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一章 入股/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薛毅也能理解田柳的压力,这个捕捞公司是田柳的父亲留下来的。

田柳的父亲当了半辈子的水手,然后用积蓄买了船,那时候的海洋捕捞不像现在这么厉害,田柳的父亲每次都有赚。

田柳的父亲手上的钱多了,慢慢就折腾了这个捕捞公司。

只可惜田柳的父亲生了一场病,人就没了,然后田柳继承了公司。

正因为这捕捞公司是父亲留下来的,是父亲一辈子的心血,田柳就格外的想要守住它。

在捕捞公司慢慢从盈余转为亏损的时候,田柳就应该马上卖了公司,这样一来,手上至少还能够有点钱。

但田柳因为要守住父亲的心血,所以她没有卖公司,而是继续咬牙坚持着。

积蓄慢慢被消耗之后,田柳只好借贷。拆了东墙补西墙,债务越来越多。

现在没有办法了,捕捞公司依然不盈余,借贷的利息一天天涨上去。

原本价值能达到四五千万元的捕捞公司,现在只能贱卖两千万了。

而且,这两千万都是卖了好久了,都没人买。

“这样吧,你知道我和封胜利经常吃饭的那个海鲜店吧,你到那里去,我和封胜利会带着这个买捕捞公司的朋友过来一块吃饭的。”薛毅说道。

“行,那我先定桌子。”田柳喜出望外的说道。

“不用了,桌子我已经定好了,你去就是了。”薛毅说完,挂了电话。

“杨云帆,你也都听见了,我朋友这个捕捞公司贱卖为两千万元,你手上有这么多资金吗?”薛毅问杨云帆。

“没有,还差点呢。”杨云帆手里眼前就一千六百多万元。

“杨云帆,你看看你,我都没有这么多钱,我看你还是不要折腾了吧。”封胜利就趁机说道。

“是啊,我那朋友贱卖捕捞公司已经非常不容易了,你钱不够,你再给砍价的话,咳咳,我这也不好做啊。”薛毅也说道。

“你跟我说说你朋友这捕捞公司的背景吧。”杨云帆却是说道。

“行,我就跟你说一下。”薛毅便是把田柳父亲怎么当水手,后来怎么折腾捕捞公司和田柳借贷的事儿全部跟杨云帆说了。

说完之后,车子差不多也到了这海鲜店了。

这海鲜店靠近海边,门口放置着玻璃缸子,里面全部都是鲜活的海鲜,龙虾,石斑鱼等等。

客人来这里吃饭,都是现点先杀。

海鲜海鲜,主要就在一个鲜字。

海鲜店的门口站着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虽然穿着的衣服看上去是名牌,不过看上去却很旧了。

见着薛毅封胜利和杨云帆下车走过来,她连忙就快速走了过来。

“你就是薛毅说的那个想要买我捕捞公司的人吗?”田柳没有看杨云帆年轻,就质疑他的财力。

现在这社会,人不可貌相。

“我突然改主意了,不买了。”杨云帆回答说道。

“什么,你不买了?”田柳顿时间一愣,脸上的和笑容和期待就僵硬了。

封胜利和薛毅也是傻眼了,都看着杨云帆发呆,搞不懂杨云帆就是要闹腾个什么。

你之前不是还那么坚决的要买捕捞公司么,怎么我们现在把你和田柳弄到一块了,你突然又不买了呢。

“杨云帆,你真不买了?”封胜利试探性问。

“嗯,不买了。”杨云帆点着头。

“你不买,那你让我给你介绍我朋友。”薛毅的脸上很有些下不来台。

由于杨云帆对他有恩,他也不好给杨云帆发火。

“没事,没事,不买就不买了,大家都是朋友。”田柳的眼里闪过失望之色,不过她的涵养还是让她的脸上很快挤出了笑容来圆场。

“你就是田柳女士吧。”杨云帆却是看着田柳。

“我是田柳,怎么了?”田柳疑惑看着杨云帆。

“你现在欠了多少债务?”杨云帆问道。

“你问这个干嘛?”田柳不解。

“你先回答我吧。”杨云帆说。

“差不多快有一千六百万了。”田柳回答道。

“那好巧啊,我这里正好有一千六百万元呢。”杨云帆说道。

“杨云帆,你啥意思?”封胜利懵逼看着杨云帆,不明白杨云帆这话的意思。

“杨云帆,难不成你又想要买捕捞公司了,你只肯出一千六百万元吗?”薛毅问。

“杨先生,你这是……”田柳也是看不懂杨云帆。

“你比我大,我叫你田姐吧。”杨云帆看着田柳,道:“我听薛毅先生说你捕捞公司的事儿,你是想要守住你父亲一辈子的心血,所以才落到了今天这般困境,于是我就改变了初衷。既然这是你父亲一辈子的心血,那我怎么好意思把它从你手中抢走。我准备拿这一千六百万元来入股,你看呢。”

杨云帆之所以改变初衷的原因还有一个,那就是这捕捞公司需要人来帮忙自己打理,而田柳无疑是最好的人选了。

这是她父亲一辈子的心血,她肯定会尽心打理的。

而且田柳也是本地人,各方面都熟络,比如捕捞的海鲜贩卖,水手的招募等等。

一句话,杨云帆投了钱,帮田柳改变困境,之后时不时用一下圣眼大赚,做个甩手掌柜就是了。

“什么,你要入股?”田柳,封胜利和薛毅三人顿时间都是一愣。

都没有想到,原来杨云帆是想要入股啊。

“杨云帆,你入股就不怕亏了吗?”薛毅小声说道。

“你懂个什么,杨云帆既然是入股的话,到时候亏的话,肯定就能少亏点。”封胜利说道。

“杨先生,看在你是薛毅和封胜利的朋友份上,我不瞒你,我跟你说实话。现在海洋捕捞很不景气,你若是入股的话,很有可能会血本无归。”田柳心中虽然瞬间狂喜,这样一来,捕捞公司就可以保住了。

但也有可能只是让捕捞公司再支撑一段时间罢了,到时候还是入不敷出。

也就是说,杨云帆入股这钱很有可能就打水漂漂了,做人的良心,让田柳把这个风险跟杨云帆说了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