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三章 卜算/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云帆看着眼前这个短发女人,她表现出来的状况不像是假的。

连警方专业的审讯警察都还没能够从她嘴里知晓什么,杨云帆这个门外汉肯定更加不行了。

于是乎,按照之前的套路,杨云帆就应该使用一次圣眼资格来查看一下,这个女人是不是真说谎了。

但这样一来,就有两个结果。

一个结果就是这个女人没有说谎,她真的被冤枉了。

如此一来的话,杨云帆的圣眼资格就浪费掉了。

另一个结果就是这个女人说谎了,可以从她这里打开突破口。

这两个结果,眼前都只有一半的机会。

杨云帆顿了一下,便是看着胡局长:“那个匿名打过来的电话号码是多少?”

杨云帆决定用圣眼看一下这个电话号码的拨号者,既然举报者说了平等教,举报了平等教某人,那么肯定就跟平等教有关系。

只要找着了此人,多半就能顺藤摸瓜,杨云帆的圣眼资格就不会浪费了。

“你要这个匿名电话号码干嘛?”胡局长愣了,不明白杨云帆的用意。

“你给我一下吧。”杨云帆没有解释。

“你等一下吧。”胡局长说了一句,人便是出去了。

“杨云帆,你要匿名举报电话号码干嘛?”刘善伟不解问杨云帆,难不成杨云帆还想要依照这个号码拨过去么。

如果能拨通找着举报者的话,警方早就照做了。

“不干嘛,本人最近迷上了卜算,也许可以算上一二。”没办法,为了掩饰一下圣眼资格,杨云帆只好又扯犊子了。

卜算?

刘善伟一听,直接就怀疑自己听错了。

你不是侦探么,什么时候又成为了算命的?

这可是警察局,不是江湖算命场所!

神哥的神色倒是没有什么变化,也许杨云帆是故作掩饰吧,他要匿名举报电话号码,应该是有别的用途。

至于东至尊的神色就变得精彩了起来,昔日找那滑子的时候,杨云帆就弄了个什么龟壳和铜钱卜算出了滑子的位置。

现在,杨云帆竟然又要故技重施么!

范瑶瑶神色无异。

“前辈,你怎么看?”刘善伟看着杨云帆神色不像是假的,他便是把目光投向了神哥。

“我看什么看,我就看着,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问。”神哥却是这么回答着。

“呃……”刘善伟一阵愣。

这时候,胡局长走了进来,递给了杨云帆一张纸条:“杨云帆,你看,这就是那个匿名号码。”

“嗯。”杨云帆接过了纸条,看着上面的号码,脑海里面就使用了一次圣眼资格,原来这个匿名电话就是短发女人自己打的,杨云帆心里一下子就有谱了。

杨云帆把这张纸条折叠了一下,然后就递给了一直没有说话的短发女人。

“你要干嘛?”短发女人弄不懂杨云帆这行为,这又跟对方的卜算有什么关系吗?

“不干嘛,麻烦你帮我把这纸条撕成两半。”杨云帆说道。

“撕成两半?”不止短发女人懵逼,胡局长等人也都懵逼了。

把这纸条撕成两半干嘛,就算要撕成两半,你杨云帆自己动手不行么?

不过,胡局长等人都是看着没有说话,要看杨云帆怎么弄。

“你自己撕就是了啊,何必找我呢。”短发女人不知道杨云帆的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不肯配合。

“你想离开这里吗?”杨云帆却是问她。

“把纸条撕成两半,跟我离开不离开这里有什么区别吗?”短发女人问。

“记得我刚才说过我最近迷上了卜算的话吧?”杨云帆问。

“记得啊,怎么了?”

“记得就好,那么你就按照我说的来做,你把这纸条撕成两半,然后我根据你的撕痕就可以算出来,你究竟是被误抓的,还是警方没有错抓你。”杨云帆一本正经说道。

“……”这一下,在场所有人再次愣住了。

这不乱弹琴么,一个人是不是被冤枉的,这种法子怎么可能算的出来!

刘善伟就忍不住开口了:“杨云帆,这里可是警察局,是庄严肃静的地方!”

刘善伟的话是在提醒杨云帆,不要在这个地方胡来。

胡局长的眉头皱了皱,他没有说话,因为他看见神哥的神色很期待。

于是乎,胡局长也是期待着,看杨云帆要怎么弄。

虽然这么搞有点诓骗嫌疑,但审讯可是技术活,就是要跟嫌疑人玩这些。

只要不非法刑讯,不管是套话,还是设计或者什么,只要在不伤害嫌疑人的前提下,能从嫌疑人嘴里得到有用的线索,那就没有问题。

至于东至尊嘛,神色一如既往的精彩。

而范瑶瑶嘛,一副完全提不起兴趣的样子。

这种事儿她已经见过了,见怪不怪了。

“刘善伟先生,要不你来问她?”杨云帆对着刘善伟一摊手。

“咳咳,咳咳……”刘善伟尴尬咳嗽一下,就不说话了。

然后,杨云帆的目光又落在了短发女人的脸庞上:“如果你想要离开这里,那么最好就按照我说的做。”

“我不做,你这根本就是在故弄玄虚!”短发女人一副认为这非常荒谬的样子。

“那你的意思,你就是不想离开这里了哦?”杨云帆故意问。

“哪里啊,我巴不得马上离开这里,可警方不放我走,我也走不掉啊。”短发女人苦笑着。

“那行吧,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也不逼你了。”杨云帆把纸条从短发女人手里拿了回来,然后对胡局长道:“胡局长,这位女士其实是被误抓了,你马上放了她吧。”

什么,马上放了她?

杨云帆这话一出,胡局长几人更加懵逼了。

你杨云帆究竟搞什么飞机啊,一会要让别人撕纸条,一会又说别人是清白的,要放人!

“杨云帆,你凭什么说这位女士是被误抓的?”胡局长一本正经询问着,虽然他对杨云帆抱着不小的期待,但平等教的嫌疑人眼前可就只抓着这么一个呢。

在没有绝对搞清楚她是不是清白之前,那是不能轻易放人的。

“凭什么,不凭什么!”范瑶瑶开口了,“我哥说这个女人是被误抓的,那肯定就没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