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章 傻子多/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你先说一下这个雇主的情况吧。”杨云帆道。

杨云帆的心中,却是在念叨了,这茬事儿别又是和疤哥老爹跟着王道士修仙一个套路啊。

都是搞封建迷信来非法敛财。

“这个雇主叫刘善伟,今年刚好满了四十岁。原本是一个企业的老板,生意做的还不错,日子也过的可以。但他的妻子李燕玲不知道怎么搞的,就被这个平等教给洗脑了,把企业的钱都交了大半给平等教,结果导致企业资金周转不灵,被迫关门了。这个刘善伟多次苦苦劝说妻子,但他的妻子都听不进去,最后干脆就跟着平等教的人胡混去了,不见了踪影。刘善伟虽然也是报警了,但是这个平等教里面的人反侦察意识很强,警方多次都未能抓着人。这不,刘善伟便是找侦探求助了,希望侦探能帮忙找回他的妻子,揭穿平等教骗人的本质,拔出这个社会毒瘤。”神哥说道。

杨云帆一听,有些愣,这简直就是和那王道士一个套路啊。

“这个平等教在偏远山区活动,还是城市里面?”范瑶瑶问。

“山区和城市里面都有他们的会员。”神哥回答道。

“如果是在偏远山区,抓不到人也许还情有可原。可城里也有会员的话,警方还怎么会抓捕不到人呢?”范瑶瑶就质疑了。

“在城里你以为就好抓人吗?我打个比方吧,比如现在这传销,国家都打击了好多年了,不还是没有灭掉嘛。”神哥举例子说道,“这些平等教的高等成员,据说原来都是搞传销的人转型,一个个都是人精,鬼的很。”

“难怪给人洗脑的本事厉害啊,原来是传销高层人员转型。”范瑶瑶唏嘘着。

“那么现在这个平等教的成员有多少呢?”杨云帆也是惊讶的很。

“根据刘善伟提供的消息,至少也有数万人了。”神哥回答道。

“数万人?”杨云帆一惊,看来这个平等教的规模可是比王道士的修仙宗派弟子多得多了啊。

“这个搞平等教的人,他叫什么名字?”东至尊咋舌着。

“不知道。”神哥摇着头。

“什么,不知道?”杨云帆三人一阵瞪眼,这骗子挺厉害啊,发展了数万人的会员,居然还不知道他的名字。

“他自称是太平星宿下凡。”神哥说。

太平星宿?

杨云帆和范瑶瑶东至尊三人面面相觑,好像咱们的神话传说之中,二十八星宿里面根本就没有太平星宿这一说吧

看出杨云帆三人心中的狐疑,神哥也是有些吐槽着:“为什么这骗子古往今来从来就不曾少过,是因为行骗的成本太低吗,不是。是因为这钱好骗吗,好像也不是。是因为当骗子不被人痛恨吗,更加不是。而是因为这个世界上的傻子太多,给骗子提供了生存的土壤。很多傻子看上去像个正常人,其实明明知道对方是骗子,却还要给对方送钱去。我曾经就在银行大厅里面见过这样的傻子,对方说他的儿子**被抓了,让打钱过去,银行方面知道是骗局,不打钱,这傻子还闹,结果警察来了,还联系上了这个傻子的儿子,说他的儿子根本没有被抓,但这个傻子还是谁也不相信,他只相信骗子,结果把钱打过去了,被骗子拉黑了,才痛哭流涕。你们说说看,是傻子太多,还是骗子骗术太高?”

“好像也是吧。”东至尊也点头了,“就打比方说这个传销,现在随便在街头拉几个人一问,他们肯定都知道传销不是好玩意,但仍然会有那么多人去干这个,明明知道是骗人的,但还是前赴后继。”

“所以啊,古人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还是有道理的。”东至尊补充着。

“那这个酬劳是怎么回事呢。”范瑶瑶压下心中的吐槽询问了。

“这个刘善伟的钱大部分都被他妻子拿给太平星宿了,所以他手上没有多少钱,便是说了,看侦探要多少,到时候他就尽量给凑多少。”神哥回答着。

“这样啊……”范瑶瑶愣了一下,她之前不知道这个状况,一张口要了八百万元,刘善伟恐怕是拿不出来这么多吧?毕竟他公司都关门了。

不过,转念一想,范瑶瑶又觉得不对劲。

如果刘善伟拿不出来这么多钱,那么她说八百万元酬劳的时候,神哥就应该会打住,但是他却什么反应都没有。

这就让范瑶瑶想起一个俗语来,那就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哪怕刘善伟的公司关了,但并不代表着他破产了。

他手上的资金也许是不多,但固定资产肯定不少吧。

想到这里,范瑶瑶就释然了些。

“现在这个刘善伟在哪里呢?”杨云帆问。

“不远,咱们来的途中,已经经过了他的地方。”神哥回答着。

半个小时之后,车子来到了一个小镇。

这个小镇之前的确是经过了的,小镇人不多,很冷清。

也许是过完了年,人都出去打工了的缘故吧。

车子最后停在了小镇修的最好的别墅院子门前,神哥说:“这就是刘善伟的家了。”

范瑶瑶看着刘善伟这三层独栋别墅的规模,心中又是一松,看来这钱不用发愁了。

刘善伟的公司虽然是关闭了,但他本人却没有破产,生活还富裕的很。

一行人下了车,神哥按了门铃,很快便是走出一个中年人来开门。

中年人穿着名牌衣服,一副成功人士打扮,只是这面色很憔悴,充满了愁容。

他一见着神哥来了,便是神色一振:“前辈,你来了,请进,快请进啊。”

杨云帆和范瑶瑶东至尊跟着神哥走入别墅,这里面乃是精装修,处处透露着奢华。

刘善伟给杨云帆几人倒了水,语气非常的客气:“喝水,喝水啊。”

“刘善伟啊,我也不跟你兜圈子。我这趟过来呢,我不是来弄你妻子的事儿……”神哥的话没有说完,中年人的面色就是一顿:“前辈,那你是……”

“这位小伙子叫杨云帆,由他来负责你妻子的这个事儿。”神哥指了指杨云帆,然后就是一副闲人的模样,撒手不管了。

“前辈,这位小伙子跟你是什么关系?”中年人见多识广,神哥既然能推荐这个年轻人,那么这个年轻人跟他之间肯定关系匪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