓人也要讲究证据的。”杨云帆说着,看着对方:“就麻烦你报个警了。”

“你的证据呢,能不能给我看看?”张大春看着杨云帆。

这个事情车行已经占据了先机,占据了主动。

若是杨云帆没有有力证据的话,警察来了,就只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当然不能拿出来了,否则车行的人就会跑了。”杨云帆卖了个关子,看着张大春:“你若不相信我,那你就看着我怎么收拾这两个记者吧。”

张大春就没有再说话了,倒要看看,杨云帆会怎么收拾车行请来的这两个记者。

这年代,有个俗话,那就是惹谁都不要惹记者。

记者的笔,那可是笔刀锋更加厉害,毁掉一个人轻轻松松。

张大春也看出来这两个记者不是等闲之辈。

“哥,让这两个记者跪下来给我们道歉。”范瑶瑶抓着杨云帆的手说,眼里满是愤怒。

“放心吧,瑶瑶,你看着便是了。”杨云帆安慰了范瑶瑶一句,把目光投了过去。

杨云帆还没有开口,对方两台摄像机便是对着了杨云帆,其中一名记者开口了:“这位先生,你要做什么,我这里可是录像呢。”

对着这个记者使用了一次圣眼资格,杨云帆冷笑着:“我就担心你这录像录不了一下子,马上就得关机。”

“什么意思,莫非你这是公然挑衅媒体吗?”这名记者直接就是一顶大帽子给杨云帆扣了下来。

“不,我不是公然挑衅媒体,我是公然挑衅你,你身为一个记者,就应该有当一个记者的觉悟,应该利用你手上的工具报道你应该报道的东西,而不是用这东西来以权谋私,为虎作伥!”杨云帆严肃道。

“我以权谋私,我为虎作伥?”这名记者一听,脸上自然是很不满的。不过摄像机开着,他必须要维持记者的形象,便是道:“这位先生,你在摄像机面前这么诽谤我,你就不怕我告你吗?”

“哈哈哈……”杨云帆笑了,顿住,看着他:“你信不信,我仅仅只需要说一句话,你马上就会变了脸色,不敢再开腔怼我?”

“你说说看吧,我倒要看看,你会怎么诽谤于我?”这名记者有恃无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