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五章 可怜人/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是那质疑他卖假老鼠药而中毒的人,那药就是从此人吃的老鼠药里面随机拿出来的。”精瘦老头道。

“那会不会是被调包了?”范瑶瑶又问。

“我那个朋友是个老警察,干了一辈子的刑侦了,你以为调包这种小伎俩能逃过他的眼睛?”精瘦老头严肃着。

“这……”范瑶瑶愣了一下,又道,“那会不会是这个吃了一年老鼠药的人,他其实根本都没有吃老鼠药,而是吃的其他替代品……”

“小姑娘,你这毛病不少啊!”精瘦老头撇了范瑶瑶一眼,继续道,“其实这个老鼠药不是他本人主动吃的,而是他的儿媳妇偷偷给他下在饭里面的。你觉得,他儿媳妇这种恶意想要弄死他的毒妇,还会使用假老鼠药吗?”

“什么,是他儿媳妇想要毒死他?”范瑶瑶彻底顿了。

也难怪他吃了一年的老鼠药,原来是被儿媳妇下毒一年。

给公公下毒一年,这个儿媳妇的心肠也太歹毒了点。

这给人下毒就牵扯到刑事案件了,事情的性质就变了啊,自然要详查。

“那这个下毒的女人被抓起来了吗?”东至尊也是有些侧目。

“抓了是抓了,不过她也是受害者,没多久又放了。”精瘦老头回答着。

“什么,还又放了?”范瑶瑶不能理解,“不管她是怎么受害了,但给人下毒一年这个事情性质太恶劣了,怎么能把她给放了呢。”

“你不了解实情,就不要乱评议。”精瘦老头说了范瑶瑶一句,然后看着杨云帆:“怎样,小伙子,有没有兴趣跑一趟,也不远,开车两个小时就到了。”

“有,走呗。”杨云帆点着头。

然后,众人吃了午饭便是出发。

两个小时之后,来到了一个乡村。

这个乡村人口不多,但也没有那么凋零,有个百八十户人家的样子。

车子停在村口,精瘦老头一下车,一个老警察就笑意樣然走了过来:“神哥,你好啊。”

“呵呵,老朋友,你这身子骨看着也硬朗的很啊。”精瘦老头和老警察拥抱了一下,然后给杨云帆三人介绍道:“这就是我跟你们说的那个老警察,老范。”

“范大爷好。”杨云帆和范瑶瑶连忙问好,东至尊称呼对方为老范。

“老范,这三位都是侦探街那边的,过来看看的。”精瘦老头介绍着三人:“分别是杨云帆,范瑶瑶,徐老太。”

“呵呵,好好好,走吧,走吧。”老范呵呵一笑,并没有因为杨云帆和范瑶瑶年轻就露出轻视的神色。

“神哥啊,这事儿你是亲自弄,还是……”老范跟着精瘦老头走了几步,见精瘦老头似乎没有要亲自弄明白假老鼠药的迹象,便是询问着。

“呵呵,让你老范的火眼金睛看出来了啊。”精瘦老头呵呵一笑,道:“不瞒你说,我这次来呢,就带着了一双眼睛和耳朵,你这个假老鼠药的事情,还是让那个杨云帆小伙子来处理吧。”

“怎么的,这是你新收的徒弟吗,你这个老家伙终于也要破例了不成?”老范愣一下。

“没有,没有,他不是我的徒弟。”精瘦老头摆着手,道:“我说过不收徒弟,就决计不会破例的。”

“那这个杨云帆有什么过人之处吗?”老范问。

“侦探街东南西北四大至尊都输给他了,算不算?”精瘦老头说。

“什么,四大至尊都输给他了?”老范一惊。

“喏,这位徐老太呢,其实就是四大至尊之首的东至尊,此人对这个杨云帆赞誉有加的很啊。”精瘦老头一指东至尊。

“哦,原来是大名鼎鼎的东至尊啊,失敬,真是失敬啊。”老范立刻对着东至尊又是一阵敬意。

他对东至尊的大名一直都是如雷贯耳,却还没有见过真人。

“呵呵,虚名而已。”东至尊轻轻笑了一下。

“既然连你都对杨云帆这个年轻人有信心的很,那我肯定相信这个年轻人有能力了。”老范说了一句,目光便是落在了杨云帆身上:“小伙子,依你看来,这个喝了一年老鼠药不死的人,他应该是个什么状况?”

“在没有见过他本人,了解相关情况之外,我不好作出判断来。”杨云帆实话实说,对方乃是老警察,早就应该把所有的可能性都给弄了一遍。

就算杨云帆现在说出可能猜测来,估计也被筛过了。

“也对,也对,应该了解,先了解。”老范便是走到杨云帆身边,道:“你想要了解什么?”

“你们对林木石卖的老鼠药全部做过了鉴定吗?”杨云帆问。

“嗯,做过了,全部都是真老鼠药,没有一样是假的。”老范点着头。

“那我能不能了解一下,这个被下药一年的人,他儿媳妇为什么要弄死他呢?”杨云帆又问了。

“其实呢,这也关系到人家的隐私。”老范顿了一下,便是说道:“他和他儿媳妇之间有着不正常的男女关系,他一直都胁迫着对方,对方多次被打,忍无可忍之下,才选择给他下毒。谁料的,他被下毒了一年,愣是没什么事儿。于是乎,他儿媳妇就怀疑我邻居林木石卖的是假老鼠药,然后就跟我邻居打了起来,这不事情闹大了,这些事情才被我们警方给知晓了。”

“这样啊……”杨云帆一阵唏嘘,范瑶瑶听了也不说话了。

前面说这个儿媳妇恶毒,给公公下药一年。

转眼之间,这个儿媳妇果然也的确是个可怜人,被公公侮辱了一年,还多次被打,无法反抗才下毒,也算是可怜之人了。

“那么这个吃了一年老鼠药不死的人呢,现在在哪里?”杨云帆问。

“他在家呢。”老范指了指村里一个房子。

“怎么的,他把他的儿媳妇欺负了一年,难道警方不把他抓起来吗?”范瑶瑶有些气不过。

“怎么抓,人家都六十好几岁的人了,现在也被查出得了晚期肝癌了,没几天活头了,还抓什么抓。”老范说道。

“这……”范瑶瑶又不说话了。

“要不咱们直接去他家看看吧。”杨云帆解除范瑶瑶的尴尬说。

“嗯,走吧。”老范点着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