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九章 线索/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局长,有收获了,你看。”

警员很快就把视频截图拿给了胡局长,视频截图上面,只见短发女人被赶出了警察局之后,她去一个垃圾桶翻找了一会,就从里面找到了一个包裹,手机和银行卡这些东西都在这个包裹里面。

这期间,她并没有和任何人接触。

“再继续调取前面的监控,看这个包裹是谁提前放进去的。”胡局长立刻又道。

“局长,是这个女人提前放进去的,你看。”警员又调取了监控,上面的确是短发女人自己提前放进去的。

“这就有点耐人寻味了啊。”胡局长沉吟了起来,道:“这个女人这么做究竟是为何呢?”

“局长,又有了新发现。”有警员又报告了:“死者藏匿包裹的垃圾桶被改装过,里面有暗层。”

胡局长等人走到垃圾桶旁边一看,果然是被改装了。

又有一个包裹,从暗层里面发现了。

这个包裹打开之后,里面是一个地址,还有一串钥匙。

“走,咱们现在就去这个地址,上面肯定有发现。”胡局长意识到这个线索的重要性,便是亲自带着人出发。

“胡局长,你觉得这个地址会有什么收获?”刘善伟很有些激动看着胡局长,“会不会是平等教的老巢?”

“老巢的可能性估计不大,可能是死者在这里放置了非常重要的线索吧。”胡局长沉吟着。

“会是怎样的线索呢?”刘善伟问。

“这个我暂时不清楚,要到了才知道。”胡局长话虽然是这么说,但人还是非常激动的。

途中,有警员又给胡局长打了电话,胡局长接听了之后,便是看着杨云帆:“杨云帆,银行卡的信息出来了,户名叫张秀芝,和死者两次给我们提供的名字不一样,也许这就是她的真名了。”

“银行卡里面有多少钱呢?”范瑶瑶忍不住问。

“不多,也就三千多块钱。”胡局长很有些狐疑,这个张秀芝极有可能就是平等教的高等会员,卡里怎么可能只有这么一点钱。

“也许她是为了防止将来帐号被冻结,所以不把钱放卡里吧。”范瑶瑶猜测着。

“如果按照这样一说的话,难道她提供的这个地址就是她放现金的地方吗?”刘善伟忍不住说道。

“极有可能,我们抓过不少犯罪份子,都是采取这样的手段放置现金。”胡局长的语气变得更加的期待了。

放置现金的地方,说不定就留有平等教的高层资料。

地方到了,这是一个看上去非常普通的平房。

这一片区域,也全部都是这种平房。

所以,张秀芝这房子一点都不显眼。

胡局长拿着张秀芝留下来的钥匙,非常顺利就打开了房门。

找到了灯的开关,打开之后,屋内一切看上去都很正常。

桌椅家具,冰箱电视,每样东西都是正常人家拥有的,牌子也没显得多么贵重。

胡局长让警员在几个屋子找了一圈,根本都没有找着现金。不过,最后却是在厨房的灶台旁边发现了一个地窖。

地窖口子一打开,手电光亮一照,在场的警察神色便是凝重肃穆了起来。

“局长,钱,地窖里面全部都是钱。”警员们激动的喊。

胡局长接过手电一照,也是忍不住心中的激动:“给我照着,我要亲自下去看看。”

“局长,你小心点。”警员们搀扶着。

“杨云帆,你也下来看看吧。”胡局长进去了,但下面喊。

“好。”杨云帆下去之后,手电光亮所照之处,让杨云帆瞠目结舌。

以前,杨云帆只在新闻里面看过,有贪官被抄家了,那现金要用卡车来拉。

而眼前的地窖,整整齐齐的摆满了现金,全部都是一百元的金额,被捆扎的好好的。

粗略一看,怎么也有个三五亿。

看来,张秀芝私吞平等教的钱,都在这里了。

换做是任何人,为了这么多钱,不惜铤而走险,张秀芝几次说谎也是情理之中了。

“很显然啊,杨云帆你的直觉没有错,这么多钱,只有平等教的顶尖会员才有。”胡局长面色激动道。

“来人啊,把这些钱全部搬出去,还有屋里屋外给我仔细搜索,连一个耗子洞都不要放过,一定要找着张秀芝留下来的平等教的资料信息。”胡局长连忙就命令了。

警员们立刻热火朝天的开干了,每个人都干劲十足,这次大案一破,每个人的压力就可以松缓一下子了。

“杨云帆,你可真是令我佩服的很啊。随便一弄,平等教里面这么大一条鱼就被挖了出来。”刘善伟满脸恭维。

“这都是小意思了。”范瑶瑶接过刘善伟的话茬。

“那是,那是。”刘善伟连连点着头。

“现在还不是乐观的时候呢。”东至尊却是开口了。

“怎么不乐观了?”刘善伟看着东至尊。

“这不明摆着的吗,虽然找到了张秀芝的钱,但还并没有一个警察找着任何和平等教有关的东西呢。”东至尊说道。

“这……”刘善伟愣了一下,心中一个咯噔。

是啊,光顾着高兴这茬了,忘记了平等教的相关证据关联。

一干警察忙活了两个小时,屋里屋外所有的角落,甚至连捆扎好的现金都检查了,却根本都没有找着张秀芝遗留下来的关于平等教的信息,这让所有人的心头又罩上了一层郁闷。

“杨云帆,除了钱之外,什么都没有找着呢。”胡局长又把希望的目光投向了杨云帆。

“呵呵。”杨云帆就笑了笑,见着时机差不多了,便是故作道:“我突然好像明白了什么。”

“你明白了什么?”胡局长被杨云帆笑的有些莫名其妙。

“我好像明白张秀芝跟我们玩的文字游戏。”杨云帆回答道,其实,之前圣眼看出来这个短发女人也不叫张秀芝,只不过之前没有时机披露她的身份。

“文字游戏?”胡局长和刘善伟两人闻言,面面相觑,什么时候张秀芝和他们玩蚊子游戏了。

“其实,她已经告诉了我们一个非常清晰的地址和人名了。”一直没有说话的神哥开口了。

“什么地址和人名?”胡局长等人连忙看向神哥。

“一个有重大收获的地址和人名。”神哥说完,看着胡局长:“胡局长,你想想看,张秀芝之前两次口供,她都说她叫什么名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