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六章 把柄/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张秀芝的父母仓惶逃窜,车子栽入了水库,民警只打捞上来两具冰冷的尸体……

在村民的众目睽睽之下,坟墓被彻底挖开了。

好家伙,这坟墓下面,还真是三室一厅啊,洗手间,客厅,卧室都有。

客厅里面摆放着电视机电脑,厨房里面放置着冰箱,各种现代化设备齐全的很。

而且,民警们还在里面找到了巨额的资金,一箱子一箱子抬出来,把在场的村民都吓着了。

这张秀芝夫妇俩审都没审问,便是全部交代了。

原来他们的酒厂只是一个幌子,一个帮忙给平等教洗钱的幌子。

这些钱,都是平等教转移到这里的黑钱,通过他们给洗白。

至于张秀芝为什么被人下毒的原因,这是因为需要有个地方放置巨额资金,所以才让张秀芝假死。

至于法医解剖尸体鉴证毒素什么的,都是张秀芝的丈夫故意散播出来的谣言,为了渲染张秀芝之死的可怜,好蒙混乡里。

不过,张秀芝带领村民致富,这倒是真的。

而张秀芝夫妇俩开酒厂,其实也没有亏,还有小赚。

按理说,他们怎么走上帮平等教洗钱的道路,其实这也是受到了平等教的威胁。

他们不是没有孩子,他们的孩子一生下来,就存在着先天性缺陷,需要巨额的费用,所以他们把孩子遗弃了。

平等教不知道怎么就知道这个了,便是以此要挟,再加上平等教洗脑手段,张秀芝夫妇便是上了贼船。

而那短发女人是什么身份,张秀芝夫妇俩竟然不知道,对于平等教里面的讯息,他们也知道很少,他们只是一个小小洗钱的分支,只负责洗钱,其他不接触。

这么一来,杨云帆又得用其他方式来披露短发女人手里的东西了。

这时候,胡局长等人才彻底的明白了。

为什么平等教的洗脑手段那么厉害,其实多半是建立在拿捏到受害人的把柄,然后以此胁迫的。

不管是刘善伟的老婆,还是胡局长家的老太太,必然都被平等教拿捏了把柄,不得不上贼船。

“真是令人唏嘘啊,曾经的大善人,一遭沦落为社会骗子,这个平等教真是害人不浅啊!”一行人在梅所长的办公室开着小会,梅所长唏嘘着。

“是啊,虽然张秀芝夫妇遗弃了自己的孩子,但后面带领村民致富,是在为社会做贡献。他们夫妇俩有这个心,法律也会开恩的。哪想到,平等教却把他们拉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李村长也是叹息着,这一幕现在想起来,简直就像是一场梦。

“行了,李村长,你回去跟村民做一下思想工作。”梅所长看着李村长:“张秀芝虽然是帮忙洗钱了,但她毕竟还是带领乡亲们致富了,你把她的名声还是挽一下。将来他们夫妇二人出狱了,也不至于被排斥。”

“本村的村民基本上都受过张秀芝的恩惠,他们的思想工作倒是好做,只是其他村不好弄啊。”李村长皱着眉,“何况张秀芝的坟墓被挖开了,这茬也不是一下子就能修复了,这肯定是瞒不住的。”

“你连夜跟村民开会,你自己研究一个方案吧,我这里就不招呼你了。”梅所长说。

“那,那好吧。”李村长只好站起来告辞。

“小伙子,你真是这个!”李村长走过杨云帆身边的时候,他给杨云帆竖了一根大拇指,这是对杨云帆的赞同了。

真是厉害啊,仅仅只是凭着张秀芝父母的不正常,就判断张秀芝没有死,还真弄对了。

李村长走了,然后梅所长便是言归正传了,看着杨云帆,语气显得恭敬无比:“张秀芝夫妇俩只负责洗钱却没有提及到平等教其他事儿,其他的高等成员资料,咱们接下来怎么弄?”

“是啊,杨云帆,这钱都是张秀芝的父母和平等教的人接头弄的,现在这两个人死了,相当于线索又断了啊。”刘善伟也是皱着眉头。

“还有啊,这张秀芝的事儿一发,和她父母接头的平等教人员肯定会听到风声,或许从此就销声匿迹,再也不会露面了啊。”梅所长又补充道。

“张秀芝父母是死了,但他们两人不是还参与洗钱嘛,咱们就从这洗钱入手呗。”杨云帆还没有开口,范瑶瑶就轻描淡写说道,“他们不是还留下了一个酒厂嘛,把酒厂的账目往来仔细一查,专门找大帐,肯定就有收获的。”

“对对对,还是这位姑娘说的对!”梅所长一拍脑门,醒悟说道。

“杨云帆,你看呢?”范瑶瑶的话让胡局长和崔局长两人有种拨云见日的感觉,但两人还是觉得要征求一下杨云帆的意见。

“瑶瑶的建议不错,不过还要把酒厂所以的员工都问话一遍,尤其是参与账目上的财务人员。然后跟张秀芝夫妇俩的口供对一下。”杨云帆点着头,补充道,“那张秀芝父母家里,还是要好好搜一下,看能不能有更多的线索收获。”

“嗯,好的。”杨云帆这一开口,崔局长便是点着头,看着梅所长:“梅所长,你对本地情况比较熟悉,酒厂的事儿你去弄。他家里,你也好好派人搜一下。”

“嗯,我这就派人去弄,你们先休息一下。”梅所长点着头,人就麻溜出去了。

“杨云帆,梅所长去忙活那些了,我们需要做点什么?”胡局长和崔局长两人看着杨云帆,仅仅依靠这些,还不足以撼动平等教。

他们两人可不认为,杨云帆的动作仅仅只是如此。

“呵呵。”杨云帆笑了笑,道:“咱们去查一下,当年张秀芝生产的那家医院,给她接生的医生是谁。”

杨云帆这么一开口,胡局长和崔局长二人顿时间就是眼睛一亮,面带喜色。

对呀,他们怎么把这个重要的线索给忘记了呢。

张秀芝遗弃了自己的孩子,这事儿肯定会做的非常的隐秘。

而给张秀芝接生的医生,见着张秀芝的孩子没有了,必然猜得出来结果。

也许,这个张秀芝的接生医生,现在就正是平等教之中的高等成员,是这个医生拉了张秀芝夫妇两人上了贼船。

“走,咱们马上出发吧,别让这个人跑了。”刘善伟迫不及待的样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