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二章 芸芸/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出周明浏的所料,杨云帆和他来到他的相好家门口的时候,对方的大门紧闭着,两条大狼狗的狗绳子没有系上,两条大狗就在院子里面晃荡。

只要周明浏意图闯入大门,那么这两条大狼狗就会狠狠的招呼他。

不过,周明浏这相好的家庭条件还不错,修着两层的小楼房,看上去家境殷实,和左邻右舍那寒酸房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芸芸,我对你的心一直都没有改变,求求你给我个机会啊。”

“芸芸,你不要对我这么狠心,我现在已经改邪归正了,难道你就真的愿意忘记我吗?”

“芸芸,你别忘记了,我当初是因为你还进的监狱,这是你欠我的。”

……

周明浏俨然一副情种的样子,对着二楼那紧闭的窗户表白。

可惜,那紧闭的窗户始终没有开启,回应他的只有院子里面两条来回晃悠大狼狗的嚎叫。

杨云帆站在一边,看着这一幕一言不发。

四周看热闹的村民越来越多,议论纷纷。

“据说当初芸芸被两个流氓欺负,是周明浏救了她,真是没有想到,芸芸家现在居然这般狠心。”

“也不能说是芸芸家绝情吧,周明浏的二叔不是把消息都传出来了么,那个站在他身边的青年,就是他的债主,这周明浏在外面欠了钱,现在跑回来借钱的。他二叔那里一分钱没有借到,于是这周明浏就把主意打到了芸芸家这边。你说说看,十几万元,换做是你,你会开门吗?”

“也是,十几万元,这不是小数目了。”

“不过,这周明浏也真是自找的吧,居然借了这么多钱,当初为什么就不考虑后果呢。”

“这小子从小做事,什么时候考虑过后果了。要不然的话,当初也不会被判一个防卫过度。”

“也是。”

……

周明浏无视了村民的议论,对着二楼一番表白无果之后,他只好道:“芸芸,既然你无情,那么也别怪我无义了。”

说罢,周明浏便是从身上拿出了两根铁丝,对着大门的锁孔开始捣鼓起来了。

“哎哟,周明浏,你可不能这么干啊,那两条大狼狗跑出来把你咬了怎么办啊!”

“周明浏,你小子可别乱来啊,我的妈呀,你开慢点,我先走了再说。”

“乡亲们快跑啊,都快跑啊,这两条大狼狗放出来会乱咬人,不得了了啊。”

“周明浏这小子打小就会开锁,跑慢了要遭!”

……

围观的村民见着周明浏开锁,一个个溜的比兔子还快。

看着大门里面两条跳的老高的两条大狼狗,杨云帆说不害怕,那是假的。

他朝着周明浏小声开口了:“周明浏,你别乱来啊,这两条大狼狗……”

杨云帆话没有说完,周明浏便是自信打断了:“放心吧,这两条大狼狗当初还是我养的呢,他们认识我,只是见着我激动了,不是要咬我。”

“那会不会咬我?”杨云帆一听,略微松了口气。

“要不,你也跟着那些村民一块跑?”周明浏开了句玩笑。

“这……”

“放心吧,没事。”见着杨云帆噎着,周明浏安慰着。

咔!

大门锁响了一下,门就开了。

汪汪汪……

两条大狼狗从门口扑出来,跳得一人多高,扑向了周明浏。

杨云帆在这一刻把心提到了嗓子眼,虽然周明浏安慰了他,但这种场面着实也太吓人了一些。

不过还好,果然犹如周明浏说的这般,有惊无险。

两条大狼狗扑到他身上并没有咬他,而是跟着他亲热,杨云帆才放心下来。

“走吧,我们进去。”周明浏跟着两条大狼狗亲热了一会,然后带着杨云帆进门。

“要不,你还是先把他们的狗链系上吧。”杨云帆还是不太放心。

“行。”周明浏把两条大狼狗的铁链系上了,杨云帆才放心跟随了。

刚一进院子,二楼的窗户打开了,一盆水就泼了下来。

杨云帆没事,周明浏给泼了个落汤鸡,二楼探出了一个泼辣的女孩头,杏目圆瞪:“周明浏,你赶紧给我离开,不然的话,等会再泼下来的可不是冷水了。”

“芸芸,你总算露面了,我还以为你把我忘记了呢。”面对女孩的告诫,周明浏不但不生气,反而笑嘻嘻的。

“周明浏,我下个月就要结婚了,你不要再缠着我了。”女孩脸上闪过纠结的神色。

“芸芸,你可别骗我,你都等了我三年了,现在我回来了,你却告诉我说你要跟别人结婚,你这话也编的太假了吧。”周明浏直接揭穿。

“可你二叔说你欠了别人钱……”

“我二叔那个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比我还不靠谱,五十多岁的人了,还耍着光棍,他说我欠别人钱,我就欠别人钱了吗?”周明浏打断了女孩,不承认。

“那你身边那人是谁,不是你的债主吗?”女孩指了指杨云帆。

“不是,这就是我的一个朋友。”周明浏随口说道。

“周明浏,你一个坐过牢的犯人,有什么资格娶芸芸,你就死了这条心吧。”窗户上又多了一颗中年男子的头,他是芸芸的父亲,此人放下一句恶言,便是要把芸芸拉进去,然后关上窗户。

“我说老丈人,你这么说就不够意思了啊,当初要不是我拼命护住芸芸的清白,我怎么……”周明浏的话没有说完,对方便是打断了:“周明浏,你可不要乱喊人,我可不是你的老丈人。至于你护住了芸芸的清白嘛,我这个人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你要多少钱,说个数吧。不过,你可别妄想我会帮你把钱全部还清。”

“我可不是来要钱的,我是来要人的。”周明浏却道。

“周明浏,你摸摸你自己的心,你觉得现在的你,还配得上芸芸吗?”中年男人脸上又难看了些:“你坐过牢,家里房子车子什么都没有,还欠了别人一笔钱。”

“配得上,我怎么就配不上了,当初我要不是为了保护芸芸,我也不会坐牢。我若是不坐牢,我爸死的时候,我也不至于没法回来,这都是你们欠我的。反正我把话撂下了,我回来,就是来娶芸芸的,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周明浏凶恶的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