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七章 再放/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又整了一次,短发女人总算再次又吐了一份新的口供。

口供拿到了胡局长这里,又给杨云帆听了一次。

这让杨云帆再次皱眉,没有想到,这女人居然还不肯全部吐露出来。

真是要钱不要命啊,杨云帆当然知道女人不肯全部吐露的原因,其实就是因为她乃是平等教里面的财务人员,她手里拿着平等教的数亿资金。

她想要把这些资金自己吞了,那所谓的太平星宿当然就要弄死她了。

只是,这个女人的这些隐秘东西,哪怕杨云帆用圣眼看的再清楚,他都不可能自己口述起来。

得让自己这个女人自己说出来,可这个女人不傻,必须得给她弄点厉害的才是。

“胡局长,按照这一次的口供,我还是觉得这个女人没有说完。”杨云帆故作沉吟了一下。

“按照这份口供,她乃是平等教的一个高等教员,她想要叛变,平等教要弄死她,也说得过去呢,你怎么还觉得她没有说实话呢?”胡局长不敢大意。

“胡局长,这个我没法跟你说的太仔细,我就是有个感觉,这个女人不是平等教的高等教员,而是顶尖教员的那种。”杨云帆看着胡局长,“我建议你再给这女人来一次,把她真放出去,让她经历一下死亡的感觉,也许,她就不会再有侥幸了。”

“经历一次死亡的感觉?”胡局长愣了一下,道:“你的意思莫不是放她回去,然后在她的住宅布置天罗地网,等平等教的人来杀她,然后顺势把平等教的杀手一网打尽?”

“不是。”杨云帆摇了摇头,道:“平等教的高层狡猾无比,反侦察意识都那么强烈。如果你在住宅埋伏大量人手,杀手们肯定知晓,而不会现身的。我们的主要目的,还是想要让这个女人感受一下死亡的危机。人,只有在面临这些了,吐露出来的东西才最为可信。”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胡局长点着头,便是拿着对讲机道:“把这个女人放了,不要派人跟踪,也不要派人保护,就算她自己想要死皮赖脸留下来,也要把人毫不客气赶走!”

“胡局长,这女人可是平等教的高等教员呢,这么一条大鱼送到省厅那边去,你也能缓一下了啊……”下面的警员显然不理解。

“执行命令就是。”胡局长不想多说的样子。

“好吧。”下面的警员只好照做了。

“杨云帆,按照你的意思,应该把这个女人晾多久?”胡局长问杨云帆。

虽然胡局长还不知道这个女人为什么不肯全部招供,但他觉得杨云帆的感觉应该是没有错。

这个女人如果不是山穷水尽了,她应该不会跑到警察局来寻求保护。

既然如此的话,把她晾在警察局外面,把她驱赶出去,那么她就能够时时刻刻感到危机。

不需要跟踪她,也不需要保护她。

到时候逼得她把所有秘密都吐出来。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只要她有过激的行为了,应该就可以了。”杨云帆顿了顿。

“你的意思,还是要派人监视一下她吗?”胡局长问。

“不用,她自己会跑回来的,到时候跑回来,就让人把她赶出去,直到她有过激行为。”

“嗯,知道了。”

天色晚了下来,胡局长心情不错:“杨云帆,走,我请你吃饭。”

“行。”杨云帆也没有拒绝。

坐着车出警察局的大门的时候,在街道口,短发女人躲在一个树下,神色那是相当的惶恐,就像是惊弓之鸟。

胡局长等人没有理会,开车到了饭店。

上了一桌子的好菜,胡局长喝了几杯,然后就跟杨云帆吐槽着:“哎呀,这年代,咱们警务人员也不好过啊。经常为了忙案子,冷落了家人。这一次我家那个老太太被平等教给坑去了,我这个当儿子的也有责任啊。”

“胡局长,你放心吧,我哥肯定能把老太太给你找回来的。”范瑶瑶安慰着。

“呵呵,但愿吧。”胡局长苦笑了一下,道:“老太太早年间是过苦日子的人,经常被地主欺压,很痛恨社会的不平等。这个平等教宣扬个什么人人平等,这对老太太简直就是杀手锏啊。”

“我也是日了狗啊。”刘善伟也是骂着,“一个大男人也能怀孕,如此低级的骗术,偏偏能把我老婆给骗了去,我老婆跟着我能把生意做这么大,这说明她没那么好骗啊,平等教这洗脑的手段,当真是厉害啊。”

“何止是厉害,平等教里面的教众,基本上全部都是社会上有些成就的人,手里都有着充裕的资金。这些人,从某种程度上面来说,是精英了。平等教专门发展精英,可见这洗脑手段的厉害啊!”胡局长痛恨着。

“哎,那什么太平星宿真是怀孕了吗,真有医院的报告单子?”范瑶瑶又忍不住了,“如果有照片,如果有报告单子,那这不是就把太平星宿的个人信息披露出来了吗?”

“人家把照片打码了,医院的报告单子,医院名字,病人姓名这些东西都打码了的,人家那么精明,怎么可能犯如此低级的错误。”刘善伟说道。

“难道,真有男人怀孕?”范瑶瑶无语着。

“其实我觉得吧,很有可能这个医院的报告单子是伪造的,毕竟随便给医生塞点钱,弄张报告单子还不是轻而易举。至于太平星宿挺着大肚子的事儿,我看过国外新闻,有人肚子里面长了个大瘤子,让腹部大的像怀孕了的样子,或许这个太平星宿的肚子里面,就长了个大瘤子吧。”刘善伟猜测着。

“这有点扯吧,一个成年人的肚子要是长那么大一个瘤子,恐怕早就挂了。”范瑶瑶想起了什么,便是道:“我记得肝腹水这种症状,也会让人肚子逐渐挺大的,也许这个太平星宿有肝病吧?”

“如果太平星宿真有肝病了,恐怕也病的不轻了,他还捞那么多钱干嘛,没有意义了吧。”东至尊开口了,“我见过不少社会实例,很多人一辈子都拼命的敛财,而在医院得知自己得了绝症之后,都会瞬间大悟,原来赚再多的钱都没有意义。记得顺德那边好像有个新闻,有个很有钱的老板在得知自己得了癌症的瞬间,当场就把身上的数十万元抛洒在医院的走廊上,痛不欲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