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四章 放人/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云帆,你如何看出来这女士是被误抓的?”刘善伟也是忍不住开口了。

如果不是事先知道了杨云帆的身份,多半他会认为杨云帆是在搞什么幺蛾子,瞎扯淡。

而现在,杨云帆的行为根本都没有让他看出来有任何可取之处,也许是自己脑子笨,没有看出来吧。

至于东至尊和神哥两人嘛,都是当着看客,啥也不管的样子。

杨云帆没有回答刘善伟,而是看着胡局长:“胡局长,你弄平等教这个案子多久了?”

“你问这个干嘛?”胡局长不明白杨云帆为什么要这么问。

“很简单,若是让我来弄这个案子,一天就搞定了……”杨云帆的话没有说完,胡局长便是哑然打断了:“杨云帆,你别是跟我开玩笑吧。”

“杨云帆,王道士那个案子你一天之内搞定了,可眼前这个平等教案子可是比王道士那个案子更加棘手呢,你也只用一天?”刘善伟也是一副质疑的语气。

要不是看在杨云帆身份的份上,他也许早就大骂了起来。

一天搞定案子,你比国际刑警还牛啊!

“当然了,前提就是我需要胡局长你配合我。”杨云帆娓娓道,看着胡局长:“你若是不配合我,那么我也就不能给你保证了。

“杨云帆,你先跟我说一下,你凭什么断定这个女士是被误抓的?”胡局长严肃着。

“有些东西是不能讲出来的。”杨云帆摇了下头,看着胡局长:“如果你想要一天搞定这个案子,那么就听我一回,若是不同意的话……”

“杨云帆,你这不是让胡局长难堪么。这案子折腾了这么久,好不容易才抓了一个嫌疑人。现在人还没有审问清楚,你就让放人,也不说原因,这如何让人相信你啊!”刘善伟也开口了。

“既然不相信我的话,那么胡局长!”杨云帆看着胡局长,道:“那么你就继续按照你的方式查这个案子吧,我相信你至少在这个案子上面耗费了三个月时间,你就算再耗费三个月的时间,也许也不会有什么改善。”

“前辈,你怎么看?”胡局长还是有些拿捏不定主意,便是看向神哥。

杨云帆这话有点轻视他的意思,但他也没有发火,毕竟是神哥带来的人。

“我说了,我只是看客,不管。”神哥虽然是个看客,但自然也是没有瞧出杨云帆的葫芦里面卖什么药,于是干脆如是说道。

“我觉得吧,你倒是可以依照杨云帆之言而行。”东至尊对着胡局长开口了。

“这个……”胡局长还是犹豫的很。他知道东至尊的身份,知道此人的话语有份量,但神哥不表态啊。

“局长,你看能不能这样?”刘善伟想到了什么,便是凑到胡局长耳边,小声道:“表面上你先配合杨云帆,把这个女士放了,然后暗地里派人跟踪,一个不对劲,又把人抓回来,这不就行了么。”

“你说的倒轻巧,平等教的高层一个个狡猾的像泥鳅一样。若是放了,搞不好就是泥牛入海,跟踪,你以为有那么简单么。”胡局长说。

“那杨云帆的话也没错啊,若还是按照你以前的方式来办这个案子的话,别说再弄三个月,恐怕三年都不会有什么收获。”刘善伟道,补充着,“想要破获平等教这个案子,也许还真得让杨云帆搞些偏门来弄。毕竟平等教的人反侦察意识很强,对于警方办案这一套太熟悉了,若是换个路子,也许他们就搞不定了。”

“这个嘛……”胡局长又沉吟了一下,然后看着杨云帆:“杨云帆,你真有把握一天就破了这案子!”

看来,尽管胡局长觉得荒谬,但也想要试试了。

“胡局长,你这不是质疑哥的能力嘛!”范瑶瑶就开口了,“你以为我们那店的招牌是白挂的么!”

“杨云帆。”胡局长突然就抬头看着杨云帆。

“胡局长有什么话尽管讲。”杨云帆知道胡局长动摇了。

“如果你不能在一天之内破了这案子,还放走了这个嫌疑人,我跟上面不好交代,到时候,恐怕就要委屈你了。”胡局长说。

“胡局长,你这话什么意思,难不成你还想要把哥抓了么。”范瑶瑶皱眉。

“没事,瑶瑶。”杨云帆拦了范瑶瑶一下,然后看着胡局长:“我若是做不到,任凭你处置。”

“行吧,有你这句话就够了。”胡局长看了神哥一眼,便是点着头了。

这话,表面上他是说给杨云帆听,其实是说给神哥听的。

既然神哥还是不说话,那么他就要试一试了。

虽然刘善伟的建议有点不太可行,但还是试试。

先放人,然后跟踪。

“来人啊。”胡局长就发话了。

“局长,什么吩咐。”那两个审讯的警察闻声而来。

“把手铐打开,把这个女士放了。”胡局长吩咐道。

“什么,局长,放人?”两个警察闻言,顿了一下,然后问胡局长:“局长,你确定了这女人是清白的吗?”

“嗯,确定了,把人放了吧。”胡局长点着头,加重了些语气:“麻烦你替我给抓人的那些人说一下,下次再抓人的时候,看准了再抓,别再搞什么乌龙了。”

“是是!”两名警察知道胡局长这话是有点维护他颜面的意思,连连点着头。

两名警察正要放人,那短发女人却开口了:“胡局长,你们这想抓就抓,想放就放,不给我一个说法吗?”

“你想要什么说法?”胡局长有些意外,这女人刚才那么激烈的争辩说自己是清白的,让放她走。

可现在要放她走了,她不是应该马上表现的千恩万谢么,居然还想要什么说法,难道她是不想走吗?

顿时间,职业的敏感让胡局长嗅到了些不对劲,看来这才是杨云帆让自己放人的真正用意吧。

“当然是道歉了。”短发女人说,神色变得很复杂的样子。

“行啊,道歉没有问题,我马上就给你道歉。”胡局长看着女人的神色,他立刻便是亲自去给女人解开了手铐:“女士,对不起,我对你道歉。”

短发女人的神色变得更加复杂了,她看了胡局长一眼,又看了杨云帆一眼,不确定的语气:“你们确定是要放我走,不担心放错了人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