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章 抢救/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崔局长刚刚留下李艳艳,后者也答应的时候,崔局长的电话响了,来电显示是梅所长。

看来,应该是梅所长那边有了什么收获吧。

于是乎,当着李艳艳的面,崔局长故意没有避嫌,而是直接按下了接听键。

“梅所长,你那边是不是有收获了?”一接通,崔局长就直接问。

……

“这样啊,我都知道了,那你对酒厂的那些员工进一步进行摸查吧。”崔局长说完这句话就挂了。

这期间,李艳艳的神色一点都没有半点异象。

不过,崔局长还是特意问了李艳艳一句:“李医生,你对张秀芝真的没有做什么吗?”

“崔局长你如果有证据的话,就请用证据来说话,否则的话,还是不要质疑李某的职业操守。”李艳艳再次显得不满。

“那行吧,你就再等一下吧。”看着李艳艳这滴水不漏的样子,崔局长站了起来,看着杨云帆:“咱们到胡局长那边看看去?”

“走吧。”杨云帆点着头,他知道崔局长什么意思。

刚才他接电话的时候,以为梅所长那边会有什么收获,于是崔局长故意当着李艳艳的面接电话,看能不能对李艳艳造成些压力,让她露出些破绽。

结果梅所长那边没什么收获,崔局长只好不动声色,等走出了李艳艳的办公室之后,再跟自己商议这事儿。

“杨云帆,梅所长那边说他那边的情况和咱们之前预料的一样,酒厂的情况和张秀芝夫妇的口供一样,没多少价值。”一出李艳艳的办公室,崔局长便是对杨云帆说道。

“意料之中的事儿。”范瑶瑶开口了,念叨着:“这个李艳艳一点异常都没有,还真是让人想不到呢。”

“或许,她本来就是清白的吧。”崔局长叹了口气。

“崔局长,你说这话,你自己相信不?”刘善伟插嘴了。

“我的直觉不相信。”崔局长实话实说,然后道:“罢了,我们还是去胡局长那边看看吧,这么久了,他都没有消息传递过来,兴许是有什么收获了吧。”

崔局长等人来到了黄院长的办公室,结果发现这里只有黄院长一个人,胡局长等人都不见了。也没有看见那个所谓的老何。

“黄院长,胡局长他们人呢?”崔局长皱眉问,难道是胡局长离开了?

不可能,胡局长要是离开了,怎么可能一点招呼都不打。

而且,胡局长就算是要离开,没有时间打招呼,但打个电话不行吗?

“他们在抢救室那边侯着呢。”黄院长的脸色很不好。

抢救室?

杨云帆崔局长几人面面相觑,一阵惊喜的同时,也是带着疑惑和担心。

既然是有人进了抢救室,那么就说明案情多半有了进展。

可又担心,这万一进去的人是那个所谓的老何,然后老何没有被抢救过来的话,那这线索不是又断了吗?

结果,越是担心什么,偏偏就越来什么,黄院长回答道:“老何一直都有高血压,胡局长才问了他几句话,结果他就血压犯了,人很快进入了休克。”

“胡局长问了他些什么?”崔局长神色不好问。

“也没问什么啊,就是先随便问了一下他的情况,然后便是提到了平等教,结果老何就气着了,血压就犯了。”黄院长回答着。

“莫非是胡局长问话的语气方式不对,刺激了老何?”刘善伟纳闷着。

“没有啊,我当时在场呢,崔局长就是很正常的语气提到了平等教,都没有把这个平等教往老何的身上提,结果老何就气着了,这也真是奇怪。”黄院长纳闷着。

“走,去抢救室那边看看去。”崔局长当即就没有再说什么了,很明显,老何这里肯定就重大突破口。

只是崔局长很奇怪,胡局长为什么不跟自己提醒一下呢。

一干人来到了抢救室门口,胡局长等人果然在这边心急如焚的等着。

见着杨云帆等人过来,胡局长便是连忙问道:“那个李医生有什么进展吗?”

“没有,什么进展都没有。”崔局长摇着头,立刻问:“你这边呢?”

“黄院长应该都给你说了吧,这个老何一听到平等教,人就进去了。”胡局长很是无奈一指抢救室。

“可你为什么不给我说一下呢?”崔局长狐疑着。

“我不是怕打扰你询问李艳艳嘛,万一你在李艳艳那边有个什么重大突破,贸然打扰了,也不好啊。”胡局长解释着。

“哦,原来是这样啊。”崔局长释然着。

“按照现在的情况,你觉得老何有没有可能救得过来?”崔局长问。

“这个不好说啊。”胡局长眉头紧锁着,“听那个黄院长说,老何平日里很少犯高血压,今天犯的这么厉害,不好说。”

“那你有没有马上派人去老何的宿舍寻找一下?”崔局长连忙问。

“有,我已经派人去了,现在还没有回复过来,应该是还没有什么收获。”胡局长点着头。

“那么这个老何的儿女呢,联系了吗?”崔局长又问。

“还没有。”胡局长摇着头,解释道:“老何一听我提到了平等教,马上就气的犯病了,于是我判断,老何的子女之中可能就有平等教的成员,我没敢打草惊蛇。”

“对,你没有贸然联系是对的。”崔局长立刻点着头,补充着:“黄院长不是说老何结婚三次么,前两次都是丧偶,现在一个人生活,那么老何的第三任妻子哪去了?现在想想,很有可能老何的第三任妻子,就被平等教发展了去?”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老何为什么不报警?”范瑶瑶质疑着。

“这些问题,恐怕只有等老何醒了才能弄明白了。”胡局长有些无奈着,然后看着杨云帆:“杨云帆,咱们接下来怎么做,是用别的理由联系老何的家人过来,然后全部控制住,一个个的审问,还是……”

“如果没有证据,贸然审问的话,是不会有什么收获的。”杨云帆摇了摇头,道:“平等教的成员如此狡猾,人家肯定把警方这套审问手续对付的炉火纯青。”

“那咱们总不能待在这里什么都不做吧?”崔局长说,“也不知道老何多久能被抢救过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