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六章 肝腹水/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还没走近这家人的房子,难闻的中药味就传来过来。

杨云帆等人强忍住药味,走进了院子。

院子里面,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正在熬药,见着老范带着人进来,她有些害怕的站了起来:“范叔,你这是……”

“没什么事,就是带着几个朋友过来看看你公公。”老范说。

女人一听,脸色就难看的很:“一个马上就要死了的人,有什么好看的。”

说完,女人便是一甩头,药也不熬了,转身就走了,也不搭理人了。

“理解一下,理解一下啊。”看着女人这甩脸色的样子,老范没有生气,而是扭头对杨云帆几人说道。

“可以理解。”杨云帆和范瑶瑶都点着头。

任凭是哪个女人,被公公欺压了一年,现在还要继续伺候着熬药,都不会有什么好心情。

“是老范啊,坐吧,都坐吧。”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屋子传了出来,然后就见着一个脸色蜡黄的老头拄着根拐杖慢慢挪了出来。

这老头身子骨很单薄,可肚子偏偏却大的很,就像身怀六甲的女人一般。

其实,这是肝腹水,肝癌晚期的病人,很多都是这样,肝腹水挤压了内脏,让他们生存的时间极大的减少了。

“老王,我给你介绍一下,这几位都是我远方来的朋友,分别是杨云帆,范瑶瑶,神哥还有徐老太。”老范先介绍了一下,然后道,“他们过来,就是要帮你弄清楚你吃了一年老鼠药都没事的原因。”

“嗯,我也猜到了。”老王点着头,脸色很是复杂:“我自己做的孽,现在遭到了报应,我罪有应得。只是我为什么吃了一年老鼠药都不死这事儿,一直也在我心头压着,我也想要弄明白。我可不认为像我这样的人,还能被上天保佑。”

老王吃了一年老鼠药没事,村里有人在传他是被上天保佑了,所以才没事。

但自从老王和儿媳妇之间不正常的关系被披露之后,这所谓的上天保佑说法自然就没人再提了。

“好了,杨云帆,你来问吧。”老范便是让杨云帆上前。

杨云帆走上前几步,看着这个迟暮的老人,便是问了:“这老鼠药一直都是下在饭菜里面的吗?”

“有的是在饭菜里面,有的是在喝的茶水里面,还有汤里面,总之凡是能吃进嘴里的,都有。”老王回答的时候,看着杨云帆的神色,明显带着质疑。

这么年轻的小伙子,他能弄个什么。

不过老王还是压下了心头的狐疑,也许老范只是想要先让这个年轻人练练手吧。

年轻人不行,旁边不是还有徐老太和神哥两人么,他们才是真正的高手吧。

“你在吃这些东西时候,有没有吃别的东西?”杨云帆又问了。

“没有啊,我喝茶的时候就喝茶,吃饭的时候就吃饭,没吃别的啊。”老王回答道。

“那你平时还有那些生活习惯呢。”

“没什么生活习惯啊,天热的时候去村里老头下下棋,天冷的时候晒晒太阳。”

……

杨云帆问的很仔细,他想要依靠自己的头脑分析来得到答案。

虽然说使用一次圣眼资格就能够明了,但为了积攒圣眼资格,杨云帆不会再轻易动用的,除非是没办法了。

听着杨云帆问的很仔细的样子,老范微微点着头,看得出来这个年轻人似乎非常专业。

东至尊和神哥两人一边听着,一边也是在心中慢慢思索着。

倒是范瑶瑶没那么认真,她拿出了手机看小说。

今天象牙文学网开站了,她得抢先看看上面的小说。

毕竟,范瑶瑶是相信杨云帆绝对可以搞定老王吃老鼠药没事的事儿的。

杨云帆问了很多问题,最后一无所获,便是道:“我能不能在你这房子周围看看?”

“随便。”老王摆着手,并不在意。

然后,杨云帆就开始转悠了。

在他看出来,老鼠药这东西和那玻璃铁钉什么的不一样。

这世界上也许是有些奇人,他们能吃玻璃不死,能把铁钉吞进肚子没事,但老鼠药这可是化学物质。

哪怕再怎么奇人,也不可能吃一年都不死。

所以,杨云帆就在想,也许在这老王的家四周转转,说不定会有什么收获。

还是那句话,不到没法子的时候,杨云帆不会动用圣眼。

杨云帆去房子四周转悠了,老王的目光就落在了老范的脸上:“老范,这个年轻人行不行啊?”

“这个我也不知道。”老范很干脆一耸肩膀。

“两位,你们刚才都听了一大堆我的回答了,你们有什么想法吗?”老王只好扭头看着东至尊和神哥。

东至尊没有开口,神哥却实话实说道:“我只带来了眼睛和耳朵。”

“嗨,你急个什么。”范瑶瑶却是一边看着手机,一边头也不抬:“你等着吧,等哥在你房子四周转悠回来了,你这毛病肯定就给你找着了。”

“小姑娘,你确定不是开玩笑吧?”老范一顿。

“我从来不开玩笑。”范瑶瑶还是头也不抬。

“二位,你们怎么看呢。”老范只好又把目光投向东至尊和神哥,毕竟这人是对方带来的。

“等着吧。”东至尊和神哥两人互相看了对方一眼,然后也只能这么说了。

“那就再等一下吧,看这个年轻人的回复的吧,不着急。”老范便是对老王说道。

“哦。”老王随便哦了一下,显然是不怎么抱希望的样子。

杨云帆转悠到这房子的后面,见着一个扛着锄头的村民。

这个村民对杨云帆很奇怪,便是询问了:“小伙子,你在老王的房子四周找什么吗?”

“这位大叔,老王这个人,平日里怎样?”杨云帆没有回答,而是询问对方。

“把自己儿媳妇偷偷摸摸弄了一年,老牛吃嫩草的人,还能怎样!”对方一副没好气的样子说。

“除了这个呢。”杨云帆问。

“你是什么人,你还没有回答我呢。”村民狐疑问。

“我是巴城侦探街的侦探,来弄清楚老王为什么吃了一年老鼠药没事的原因。”杨云帆把自己的假证拿了出来,在对方面前一亮。

反正对方是个村民,看上去没什么文化的样子,应该认不出来是假证。

“哦,原来是侦探街的侦探啊,这么年轻!”村民的神色立刻就尊敬起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