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三章 入股人/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八个雅鹿,你特么找……”三十岁男子立即就是一副炸毛的样子,正要开干。

他身边的钢板先生对着他说了一句日语,他便是收敛了一下,像条哈巴狗一样弯腰给钢板先生说着日语。

“看他那腰板弯成什么样了,祖上多半不是二鬼子,就是汉奸。”看着三十岁男子跟钢板先生这么说话的姿态,封胜利又喷了一句,然后看着田柳:“此人跟你之前有什么过节不?

不然的话,田柳怎么可能都不搭理他。

“他代表着那个钢板先生几次想要以非常贱的价格买我的捕捞公司。”田柳回答说道。

“难怪这孙子说话那么难听呢。”封胜利又骂了一句。

这时候,那三十岁男子跟钢板先生说完了话,然后便是见着钢板先生走到了田柳面前,跟她来了一个九十度的弯腰,用不熟练的汉语道歉:“田女士,对不起。”

“原来这小鬼子还会说汉语呢。”封胜利小声吐槽了一句。

“你跟钢板先生说,我的捕捞公司不卖了。”看着钢板先生道歉了,田柳的神色就缓了一些,对三十岁男子道。

“可是,钢板先生刚才说了,他愿意出两千万买你的捕捞公司呢。”三十岁男子开口了,这一次说话的语气带着紧张。

其实钢板先生每次的报价,他都刻意往下面压了几百万元,这压下来的钱,自然就想要私吞。

也正是因为他的压价,导致田柳和他一直没有谈拢。

现在钢板先生对他非常生气,若是捕捞公司买不了,那么钢板先生就会更加生气。

“你耳朵塞驴毛了吗?”封胜利给他吼了过去,“我朋友说不卖了,就是不卖了。”

三十岁男子神色一滞,又给钢板先生说了几句日语,钢板先生脸上顿了一下,然后回了一句。

“田柳女士,钢板先生刚刚又说了,他愿意再给你加三百万。”三十岁男子又说道。

“哪怕是加到三千万我也不卖。”田柳非常坚定的语气,现在肯加价了,早干嘛去了。

“三千万,你拉倒吧你。”三十岁男子说话就不客气了,“现在捕捞行业如此萧条,两千三百万元,钢板先生已经非常仁慈……”

“仁慈你大爷,你个狗汉奸!”封胜利直接打断了。

“你凶个什么凶,你知道钢板先生是什么人吗,你知道钢板先生……”三十岁男子也火了,又要跟封胜利干起来。

钢板先生又开口了,三十岁男子便是收敛火气,又低头跟着钢板先生说着日语。

这一次,钢板先生的脸色就变的不好看了,对着三十岁男子重重说了几句。

然后,这三十岁男子的底气就变得十足了,他很挑衅的看着田柳:“钢板先生说了,你若是不把公司卖给他,那么……”

“那么就怎样,难不成这小鬼子还要暗中使坏不成?”封胜利再次打断了。

“钢板先生想要知道,田女士为什么不卖了?”三十岁男子说话的时候,目光主要还是落在封胜利的脸上。

因为在他看来,杨云帆太年轻了,没有说话。薛毅又一直没有开口,只有封胜利一直都在怼他。

也就是说,田柳这捕捞公司,多半可能是卖给了封胜利。

他想要确认一下。

“因为有人要入股了,所以我就不卖了。”封胜利没有开口,田柳说话了,语气很冷淡。

“呵呵,入股,是你入股吗?”三十岁男子冷笑了一下,看着封胜利。

“是不是我,跟你有个屁关系啊。”封胜利瞪眼。

“钢板先生说了,他想要跟入股的人交个朋友。”三十岁男子话虽然是这么说,但却没有半点诚意的样子。

“还是算了吧,咱跟小鬼子可没什么可交的!”封胜利不客气着。

“钢板先生的交朋友,是什么意思?”杨云帆开口了,对于小鬼子的看法,他和封胜利不一样。

虽然早年间小鬼子侵略过咱们国家,但这并不能一竿子把所有那个国家的人都打死。

眼前,连咱们国家政府都不抗日,咱升斗小民还折腾个什么。

杨云帆感觉到这个钢板先生话里有话,有着另外一层意思,他想要弄清楚。

“你是谁呀?”三十岁男子瞟了杨云帆一眼,没把杨云帆放眼里。

“我是田姐公司的入股人。”杨云帆回答道。

“什么,你是入股人?”三十岁男子愣了一下,质疑看着杨云帆。

杨云帆的穿着很普通,身上没有一件名牌,看着也不像个富二代啊。

“怎么的,狗眼看人低,瞧不起我兄弟么!”封胜利看着三十岁男子这姿态,又怼了一句。

“我听你的口音,应该不是本地人,大陆来的吧?”三十岁男子的底气变得更加足了些的样子。

“怎么的,我兄弟不是本地人,你以为就能随便欺负他吗?”封胜利又瞪眼道。

“不,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三十岁男子摇了摇头,便是看着杨云帆:“钢板先生是这个意思,如果你放弃入股的话,他愿意补偿你。”

“补偿我什么?”杨云帆问,感觉出来了,钢板先生想要让自己这个入股人放弃,然后他拿到田柳的捕捞公司。

这就让杨云帆很奇怪了,现在海南这边的捕捞不景气,大家都恨不得转行或者卖掉公司,而这个钢板先生却反常的想要购买田柳的公司,他究竟想要干嘛。

杨云帆可不认为钢板先生也像自己这般,拥有圣眼系统这样的外挂。

“不用我说,你一个外行人应该也看得出来,现在海洋资源被过度捕捞,捕捞行业已经不景气了,你若是选择入股田柳的捕捞公司,这钱多半都是要打水漂漂了。钢板先生是好意,不想让你亏损。然后呢,钢板先生的集团公司最近要扩编,业务要扩大,这里面有着非常多的机遇,年轻人,怎样,你考虑考虑吧?”三十岁男子说。

“你当我兄弟傻啊,一句口头承诺就想要忽悠人!”封胜利说。

“我有个问题想要问你。”杨云帆没有生气。

“你问。”三十岁男子看着杨云帆。

“既然钢板先生都知道这边的海洋捕捞不景气了,那么为什么他还要执意购买田柳的公司,难道他就不怕亏了吗?”杨云帆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