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七章 暗礁/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十岁男子这艘小船还不是一般的嚣张,仗着自己的速度够快,围绕着杨云帆这边的船只绕圈子。

小船上面还挂了一个条幅,上面写字:有种来撞我呀!

“麻痹的,这够孙子真是不要脸,老子真想要撞沉了他!”面对三十岁男子的挑衅行为,封胜利气的直跺脚。

“杨云帆,你不是要弄沉他们的小船么,你还愣着干啥,赶紧动手啊,看这孙子还得瑟什么!”薛毅也是忍不住了。

“杨云帆,你还要等多久?”田柳也是气不过,对方这行为,真是太可恨了。

如果不是怕犯法,田柳正想要让加大速度撞沉对方了。

“这才刚开始呢,急个啥。”杨云帆用了一次圣眼,那地方距离现在还有点距离,便是故作慢吞吞的姿态。

“这孙子都屌成这样了,你还能忍得住?”封胜利说。

“反正他们的船都是要沉的,让他们多得瑟一会又如何。”杨云帆还是故作轻描淡写的说道。

“最好是这样吧。”封胜利几人便是压住火气。

船又行驶了半个小时,杨云帆便是站了起来,朝着驾驶舱走了过去。

看着杨云帆有动作了,封胜利,薛毅还有田柳连忙就跟上了。

“这位大哥,等会我来指挥你开船,我让你怎样开,你就怎样开,好吗?”杨云帆看着开船的师傅。

开船的师傅没有回答,而是扭头看着田柳,田柳点着头道:“你听他的就是了。”

“哦,那好吧。”开船的师父就点着头了。

“那么师傅,麻烦你把船朝着那个地方拐。”杨云帆就朝着两点钟方向指了一下。

“那里,你确定是那里吗?”开船的师父看了一眼那方向,顿了。

“是的,就是那里。”杨云帆点着头,他当然知道开船的师傅为什么会反问。

“小伙子,那地方可是暗礁密布啊,搞不好咱们触礁就麻烦了啊。”开船的师傅严肃的很,不肯配合。

“什么,那地方暗礁密布?”田柳也是顿住了,连忙看着杨云帆:“杨云帆,难道你的意思就是想要利用暗礁弄沉对方的船吗?”

“杨云帆,这可开不得玩笑啊。”封胜利也是脸色严肃起来,“先不说咱们对那边的情况不熟悉,连开船的老师傅都不肯过去,你不要开玩笑啊。咱们这船大,吃水深,对方那船小,吃水浅,我们比他们恐怕更容易触礁啊。”

“是啊,杨云帆,搞不好他们没沉,咱们却沉了,那就尴尬了。”薛毅也是凝重说道。

“怕个什么。”杨云帆一横脸,道:“狭路相逢,咱跟他小船干了。对方不是那么牛逼么,那咱们就好好教他做人……”

“兄弟,这可不是做人不做人的事儿了,那里的情况复杂,你又不了解,搞不好我们触礁……”封胜利话没有说完,杨云帆打断了:“船沉了,大不了我赔就是了。”

说罢,杨云帆看着田柳:“田姐,既然你们都配合着我出来折腾了,那么就配合到底吧。你也知道,不把对方的船弄沉了,他们的声纳可是不会让咱们捕着鱼的。”

“杨云帆,万一咱们触礁……”田柳脸色凝重,还是不肯答应。

“我都说了,触礁我赔!”杨云帆打断了田柳,道:“再说了,咱们这船上不是还有救生船么,咱们不会有生命危险的。”

“杨云帆,你这就玩的有些大了啊,你知道这条船当初买成多少钱吗?”田柳严肃着。

“不管买成多少钱,我都赔了。”杨云帆一本正经说道。

“杨云帆,眼前也不是赔不赔的问题,而是没有必要啊……”封胜利话没有说完。

“怎么就没有必要了,现在对方欺负着咱们,咱们难道就不反击了?”杨云帆打断了,道:“就按照我说的来,田姐,豁出去了,咱们干,相信我的运气吧!”

“这位小伙子,我有点纳闷啊。”开船的师傅扭头看着杨云帆。

“你纳闷什么?”杨云帆问。

“你都没有出海的经验,你怎么就要让我把船往暗礁那地方开,莫非你知道那里有暗礁吗?”开船的师傅问。

“不知道,我不知道啊。”杨云帆直接否认了。

“那你为何……”开船的师傅问。

“别问那么多了,我是凭看的。”杨云帆指了指那片海域,道:“你们看那地方的浪花比别的地方大,应该肯定就有暗礁了。”

说完,杨云帆又扭头看着田柳:“田柳,你难道真的愿意把公司拱手卖给那个小鬼子吗,他这么欺负你,你还……”

“我当然不愿意了。”田柳打断了,道:“实在是你的法子太危险了。”

“危险又不代表着一定能出事。”杨云帆说着,便是撂下话了:“罢了,罢了,既然你不敢依我的,那咱们就返航吧,这股我也不入了,你还是等着倍那个小鬼子欺负吧。”

说完,杨云帆便是要走出驾驶舱的样子。

“等等。”封胜利连忙叫住了杨云帆,然后扭头看着田柳:“田柳,要不咱们就依他了?”

“是啊,田柳,豁出去了,这口气不能忍,大不了这钱我赔也行。”薛毅也说道,“如果成功了,那地方暗礁密布,到时候就算有船来救援,估计也不敢轻易靠过去,就让这些混蛋在海水里面多泡点时间也好。”

田柳的神色那是相当的纠结,她扭头看着杨云帆:“你真的相信你的运气吗?”

“自然。”杨云帆肃穆点着头,“相信我,你选择相信我,你的捕捞公司就能起死回生。难道你不愿意看见对方的船触礁,难道你不期待我们等下满载而归?”

“师傅,照着他的话去做吧。”田柳的眼里闪过了果决的神色,终于下定了决心。

这船坏了,对方不是还承诺赔么,那就干一把了。

“老板娘,这不是开玩笑啊……”开船的师傅犹豫着。

“干!”田柳重重说了一个字,道:“你要是不敢弄,那我让开,我来开。”

“我来吧,还是我来吧。”开船的师傅没让地方,就算是船触礁了,他凭着经验也能尽量减少损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