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五章 海之蓝/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云帆和周明浏分手之后,略微思索了一下,杨云帆便是朝着周明浏二叔的住处走了去。

周明浏的二叔住在那山洞三年之久了,目的就是想要骗国家的房子。

对于他这种人,祝哥多半也跟他有所接触。

不管周明浏的二叔是和这个祝哥有合作,还是没有合作,起码从他的嘴里,能得到祝哥的一些线索。

然后,杨云帆以此来顺藤摸瓜,寻觅祝哥背后的幕后者。

杨云帆来到周明浏二叔的住处,正好赶上吃晚饭的时候。

洞口虽然有扇门关着,但缝隙之中,仍然有着酒香和卤菜的味道传出来。

杨云帆没有敲门,而是从门的缝隙看进去,里面的情景让他一顿。

只见周明浏的二叔盘腿坐在桌子旁边,桌子上摆了一瓶海之蓝,一盘卤牛肉,一盘卤猪耳朵和一条红烧鱼,正吃的欢畅呢。

这让杨云帆很是哑然,这一瓶海之蓝超市的售价是二百元起,这卤牛肉、卤猪耳朵和红烧鱼加起来,至少也得一百块钱的样子。

也就是说,穷的住山洞的二叔,一顿晚饭的价值就是三百元起步了。

这哪里是什么贫困户,简直就是土豪啊。

周明浏说他二叔还有十八万元,杨云帆现在非常怀疑这事儿的真实性。

毕竟周明浏卧底三年没有回来了,谁知道这三年之中,他二叔还会不会有别的挣钱渠道。

不然的话,周明浏几句话一说,他那么快就拿了两万块钱出来。

按照正常情况来讲,被周明浏敲了两万块钱,他的二叔应该是心疼的连饭都不下吧。

可现在,人家不但不是这样,反而是整了好酒好菜,胃口大开的样子。

杨云帆觉得自己来找周明浏的二叔,肯定是找对了。

杨云帆一边继续把眼睛凑在缝隙看,一边敲了敲门。

“谁?”正吃的欢实的周明浏二叔听见敲门声音,整个人顿时间便是警惕起来。

杨云帆没有回答,而是继续敲门。

周明浏的二叔就连忙慌乱把桌子上的好酒好菜往洞里藏,杨云帆就开口了:“别藏了,我都看见了。”

“你究竟是谁?”周明浏二叔端盘子的动作一停,人变得更加惊惧的样子。

“我是周明浏的债主,白天咱们见过的。”杨云帆说。

“你又回来干嘛,我不是都给了周明浏两万块钱了么,难道这混蛋又带着你回来找我要钱了吗?”周明浏的二叔顿时间气愤不已的样子。

看来,他应该也是知道周明浏找自己老丈人闹的事情了。

“没有,周明浏没有来,就我一个人。”杨云帆摇着头。

“你一个人来找我?”周明浏的二叔愣一下,然后语气坚决无比:“我告诉你,周明浏欠你钱,你找他要去,我可没钱!”

“我不是来找你替周明浏还钱的。”杨云帆说。

“那你是干嘛来了?”周明浏的二叔不相信。

“找你了解一些情况……”

“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你问别人去。”杨云帆还没有说完,周明浏的二叔便是摆着手打断了。

“那行吧,既然你什么都不知道的话,那我也就不问了,不过你今天晚上这好菜好酒吃喝的样子我已经录下来了。原来你不是贫困户,我把这视频拿给当地政府官员看的话,房子的事儿你就甭惦记了……”杨云帆故作威胁说。

“别别别,你可别这么做啊!”周明浏的二叔一听,吓的顿时间慌了神。

“那你还不赶紧开门!”

“是是是,我开门,我开门。”周明浏的二叔说罢,便是从桌子地下拿了一件东西,藏在了袖子之中。

杨云帆从门缝里面看的清清楚楚,这东西居然是一把匕首。

杨云帆顿时间便是有些肃穆起来,看来周明浏的二叔也不是什么善人啊。

搞不好,等会一个不小心,这家伙对自己行凶的话,那可就不好了。

于是乎,杨云帆便是凶恶语气道:“你这个人不老实啊,竟然还敢跟我耍花样!”

周明浏的二叔一顿,立刻意识到杨云帆肯定从门缝里面看见他藏了匕首在袖子里面,他只好把匕首从袖子里面拿出来,丢到了一边,才走过来开门。

门一开,周明浏的二叔便是满脸堆笑:“误会,误会,这都是误会嘛,这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不可无……”

“行了,你也别给我扯淡了。”杨云帆摆着手,故作没好气打断了周明浏的二叔,“我问你,你知道祝哥这人吧?”

“知道啊,怎么了,难道你要找他?”周明浏的二叔连忙点着头。

“说说你对这个人的了解吧?”杨云帆问。

“本地的老大,手下兄弟百八十个,不好惹。”周明浏的二叔言简意赅。

“他应该来找过你吧?”杨云帆看得出来,周明浏的二叔应该是故意想要隐瞒一些关于祝哥的信息。

“兄弟,你这么问,那可就说笑了,像我这种寒酸穷苦的人,祝哥那种人怎么可能会找我!”周明浏的二叔哑然一笑,然后就扯淡了,“你来我们这一片,想必也看见了,咱们这些人都穷的叮当响,若是能巴结上祝哥,那还不整天吃香喝辣啊。祝哥若是会来找我,那我肯定不会是现在这模样……”

“可我听说祝哥在帮着像你这样的贫困户弄房子呢。”杨云帆直接打断了周明浏二叔的扯淡。

“是,这事是有,但他没有找过我。”周明浏的二叔信誓旦旦的样子说,“我有着自己的手段,根本不用靠他……”

“哼,你若是有自己的手段的话,那你也不可能在这个山洞窝了三年,还没有骗到国家的房子了。”杨云帆哼了一下。

“你打听祝哥究竟要干嘛,难道你和他有恩怨吗?”周明浏的二叔脸上一滞,想要岔开话题。

“你别管,先回答我的问题,祝哥究竟有没有找你?”杨云帆严肃问道。

“找过,但不是他本人,是他的手下人。”周明浏二叔见瞒不住杨云帆了,便是点着头。

“当时对方跟你怎么谈的?”杨云帆问。

“谈什么?”

“当然是谈你骗国家房子的事儿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