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五章 有辱/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乌癞头,贫僧若是不来,恐怕你又要诓骗这家人的钱财了,我岂能不来!”钱大师面对乌天师的骂言,也是反唇相讥。

“哼,明明是你这死秃驴不好好在庙里念经,屡次犯戒,跟我抢单子,竟然还敢诬陷是我诓骗别人的钱财,你这个态度,哪里还有半点出家人的风范!”乌天师不客气骂道。

“阿弥陀佛,乌癞头,我有没有出家人风范,那不是你说了算,而是佛祖说了算。”钱大师打了一句佛号,目光在杨云帆和范瑶瑶两人身上撇过,然后又回落到乌天师脸上:“贫僧很有些纳闷了,你跟这两个小娃子怼什么怼,这么大年纪的人了,怎么还这般为老不尊,欺负人家小辈。”

“你才为老不尊呢!”乌天师大骂道,“你这个虚伪的秃驴,这两小娃子难道是你的私生子,你这么帮他们说话?”

“阿弥陀佛,贫僧根本都不认识这两人,只是路见不平帮忙说句公道话而已。”钱大师不紧不慢。

“哼,公道话,你这个虚伪的秃驴,你不要装着这么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乌天师骂咧咧的话没有说完。

“两位,请你们给我一个面子,不好吵了,好不好?”李婆婆连忙站出来圆场,“你们两人都是高人,既然来了,那么就请一并帮忙给找出失踪的孩子,好不好,价钱好商量,价钱好商量。”

“李施主,这就是你的不对了。”钱大师就开口了,一副很清高的样子:“贫僧来帮你,并不是为了钱财,你就不要提钱财这两个字了,这有辱贫僧的人格!”

“钱秃驴,你能不能不装了?”乌天师直接就是不客气揭穿了,“表面上口口声声说不是为了钱财而来,你他妈事后还不是就捧着一个功德箱忽悠别人往里面投钱了,你们这真是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

“乌癞头,你住口,不许你有辱佛门!”钱大师喝断了乌天师。

“哼,我有辱佛门,你那佛门还用得着我来有辱么?”乌天师冷嘲热讽道,“你一口一个乌癞头,这算哪门子的佛门,满口脏话污言!”

“不要吵了,不要吵了,二位,还请你们不要吵了,给我一个面子,给我一个面子好吗?”李婆婆努力让脸上的笑容变得像春风一样,虽然她心中对这两个所谓的高人并不那么相信。

但没办法,这两人都是成名已久,想要找到孩子,必须还得仰仗他们。

“麻烦你们抓紧帮忙把孩子找着,谁找着了,对于谁来说,也是一番无量的公德了,是吧?”李婆婆补充道,“孩子才刚生下来,随时可能都会有生命危险,还是请你们两位暂停干戈,好不好?”

“哼,看着李婆婆的份上,我就不跟你秃驴计较了。”乌天师哼了一声。

“你以为我愿意搭理你啊。”钱大师鼻孔喷着气。

“那么,你先来?”乌天师看着钱大师。

他来的时候,已经把情况了解了一下,密室孩子失踪,这活儿不好干。

既然钱秃驴要来趟浑水,那么就先摆他一道。等他整不好的时候,再狠狠挖苦一番。

“不,还是你先来吧。”钱大师推辞着,他当然也明白对方心里想什么。

乌天师失败了,他再出马。

若是他成功了,那么自然就可以趁机狠狠搓搓乌天师,也能趁机多套路一点李婆婆的钱。

若是他失败了,前面不还有乌天师顶着么。乌天师都失败了,他这个钱大师也失败了,很正常。

“你先来,我敬重你是大师,你先来!”乌天师客气推辞。

“不,这俗话说先来后到,你先来的,那就你先来!”钱大师也是客气推辞。

“不,还是你先来,咱们这么多年交情了,我不能不给你面子!”乌天师又道。

“不,还是你来,咱们出家人不喜欢争斗,还是礼让为先!”钱大师说道。

……

看着这刚刚还掐的死去活来的两人,转眼之间就好的像亲哥们一样,你推辞来,他推辞过去的。

杨云帆和范瑶瑶那是相当无语,这算哪门子的高人啊,活脱就是两小人。

在家属面前这般玩弄着心计,都想要让对方出丑,让对方成为自己的垫脚石。

“两位,要不你们还是一块弄吧,一块弄,好不好?”李婆婆压下心中的郁闷,陪着笑脸。

心中,李婆婆那是相当不满的。你们两个人有个人恩怨,也不能拿我家的婴儿安危来掐啊,真是没有半点高人的风度。

至于李婆婆的家人嘛,个个都是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

他们对于钱大师和乌天师的虚伪感到气愤,但又怕得罪这两人。

不过,倒是有一个不一样,她就是接生婆:王婆。

王婆趁着家属的注意力被钱大师和乌天师的掐架吸引了,她瞅了个机会,挣脱了家属的控制,窜到了钱大师和乌天师两人的面前,就像古时候受害者在衙门口击鼓鸣冤一样嚎了起来:“大师,天师,我老婆子求求你们立刻出手,请你证明我的清白啊,求求你们了。若是以后你家里有女人要生孩子的,我王婆婆立刻过来帮忙接生,绝对不会收你们一分钱的费用!”

“王婆,你可不要胡言乱语啊!”钱大师立刻就是一副肃然的样子:“贫僧乃出家人,从来不曾婚配,家里怎么可能会有女人生孩子……”

“钱秃驴,你别他妈假惺惺了,别人不知道,我可是知道你可是把你庙对门那王师太的肚子都给搞大了几回……”乌天师揭短道。

“放肆,乌癞头,你休要血口喷人!”钱大师厉声喝道,“贫僧那是为了护着王师太的清白,所以才故意把这祸事揽身上的……”

“哎哟哟,钱秃驴,你说这话你问现场人谁相信啊……”乌天师奚落着,然后看着王婆:“王婆婆,你害钱秃驴可以,你可别害我家的人啊。”

“敢问乌天师,我何时害你了?”王婆纳闷看着乌天师。

“这不是明摆着么,你给别人接生,结果把孩子给接没了。”乌天师一本正经道,“就你这接生本事啊,我家要真有女人要生孩子了,我才不敢请你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