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章 奇葩二叔/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云帆跟着周明浏走到了目的一个村子,这个村子和之前那些村子没什么两样。

如果真要说出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这个村子似乎显得更加的荒凉。

房子更加破旧,田地里面的草长的更高更长。

而且,这里还真有人住在山洞里面。

周明浏带着杨云帆所到的这个地方,便是这个山洞。

这个山洞早年间据说是用来躲避抓壮丁偷挖的山洞,每当抓丁的人来了之后,村里的青年壮汉就会带着干粮和水藏入这个山洞。

等到抓丁的人离开了,藏入洞里的青年壮汉才会小心翼翼的出来。

这么多年过去了,由于水土流失的厉害,当年那隐秘的洞口,现在变得门户洞开,一目了然。

“二叔,我回来了。”周明浏一副自来熟的样子,直接就踏入了山洞。

杨云帆看着这洞口有些摇摇欲坠的样子,生怕一走进去,这洞就塌了。

所以,杨云帆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跟着走进去了。

一进入洞中,只见里面点着盏煤油灯,光线异常的昏暗,洞里充斥着臭脚丫和尿臭,熏的杨云帆都睁不开眼睛了。

屋内也没什么像样的家具,什么东西都是破破烂烂的。

桌子少了条腿,椅子用砖块垫着,棉絮黑乎乎的像发了霉……

这环境,简直比渣滓洞的条件还要寒碜。

不得不让人震惊,居然还有人穷到了这份上。

而且,穷到了这份上,被生活逼到了这份上,居然还不思进取,真是奇葩了。

这奇葩的主人看上去五十岁的样子,穿着又破又烂,满脸胡子不修,邋遢无比。

瞪着一双贼眉鼠眼,打量着杨云帆和周明浏。

“周小子,你爸死的时候你都不回来,今天突然回来干球啊!”周明浏的二叔语气非常冷淡,带着些驱逐的语气,“你要是没什么事情的话,你也看见了,我这条件没法招待你。”

杨云帆一听,有些心酸。

看来周明浏的卧底工作很辛苦啊,父亲死的时候都不能回家,现在被一帮子亲戚误解。

“我不是都说了么,我爸死的时候我在监狱里面,我脱不开身,我总不能逃狱回来吧。”周明浏一副吊儿郎当的语气,好像对于这事儿根本都不上心一样。

但杨云帆感觉的出来,周明浏是装出来的,哪有人会这般无视亲情。

明明是卧底,却跟亲人说是坐牢,周明浏的压力可想而知。

“周小子,我说你呀,从小就调皮捣蛋,我就跟你爸说了,若是不把你好好管管,你家就是在给监狱培养种子。当时你爸还把我臭骂了一顿,现在怎样吧。你进监狱了,你爸死的时候,都没能见你一面……”周明浏的二叔呵斥话没有说完。

周明浏便是打断了:“二叔,过去的事情就不提了,我今天来找你呢,是跟你谈点事情的。”

“有话说,有屁放!”周明浏的二叔语气仍然冷淡,“你就是一个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人。”

“你扮穷住进这山洞这些年了,国家政府给你修房子的事儿定下来了吗……”周明浏的话没有说完,他的二叔便是一瞪眼打断了:“臭小子,你特么胡说八道什么,没看见我穷的当山顶洞人了,我还需要扮吗?”

“二叔,话这么说就没意思了,我是谁呀,我是你侄子呢,别人不了解你,难道我还不了解你吗?”周明浏却是直接揭穿的语气:“你直接回答我吧,国家要不要给你修房子?”

“贫困户那么多,你以为房子那么好弄么。”周明浏的二叔明显有些底气不足了。

“不会吧,二叔,你可别跟我打马虎眼啊。”周明浏哪里肯信,“你都在这山洞猫了三年了,连根房子毛都没有……”

“真没有?”周明浏质疑。

“你进村的时候不都是看着了嘛,咱们这村一个新房子都没有呢。”周明浏的二叔指着道。

“既然这样的话,那倒是有点遗憾了。”周明浏故作道。

“遗憾什么?”周明浏的二叔问。

“我这些年来一直都没有住过像样的房子,若是你有了新房,我……”周明浏话没有说完,他二叔就不客气打断了:“你拉倒吧,我可不会让你住进我的房子……”

“二叔,你这样就过分了吧,我现在举目无亲,村子里面就只有你这么一个亲人了,我好歹过来投靠你,你这般态度让我很寒心啊。”周明浏不要脸说道。

“周小子,不是二叔过分,实在是二叔这条件有限啊,你也看见了,二叔现在还窝山洞呢。”周明浏的二叔不为所动。

“行吧,行吧,行吧,考虑到二叔你也不容易,那我也就不想给你添麻烦了。”周明浏摆了摆手,话锋一转:“你给我拿两万块钱,我马上就走。”

“两万块钱,你怎么不去抢啊!”周明浏的二叔一听,立刻就跳起来了。

“二叔,咱们都是明白人,你何必跟我这么演戏呢。”周明浏不为所动,指了指一直当看客没有说话的杨云帆,道:“看见了没,这是我的债主,跟着我回来要钱的。”

“你自己惹的事自己弄,可别赖上我,走走走,赶紧给我出去!”周明浏的二叔就是奇怪呢,这个杨云帆一进门虽然一句话没有说,但却有些来者不善,原来是这般。

“不行啊,二叔,人家可说了,若是不见着钱,恐怕……恐怕你就要给我收尸了啊。”周明浏不肯走。

“收尸就收尸吧,这个累我受了。”周明浏的二叔居然这样说。

“二叔,你求着你呢,你居然这么狠心,那你也别怪我了。”周明浏的面色一变。

“你要干嘛?”周明浏的二叔如临大敌的样子。

“不干嘛,既然你不认我这个侄子,你要见死不救,那么我也只要把你还有十八万元的存款捅出去了,到时候,我看你还能不能骗到国家的房子……”周明浏的话没有说完。

周明浏的二叔顿时间就呆若木鸡了,半响之后,他眨巴着眼:“你咋知道我还有十八万元的存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