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四章 幕后有人/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为什么要那么对待芸芸呢?”杨云帆言归正传。

“想让她对我彻底断了念想。”周明浏的脸色露出了痛苦,全然没有了之前那二流子的嚣张跋扈。

“人家等了你三年,你回来就让她断了念想,这是不是有点太无情了,而且你还做的那么过分?”杨云帆不理解。

“杨云帆,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周明浏没有回答杨云帆的问题,而是带着请求的语气。

“你先跟我讲,你为什么会那么对待芸芸?”杨云帆反问。

“两个原因,第一,我带着债主回来,跟我二叔要不到钱,跟芸芸那么闹,自然也拿不到钱。于是乎,本地的一些人便是会知道我急需钱,所以就会主动来找我。他们的嘴里,就会有贫困户被谁煽动的线索。第二嘛,我杀过人,我不能耽误芸芸。”周明浏神色复杂。

“你这第一个原因我还能理解,第二个原因我有点不太明白。”杨云帆闻言,释然了一些,继续道:“你杀的人是当初欺负芸芸的人吗?”

“不是,是我当卧底的时候杀的。”周明浏摇着头。

“你当卧底的时候杀人?”杨云帆一惊,质疑道:“你为什么会告诉我这个?”

“因为你一个晚上就帮警方抓获了平等教的枭首,那个混蛋那么狡猾,依然没有逃脱你的手掌心,于是我就知道,这个世界上,恐怕只有你一个人能帮我了。”周明浏沉声着。

“你凭什么断定我会帮你?”

“直觉。”

“那可不一定,我收费很贵的。”杨云帆故作道。

“呵呵。”周明浏不可置否笑了笑,道:“我有钱,你说个数。”

“说说你杀人的事儿吧。”

“等把这贫困户的事儿弄完了,再说吧。”周明浏摇了摇头。

杨云帆就没有继续问了,或许周明浏当初为了取信犯罪份子,是在胁迫下杀的人吧?

周明浏的计划没有错,杨云帆和他刚喝完一杯茶,便是有人找上门来了。

来者是一个长的有些尖嘴猴腮的青年,一看就是混混,无业青年。

“周哥,恭喜你出狱啊。”此人直接来到了周明浏面前,嬉皮笑脸的说道。

“王东,你小子别给老子整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有话说,有屁放。”周明浏鸟都不想鸟对方的样子。

“听说你被追债,找了你二叔和老丈人都没有拿到钱……”王东话没有说完,周明浏一脚踹了过去:“你他妈哪壶不开提那壶,找抽是不?”

“周哥,火气别这么大嘛,其实小弟我是来给你送活儿的。”王东赔笑说道。

“什么活,让我杀人,还是放火?”周明浏斜睨了王东一眼。

“周哥,你看你说什么话啊,这都什么年代了,谁还干这些打打杀杀的活儿啊。”王东说完,有些神神秘秘的凑到周明浏的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此话当真?”周明浏一听,面色一喜的样子。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王东说。

“那行吧,晚上的时候我就去见见祝哥。”周明浏点着头。

“行,那就这么说定了,我就先走……”王东听周明浏答应了,就要溜。

周明浏一把拽住王东,上下齐手把王东的口袋搜了个遍,找着了十几块钱,周明浏骂道:“麻痹的,你出门不知道多带点钱吗?”

“输光了,没有了……”王东尴尬一笑。

“滚蛋吧,你这个赌鬼!”周明浏朝着王东屁股上踹了一脚,后者屁滚尿流的去了。

“杨神探,我说什么来着,这不,有人主动把消息给我们送上门来了。”周明浏立刻对杨云帆说道。

“什么样的消息?”杨云帆问,刚才王东在他耳边说了几句小声话,杨云帆可没有听见。

“本地有个叫祝哥的头头,召集一帮无业青年搞了个帮派,没事就逼良为娼,聚众赌博,三年不见,这家伙行市见长了,居然把眼光瞄在了国家政策这上面来了。”周明浏说道。

“你说具体点。”

“就是他让我晚上过去帮他搞一下崔子波的厂子。”周明浏说。

“怎么搞?”

“威胁一下那些还在厂子上班干活的工人,不许他们再去上班,以此来让崔子波的厂子停工。”

“你这样说,我倒是有些糊涂了,前面崔局长不是说那些被崔子波帮衬的人都缠着他要房子吗,怎么还会继续在他厂子上班?”杨云帆有些迷糊。

“要房子是要房子,上班是上班,两码子事情,毕竟要是不上班,家里就没有收入来源啊,因为他们已经被摘除了低保户的牌子。”周明浏解释说道。

“这样啊。”杨云帆顿了顿,明白了,又问了:“那什么祝哥把眼光瞄在国家政策上面是怎么回事?”

“就是祝哥和那些贫困户协商了,帮忙给弄一套房子,那些贫困户就给祝哥一定金额的感谢费。”周明浏解释。

“你的意思,这祝哥还有这本事呢?”杨云帆一愣。

“这祝哥没事就带着人去骚扰政府官员的家人,人家一不放火,二不伤人,天天就骚扰,你说呢。”

“这样啊……”杨云帆又是一顿,这可真是成了精的流氓无赖啊。

“不过,贫困户不都是穷的叮当响嘛,哪里还有钱来感谢祝哥?”杨云帆又狐疑了。

“这些人并不是真正的贫困户,只是假装的而已,就像我二叔这种人,懂了不?”周明浏解释道。

“看来崔局长的判断没有错,还真是有人在搞事,多半就是这个祝哥了。”周明浏补充了一句。

“不一定。”杨云帆却道。

“怎么讲?”周明浏问。

“像崔子波这样有公安局长亲戚的人,你觉得就祝哥这种地痞流氓敢去搞他的厂子吗?而且你不也说了,这家伙弄了些无业青年搞了帮派,干的是逼良为娼和聚众赌博的事儿,以此来判断,此人应该没有什么文化,居然能咬着国家政策下手,你觉得他能有这脑子?”杨云帆分析道。

“嗯,有道理,这很有道理啊!”周明浏立刻点着头,“看来,这祝哥背后必然还有人指点啊。”

“今天晚上你就不要去了,我一个人去应付就是。”周明浏想了想说道。

“我作为你的债主应该和你形影不离……”杨云帆话没有说完,周明浏就打断了:“现在不是已经有线索了么,你查案速度那么快,一个晚上抓获了平等教的枭首,一个晚上揪出祝哥背后的人,估计也不是什么难事,咱们就一明一暗同时活动吧,你觉得呢。”

“也行。”杨云帆顿了一下,便是同意了。

毕竟自己身为周明浏的债主,跟着他一块去见祝哥,似乎真有点不太安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