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三章 急啥/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云帆,既然这活儿弄的不顺利,还牵扯到彤彤这样的重要保密人物身上,要不你就撤了吧,别再折腾了。”崔局长劝说着,“这万一咱们不小心破坏了别人的计划,我恐怕也要吃不了兜着走。”

“崔局长,你放心吧,我会有分寸的,不但要解决了你堂弟这麻烦,也不会给你增加麻烦的。”杨云帆却是保证道,“既然没有彤彤的资料,那你把祝哥那个侄子的信息给我发过来吧。”

“杨云帆,要不真算了吧,那祝哥已经被惊动了,人家已经有了防备,你再去弄他,那不是把自己往老虎嘴里面送么。”崔局长还是劝说着,“就算你要弄,咱也等这段风声过去了之后再弄,行不?”

“没事的,崔局长,你就放心吧。”杨云帆坚持着,这一次,他要动用圣眼了。

自然就不是把自己往老虎嘴里送了。

“好吧,那你小心点吧,保持通讯,有什么需要,尽管提。”感受到杨云帆坚决的语气,崔局长只好应声了。

“崔局长,我觉得吧,你应该组织调动一下警力,我预感会让你展开一次非常大的行动。”杨云帆便是道。

“你先查到了有大行动的证据再说吧。”崔局长道,“如果真是大的行动,搞不好需要市局和省厅配合,没有点真东西,我可说不动上面的领导。”

“行吧,那挂了。”杨云帆挂了电话,周明浏的二叔就凑了过来:“你真是私家侦探?”

“怎么了,你现在是不是后悔救了我?”杨云帆反问。

“什么后悔不后悔的,反正祝哥也瞧不上我。”二叔撇撇嘴,脸上就带着了些希望:“既然你是私家侦探的话,那么张寡妇这事儿应该就容易的多了,我在电视上面看,私家侦探可都是非常厉害的。”

“二叔,你都说了,那是电视,电视里面的东西都是假的,是人编的……”芸芸开口了。

“可是电视里面的东西也是来源于生活嘛。”二叔满不在乎的样子,撇了杨云帆一眼,道:“这么年轻就能够成为侦探,应该是有两把刷子,年轻人,我看好你,张寡妇的事儿就拜托你了啊。”

看着周明浏二叔这托付的样子,杨云帆真想要开口讽刺他。

自己娶不着媳妇,却要这般强求别人,你脸红不?

“杨云帆,那接下来怎么做?”周明浏凑了过来问道。

“还能怎么做,当然是马上把张寡妇给我领过来啊。”周明浏的二叔立刻插嘴。

“你急个什么!”杨云帆瞟了周明浏二叔一样,道,“你给的期限是天亮之前,急啥。”

“反正我不管,你若是不先把张寡妇这事儿给我办了,那么别怪我提前把你们送出去。”周明浏二叔无耻说道。

“二叔,你还要脸不要脸啊?”周明浏炸了。

“周明浏,你什么意思,是你自己口口声声说我救了你朋友和芸芸,你就帮我弄到张寡妇,怎么的,男子汉大丈夫,想要食言吗?”周明浏的二叔眼珠子一瞪。

“我们又没说不给你办这件事,现在距离天亮还早着呢,你……”周明浏话没有说完。

周明浏的二叔也炸了:“那祝哥已经被你们惊动了,人家现在到处搜着你们,你们竟然还要自投罗网去,我当然得急了。要是你们被抓住了,那张寡妇这事儿怎么办?”

“你好歹是我二叔,嘴上积德点行不行,我们去弄祝哥,难道就一定是自投罗网,一定得被他抓住吗,你就不能说点好的?”周明浏瞪眼吼道。

“怎么的,看样子是不想鸟我了,是不,那好,也别怪我不讲情面了,老子现在就打电话……”周明浏的二叔气呼呼的连忙就拿出了他的苹果手机。

“别闹了,你们别吵了好不好?”芸芸挡在了两人中间,然后求助看着杨云帆。

现在这状况,得看杨云帆的脸了。

杨云帆看着周明浏和他二叔快要闹僵了的样子,只好道:“行行行,别吵了,别闹了,咱先弄张寡妇的事儿吧。”

“这就对了嘛。”周明浏的二叔一听杨云帆这么开口,马上就眉开眼笑起来,呵斥着周明浏:“周明浏,你看看,你看看人家这思想觉悟,人家一个外人,都知道言而有信。”

“哼!”周明浏重重哼了一下,也不搭理二叔了目光投向杨云帆:“杨云帆,你真要给我二叔弄这个张寡妇吗?”

“事到如今,你觉得咱们还能有别的选择吗?”杨云帆很干脆一摊手,然后道:“不过,鉴于时间关系,咱们就一块去……”

“不行,不行,周明浏不能去,他必须得留下来。”周明浏的二叔立刻阻止着。

“我的意思是说你也跟着一块去,懂不懂?”杨云帆给周明浏二叔解释着。

“我也跟着一块去?”周明浏的二叔一愣。

“是的,没错,我可没那功夫把人给你领回来,到时候若是我跟张寡妇说通了,剩下的可就靠你自己了。”杨云帆道。

“好好好,可以可以。”周明浏的二叔高兴的手舞足蹈,竟一点都不怀疑的样子。

“杨云帆,你就真有这么大把握吗?”周明浏和芸芸都万分怀疑看着杨云帆。

“不然呢。”杨云帆说。

“看来,你是真不知道这个张寡妇是个怎样的人啊。”周明浏和芸芸都是连连摇头。

“那么她是个怎样的人?”杨云帆问。

“这个张寡妇原名叫张圆圆,人长的好看,皮肤也白,只可惜二十五岁就开始守寡,守了十五年。这十五年之中,四里八乡的光棍汉子可都是闻风而动,但却没有一个人拿下这个张寡妇,甚至还有七八个人被张寡妇打得落下了心理阴影。现在,张寡妇虽然半老,然仍然是风韵犹存,垂涎她的人一个个都只敢观看,而不敢采撷这夺带刺的玫瑰。”周明浏说道。

“那你的意思,我若是去了,也要被她打?”杨云帆一顿。

“这是肯定的。”周明浏严肃点着头。

“那我可有些纳闷了,既然这个张寡妇如此贞烈凶悍,那么你二叔为什么偏偏想要娶她,难道你二叔就不怕被张寡妇打吗?”杨云帆狐疑问周明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