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三章 占地多/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行,不行,不行,这绝对是不行的事儿!”李村长连连摆着手,态度严肃的很:“这个张秀芝是个大好人,老天无眼,让她年纪轻轻就遭到奸人下毒陷害。她生前死的可惜,死了之后,就应该让她安息,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若再去惊扰她,这绝对不行的。”

“李村长,你好歹也是一个党员,怎么连这点觉悟都没有,我们这还是为了查案啊……”梅所长说。

“当初张秀芝下葬的时候,整个乡里上千人相送,大家都看过了她的仪容,亲自看见她的尸体被装殓的,亲眼看着下葬的,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猫腻不成?”李村长反问道。

“这个……”梅所长就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便是把目光看向胡局长和崔局长。

这胡局长和崔局长两人自然也知道不好办,便是又把目光投向了杨云帆。

“这样吧,我们去她的坟前看看,这总行吧?”杨云帆顿了一下说道。

眼前这状况,是不能再跟张秀芝的家里人商议了,多半对方也不会答应。

只有先到了那地方,用圣眼往坟墓里面一瞧。

若是里面有猫腻,那么无论如何,当场就挖开,到时候拿着证据,晾村民们也没有什么话说。

若是里面没有猫腻,那自然就不用动了。

“只是看看?”李村长把目光投向了杨云帆,虽然梅所长没有跟他介绍杨云帆,但他看两位局长都在杨云帆面前有些为首是瞻的样子,便是觉得这个年轻人不简单。

“嗯,只是看看。”杨云帆点着头。

“只要你不动张秀芝的坟墓,看看是可以的,我给你们带路吧。”李村长点着头。

“那走吧,咱们去看看。”胡局长杨云帆等人便是跟随。

不过幸好是晚上了,警车来的时候,也没有开警灯和拉警报,倒是没有惊动村里人。

那坟墓的位置在后山,这里村民看不见的。

“杨云帆,咱们真只是去看看坟墓吗?”走在杨云帆身边,胡局长压低声音问。

“先看看再说。”杨云帆知道胡局长心里想什么。

“你的意思,还是要动坟吗?”崔局长问。

“先看看再说。”杨云帆还是这样的回答。

胡局长和崔局长面面相觑,就没有再问了。

至于东至尊神哥等人,眉头虽然皱着,但还是就跟着不说话。

倒是刘善伟的神色变得有点闷了。

众人来到了这张秀芝的坟墓,好家伙,这坟墓修的那叫一个华丽。

占地差不多有一百个平方了,四周用精致的围墙围了起来。

为什么要用精致这个词呢,这是因为围墙并不是普通的围墙,都是上好的石料,刻着美丽的花纹图案。

围墙里面种着树木花草,花草树木拱卫着中间的巨大坟墓。

为什么要用巨大坟墓,因为这个坟墓真的很大,说里面有个三室一厅,也不为过。

坟墓的正面立了一块青石碑,上面刻着张秀芝的名讳生辰等。

青石碑的面前,摆满了鲜花和各种祭品,旁边的石坑之中,满是新燃过纸钱的痕迹。

看着这个巨大的坟墓,胡局长和崔局长等人均是瞬间眉头一皱,为什么国家要提倡火化,就是因为这土葬占用土地太多。

眼前这张秀芝的坟墓占地这么广,似乎和她生前做好事的风格有点相冲啊。

看出来来人的疑惑,李村长连忙解释道:“这都是被张秀芝帮过的人大家集资给修的,不是他们家里人弄的。”

胡局长和崔局长没有说话,而是把目光投向了杨云帆。

不止胡局长和崔局长这般,东至尊神哥范瑶瑶等人也都是把目光投向杨云帆。

张秀芝的坟墓已经就在眼前了,杨云帆你说来看看,现在大家都等着你给一个看的结果了。

杨云帆围绕着这个坟墓绕着看,心中暗暗使用了一次圣眼,这坟墓里面,果然有玄机。

杨云帆围着绕了一圈,然后就站在了青石碑的面前,故意看了很久不说话。

终于,李村长按捺不住了,便是询问道:“小伙子,你看出了什么吗?”

“李村长,这个张秀芝的家里还有些什么人?”杨云帆扭头问。

“他就还有一个丈夫,上面一个对父母,没有儿女。”李村长回答道。

“他丈夫有没有续弦?”

“没有,这两年了,不知道多少媒婆给她丈夫说媒,但这个男人都不同意,是个用情至深的汉子,他现在就一门心思扑在了酒厂上。”李村长回答道。

“张秀芝的父母平日里在做什么?”杨云帆又问。

“人老了,还能做什么,平日里下地种点菜,要么就待家里看电视晒太阳。”李村长回答着。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张秀芝的父母基本上每天都会来这里一趟吧。”杨云帆故作深沉着。

“你怎么知道?”李村长狐疑一愣。

“你就说是不是吧?”杨云帆没有回答。

“是的,没错,这对老人何止每天来一趟,而是早晚都来一趟,不管是春夏,还是秋冬,不管是酷暑,还是下雨,从来都不曾间断过。这两个老人也是太可怜了,他们忘不掉自己死去的孩子。”李村长点着头,言语之中充满了同情。

“李村长,难道你就没有觉得不正常吗?”杨云帆反问。

“不正常,哪里不正常了?”李村长懵逼看着杨云帆,人非草木,岂能无情,更何况还是自己的亲生孩子,天天来看,有什么不对劲的,

“如果这个张秀芝才死没多久,她的父母每天来看几次,倒也说得过去。可现在人都死了两年了,却还每天跑两趟,寒来暑往,从来不曾间断,难道你们就没有觉得这可能有问题吗?”杨云帆质疑说。

“小伙子,你要这么说的话,那我可要生气了!”李村长的脸色就有些不好看了,他语气加重:“白发人送黑发人,这是多么悲哀的一件事情。人老了,就靠着些回忆活着,这张秀芝的父母忘不了自己的孩子,这太正常不过了,为什么落入你眼里,就不正常了?小伙子,我不管你是谁,你马上给我走!”

说完李村长也不给梅所长面子了:“梅所长,张秀芝在我们这些村民的眼里,那是天大的好人。我们村能有今天,张秀芝功不可没。你也别怪我不给你面子,我和乡里的人,都不允许任何人质疑张秀芝一家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