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一章 跪下来/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的记者证上面虽然写着李明明,其实这是你改名了。你改名之前,你叫周华华,对不?”杨云帆直接问。

“你,你,你怎么知道?”不出杨云帆的所料,这名记者果然就变了脸色。

看着这名记者脸色瞬间就变了,张大春就愣了一下,看来这个杨云帆还真和传说之中一样行呢。

真只说了一句话,就让这记者怂了。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杨云帆,侦探街天下第一商务会所的侦探,你身为记者,想必也是听说了我的厉害之处。”杨云帆根本回答她的问题,撂下一句话:“你若是不想让我把你的旧事抖漏出来,那你就赶紧跪下来吧,把你跟车行之间的勾结都讲出来。”

“我,我……”这名记者脸色再次变的紧张惶恐了起来,连忙也让摄像机不要拍了。

她之所以要改名,就是想要跟那段不堪的事情说再见。

这事情她一直都掩饰的很好,从来都没有人发现,为什么杨云帆就知道了?

可要是把跟车行勾结的事情说出来,她的事业也就毁了。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她根本都不敢来怼杨云帆,现在闹成了这般,没有后悔药吃了。

“你自己考虑考虑吧。”杨云帆撇开这名记者,把目光投向另外那名记者:“看着你隔壁这位同僚的结局了吧,你还要不要继续跟车行勾结来陷害我们?”

“你真是天下第一商务会所的那个杨云帆?”这名记者的目光之中显露着迟疑了。

他当然听说了杨云帆最近的传言,据说昨天连东至尊的麻烦事儿都给解决了,XX那边的尸体贩卖和罗霸王的人口贩卖事情,都是杨云帆给破获的。

这么厉害的一个人,若是跟他杠上,肯定没有好果子的。

“如假包换。”杨云帆没有想到,自己仅仅只是报了一个名号,这记者就吓着了。

“对不起了,我收回我刚才说的话……”见势不妙的记者立马就要闪人。

“你说句对不起就算了吗?”范瑶瑶却是拦着她。

“小姑娘,我也是一时间糊涂……”这记者还想要辩白。

“跪下来,把你和车行勾结的事情讲出来,不然的话……”范瑶瑶指了指杨云帆,道:“若是我哥再开口的话,恐怕你会后悔一辈子的。”

“我,我,我……”这名记者犹豫起来。

若是在这么多围观者的面前讲出来,那么他的事业也就毁了。

本来以为车行这点外快这么好赚,哪想到却是这么深的一个坑。

“张老板,你还愣着干嘛,报警吧。”见着这两名记者下不了决心,杨云帆便是扭头对张大春说道。

杨云帆当然能够体会到这两个记者心中的犹豫,跪下来说出跟车行的勾结事儿,就意味着事业的终结,换做是谁,都不可能一下子接受得了。

但杨云帆管不了那么多了,你们身为记者,却不履行记者的职责,暗地里跟不良车行这般勾结,那就怪不得我了。

“是是是,好好好。”张大春见着杨云帆寥寥几句话,就让两名凶悍的毒嘴记者撂了,他对杨云帆的信心顿时间大增。

“别别别,不要报警,不要报警!”那个叫李明明的记者紧张大叫了起来,阻止着张大春。

“那你赶紧说出你和车行的勾结啊。”张大春催促道。

只要对方说出来和车行的勾结了,那么这局势就扳回来了。

“杨云帆,我求求你给我一个机会吧,好不好。”李明明却还是不肯说,她哀求着杨云帆。

她的记者事业能够做到今天也不容易啊。

“刚才喷我们的时候那么道貌岸然,现在就来哭可怜了!”范瑶瑶横眉过去,一摆手:“算了,你还是别讲了,我们也不稀罕了,我还是叫警察过来吧。”

说罢,范瑶瑶便是拿出手机要拨号。

“别别别,小姑娘了,我求求你了,你千万不要报警啊。”李明明激动一下,竟然就给范瑶瑶跪下来了。

这一幕,顿时间就让现场的人一片哗然了。

一个记者,竟然跟别人下跪,这说出去谁信啊!

现在这社会,不都是别人跟记者下跪么。

“这李明明已经跪了,你跪不?”范瑶瑶根本不搭理李明明的哀求,而是看着另外这名记者。

“杨云帆,好歹我们两人也是记者,你们这么做……”这名记者虽然忌惮杨云帆,但还是报了侥幸心理。

他也是第一次见着杨云帆,杨云帆也是第一次见着他,他不相信杨云帆能把他怎么的。

只可惜,这名记者的话还没有说完,杨云帆就冷眼开口了:“良渚镇,你身为记者,作为媒体的代言人,你就应该时刻注意自己的言行。可是,在一个星期前的一个晚上,时间是19点49分4秒,你开车撞死了一个老人,你却肇事逃逸了……”

“我没有,你别胡说八道!”这名记者瞬间就毛骨悚然了,心中立刻后悔的肠子都青了,他明明知道杨云帆的厉害之处,就不应该抱着侥幸啊。

现在完了,杨云帆把这事情抖漏出来,不妙了。

不过,他还要垂死挣扎,不能承认。

“哼,我有没有胡说八道,很容易证明的!”杨云帆扭头看着范瑶瑶,道:“你把警察叫来,然后我把他撞了人的车子下落跟警察讲,到时候警察找着这车子,把上面的血迹跟死者的血迹一对比,就知道是谁在胡说八道了!”

“我来报警!”张大春大吼一声,畅快的很,连忙就要拨号。

“不要报警,不要报警,求求你们千万不要报警啊!”这名记者瞬间就瘫软了,跪了下来。

肇事逃逸,他面临的不光有法律的严惩,还有那老人家属的报复啊。

那老人是个很有权势的退休干部,他的儿女这些日子一直都在疯狂的寻找肇事逃逸者。

他一旦被找到,老人的儿女决计不会让他有机会再从监狱里面出来。

这个世界并不像表面上那些和谐美好,阴暗的地方,有着太多不为人知的黑暗,身为记者,他对这些东西知道太多太多了。

也正是害怕老人的子女报复,他才选择了逃逸。

只可恨啊,被车行的这些孙子们给坑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