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三章 抵债/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哟呵,周明浏,你小子还给我耍起光棍来了,你也不想想,我以前是干什么的。我以前被人称呼为天棒,你以为这个称呼我白混的么?”中年男人面色瞬间布满火气,“你小子有能耐,你就上来试试!”

“试试就试试,我还就不信了,你这个天棒还能把我怎么地,弄死我呀!”周明浏一副光脚不怕穿鞋的架势,骂咧咧补充一句:“话说到这份上,我也不跟你装了,老子连人带钱都要收了!”

周明浏说完,人便是气势汹汹迈入了楼梯。

杨云帆见着情景,他顿了顿,站在原地没有劝阻,仅仅只是当看客。

一来他现在的身份是债主,这种周明浏的私人事儿,他若是参与了,会让人生疑。

再就是,周明浏既然这么做了,那么肯定就有他的道理。

周明浏冲入了楼梯,楼上很快便是传出了扭打的动静以及女人的尖叫声音。

大约持续了两分钟,动静以女人的哭声结束。

“周明浏,你这个混蛋,你敢打我爸,我是不会嫁给你的,死也不会嫁给你的!”芸芸哭喊的非常厉害。

“哼,由不得你们选择,我今天是人也要,钱也要,只要我还站在这里,你就休想摆脱我!”这是周明浏的嚣张声音。

“周明浏,你做梦,你别做梦了,我真是没有想到,我等了你三年,你却是这样的人!”

……

上面的动静差不多持续了十多分钟,周明浏的脑袋从窗户口上伸了出来,面部有些鼻青脸肿,头发乱糟糟的,冲着杨云帆喊:“你可以上来了。”

杨云帆顺着楼梯上楼,来到二楼,屋内的情景犹如意料之中一样。

电视,冰箱这些家具打的稀烂,芸芸的父亲躺在地上爬不起来,一条腿呈不规则状,显然是断了。

芸芸蹲在父亲身边哭成了泪人,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周明浏居然没有半点惭愧,见着杨云帆上来了,便是扭头对芸芸的父亲道:“我跟这债主说好了,若是拿不了钱,就拿芸芸抵债,你看着办吧。”

杨云帆闻言,那是相当的震惊。

先不说杨云帆眼睁睁看着周明浏打上老丈人家里,把老丈人家里折腾的一塌糊涂,还把老丈人的腿打折了。

现在,周明浏竟然一副要拿芸芸还债的样子,他这么做未免也有些太过火了吧。

你周明浏好歹也曾经是警方卧底,你是一个警察,难道不知道这样做是犯法的吗?

你周明浏看上去也不像是个会胡来的人啊,你为什么会这么做?

可是,由于任务关系,杨云帆不能当面询问周明浏这样做的缘由。

只能压下心中的疑惑,杨云帆装模作样打量了一下芸芸的长相,故作一副可以考虑的语气:“嗯,没有问题,把她弄走,什么时候把钱还上了,再放回来。”

“你们两人这么做,难道就不怕警察来抓你们吗?”芸芸的父亲怒斥着,挣扎着把芸芸保护在身后。

“我说老丈人,你说这话未免也有点太逗比了点吧。我既然敢这么做,自然就不怕啊。咱们这地方你给我提警察,你信不信警察来了,我把你那些破事给你抖漏出来!”周明浏要挟着。

“你休要危言耸听!”芸芸的父亲吼道。

“怎么的,你真以为你以前做的那些事情我不知道么。”见着老丈人嘴硬的样子,周明浏冷笑一声,道:“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再多给你一点提示,我和芸芸谈恋爱那会儿,记得那是大年初一,你和隔壁村的几个人……”

周明浏的话没有说完,芸芸的父亲就挨不住了:“周明浏,你今天究竟要怎样啊!”

“不怎样,我既然回来了,那么就马上把芸芸嫁给我,然后我眼前这位债主你也看见了,我欠的钱,麻烦你给结清一下。”周明浏见着老丈人被震住了,便是说道。

“不可能的,这是绝对不可能的。”芸芸的父亲老羞成怒着。

“周明浏,你这个混蛋,你不是人,我当初真是瞎了眼,怎么会看上你这么一个狗东西……”芸芸也开始哭喊着。

啪!

周明浏甩手就给了芸芸一巴掌,破口大骂着:“你个没良心的女人,我当初要不是为了你,我怎么会进监狱,我若是不进监狱,我就不会有今天。现在好了,你们翻脸就想要不认人,哪有这么便宜,哼!”

“周明浏,人在做天在看……”芸芸的父亲想要挣扎起来和周明浏打架,被周明浏一脚给踹翻在地上,他正要说话。

突然这时候村口传来有人的叫喊声音:“周明浏,你这个王八蛋,你敢这么嚣张,看我不弄死你……”

周明浏闻言,连忙窜到窗户边上一看,脸色登时就变了。

只见一个人高马大的壮汉带着十几个村民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

“快走,快走。”周明浏连忙就拽着杨云帆,飞快跑下了楼梯。

“周明浏,你这个混蛋不要跑,给我们站住!”壮汉带着村民在后面紧追不舍。

“周明浏,你这究竟是要闹哪样啊!”杨云帆边跑边问周明浏。

“现在不是跟你解释的时候,先跑掉了之后再说。”周明浏的面色闪过复杂。

或许是那壮汉和那些村民平日里懒散惯了,跑动起来身体撑不住,也有杨云帆和周明浏都是年轻人的缘故,很快便是甩掉了追兵。

二人来到了当地的小镇上,随便进了一家茶馆。

“哟,这不是周明浏嘛,怎么的,从监狱里面出来了?”茶馆老板是个五十岁的大妈,皮笑肉不笑的招呼着。

“赶紧弄点茶水过来。”周明浏像个二流子一样,朝着大妈甩着脸色。

大妈却也不敢怠慢,不但上了茶水,还送了些瓜子花生。

“看这大妈的样子,似乎很害怕你?”杨云帆狐疑问周明浏。

“以前收过保护费。”周明浏随口回答着。

“哦。”杨云帆哦了一下,然后就没问了。

这周明浏小时候是个混混,到处惹是生非,收人保护费也说得过去。

只是这样的人,居然也能考上警校吗?

看出杨云帆的疑惑,周明浏随口道:“我当初是被特招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