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四章 没有死/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李村长为了张秀芝如此不客气起来,梅所长连忙就安慰着:“李村长,别生气,你别生气。”

“杨云帆,你看出了什么来?”崔局长虽然觉得杨云帆说张秀芝的父母两年来不间断还自己的孩子不正常似乎有点道理,但这仅仅只是怀疑,不能说明什么。

杨云帆没有回答崔局长,而是看着李村长:“李村长,你先别生气,我知道你们都非常爱戴张秀芝,但有些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你什么意思?”李村长一听,神色又更加不好了些。

“我这样问你吧,张秀芝的父母每天都跑两趟,从不间断,是不是?”杨云帆耐住性子。

“明知故问。”李村长没好气。

“那么我请问李村长,张秀芝的父母这些日子以来,脸上是不是笑容越来越多了,悲伤越来越少了?”杨云帆立刻问。

“这……”李村长一顿,然后神色有些惊异,“没错,这些日子以来,这两个老人脸上的笑容的确是越来越多了。”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们两个老人在看了张秀芝的坟墓回来,很多时候都是有说有笑的,对不对?”杨云帆又问。

“这……”李村长又愣了一下,点着头:“没错,小伙子,你说的没错,的确是有这样的情况。”

“那你们就没有怀疑过?”

“怀疑什么,也许两年时间来,这两个老人看开了想通了……”李村长辩解着。

“如果是看开了,想通了,那么为什么还要每天早晚各跑一趟?”杨云帆打断李村长。

“也许是他们已经养成了这样的生活习惯了呢。”李村长想了想说道。

“每天早晚往坟墓跑一次,从来不间断,回来的时候还有说有笑,你不觉得这样的生活习惯也太有点不正常了吧。”杨云帆质疑。

“小伙子,你究竟想要说什么?”李村长说不过杨云帆,便是有些老羞成怒。

“我想要说的是,张秀芝根本就没有死。”杨云帆语出惊人。

什么,张秀芝没有死!

杨云帆这话一出,在场所有人无不惊讶。

你杨云帆在人家张秀芝的坟墓旁边绕了一圈,然后就知道张秀芝没死,你难道有透视眼,看出坟墓里面躺着的张秀芝又活过来了吗?

就算张秀芝在坟墓里面又活过来了,这两年不吃不喝也早就饿死了。

“小伙子,你休要胡说八道!”李村长一听,人就暴跳了起来:“当初上千人亲眼看着张秀芝的尸体装殓,亲眼见着下葬的,人怎么可能……”

“我知道你不相信,不着急,我能给你拿出证据来的。”杨云帆说了一句,然后扭头看着梅所长:“梅所长,恐怕得幸苦你一趟了?”

“你要我怎么做?”梅所长看着杨云帆。

“去张秀芝的家里把他的父母带过来,如果她的丈夫也在的话,一并带过来。”杨云帆说道。

“把人带过来做什么……”梅所长话没有说完,崔局长便是命令道:“照做吧。”

“好吧。”梅所长只好压下心中的狐疑,正要去。

“如果可以,把全村的村民也叫过来。”杨云帆补充一句。

“嗯。”梅所长立刻去了。

“小伙子,你究竟想要整什么?”见着杨云帆让把村里人包括张秀芝的家人都弄过来,李村长吃不准。

“不做什么,只是想要揭穿张秀芝骗人的把戏罢了。”杨云帆随口说道。

“什么,张秀芝骗人?”李村长一愣,再次暴怒了:“她哪里骗人了,她带领村民致富,村民家里都是财源进账,不是钱出去,她骗我们什么了。”

不理会李村长的愤怒,杨云帆扭头看着崔局长:“崔局长,动手吧。”

“动手,做什么?”崔局长懵逼看着杨云帆,“你别是让我现在就命令人挖坟吧?”

“没错,现在就挖坟!”杨云帆点着头。

“杨云帆,你开什么玩笑,你难道没看见张秀芝威望这么高,你挖了人家的坟,村民过来了,还不炸了?”崔局长大吃一惊。

“杨云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啊。”胡局长也是神色凝重无比,虽然他站在旁边看了半天,但一直都是杨云帆在狐疑张秀芝的父母,其他的并没有什么啊。

事情不整明白就挖坟,搞不好是会出大事啊。

“张秀芝死没死,这坟墓一挖开,就明了。”杨云帆说道。

“人家李村长都说了,上千人亲眼看见装殓下葬的呢。”刘善伟小声道。

“亲眼看见的东西,就一定是事实吗?”杨云帆质疑着,道:“只要挖开了这坟墓,真相自然就揭晓了。”

“两位局长,你们还犹豫什么,赶紧挖吧。”范瑶瑶才不想那么多,催促着,“等村民来了,想挖都挖不了了。李村长一个人,暂时还不能阻止我们的。”

“神哥,你看呢。”胡局长当然是不敢轻举妄动的,便是扭头看着神哥。

“我只是带了眼睛和耳朵。”神哥神色严肃,不敢轻易评断。

这个杨云帆,胆子太大了点,搞不好要捅破了天,走都走不了。

“两位局长,你想一下平等教的危害吧。”看着胡局长和崔局长两人下不了决心,杨云帆也知道他们在顾虑什么,便是提到了平等教:“平等教这么大的社会毒瘤,危害了这么多年,今日难道你们就要放弃到手的线索吗?你们甘心吗?”

“我们当然不甘心。”胡局长和崔局长两人面面相觑,把目光凝视在杨云帆脸上:“杨云帆,这事儿你有多大把握?”

“你们想想,我难道想被村民们打死吗?”杨云帆一本正经说道:“我犯不着把自己的性命也搭进来,对不对?”

胡局长和崔局长两人听杨云帆这么一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还是下不了决心的样子。

“难怪这平等教的案子到了现在都破不了,你们这些局长做事这么畏首畏脚的!”见着胡局长和崔局长两人很犹豫的样子,范瑶瑶就故作刺激道,“照着你们这样小心,什么都怕的样子,这平等教的案子,怕是没法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