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四章 砍价还价/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明浏一听,没有说话,但他的表情却仿佛在说:“这我哪知道,你想知道,你问我二叔咯。”

杨云帆扭头看向周明浏二叔,不待他开口问,周明浏二叔便是一脸猥琐:“其实,我对于征服这样的贞烈女子,一直都充满着极大的热情。这就好比征服烈马一样,马越烈,自然是能跑的越远,对主人也越是忠心,若是能征服了张寡妇,那么她一定会对我十分好……”

周明浏二叔的话没有说完,周明浏就鄙视打断了:“还征服呢,你这么有热情,为什么不自己去行动呢?”

“对呀,二叔,你既然这么喜欢人家,为什么你去行动。连打都怕挨,还好意思说喜欢人家!征服烈马的人,基本上都是会摔的。你连摔都不想摔一下,你这春秋大梦也做的太不要脸了吧。”芸芸也是忍不住开口了。

“随你们怎么说。”周明浏的二叔也不和周明浏和芸芸扯皮,反而一副笑嘻嘻不生气的样子。

杨云看着此人如此厚的脸皮堪称极品了,也是懒得吐槽了,一挥手:“走吧,咱们现在出发吧。”

“走走走。”周明浏的二叔比谁都积极,杨云帆这话音刚一落,他就率先出洞了。

看着二叔在前面开心的蹦蹦跳跳的样子,周明浏暗暗问杨云帆:“杨云帆,你真有把握让张寡妇和二叔两人凑合么?”

“要是你做不到,到时候我二叔肯定让我们死的非常难看的。”这句话憋在周明浏的心中没有说出来。

“我也不知道。”杨云帆却是一摆手。

“什么,你也不知道?”见着杨云帆这般,周明浏那是相当的不理解,你都不知道,你也没有把握,那你为什么要摆出这么一副架势,让我二叔以为你真能做到似的。

感受周明浏的疑惑,杨云帆却是慢条斯理道:“这俗话说车到山前必有路,到时候见招拆招呗。不过之所以把你二叔带上,那是因为万一咱们被人发现了,他是不是还得救我们第二次,第三次?”

周明浏一听,顿时间就对杨云帆佩服的很:“对呀,我二叔这个人虽然是品行极品了一些,但在本地还是有些个狐朋狗友的。咱们出来活动,难保不会再……”

得嘞!

周明浏这话还没有说完,路边突然就窜出了三个人。

这三个人都瘦瘦的,直接就围着了杨云帆周明浏和芸芸三人。

“周达标,你胆子不小啊,竟然敢私藏天棒哥要找的人!”这三人一开口就是不怀好意。

“三位,三位,借一步说话,咱们借一步说话啊。”周明浏的二叔连忙就把这三人拉到了一边,月光之下,他很肉痛的从兜里拿出了一些什么,塞给了三人,三人还不满意,四个人便在一起砍价还价了。

良久之后,这三人才心满意足的去了,而周明浏的二叔周达标却是一脸苦瓜走了过来。

“杨云帆,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啊,一定得让张寡妇跟了我咯,你刚刚也看见了,为了保护你们三个,我被狠狠敲诈了一笔。”周达标哭丧着脸对杨云帆说道。

“没办法啊,二叔,谁让你硬是要逼着我们呢,你要是等风声缓过了之后,不也没这档子事了吗……”周明浏的风凉话还没有说完,周达标就跺脚了:“你给老子闭嘴。”

说完,周达标很有深意看了杨云帆一眼,然后又在前面带路了。

杨云帆没有在意周达标这眼神,而是在手机上面看起崔局长传的资料过来。

资料上面,祝哥的侄子叫周一手,今年二十一岁,是个二百斤的胖子。

这个胖子在小镇上开了一家网吧,一家舞厅,还有两间桌球室。

平日里没事就到处惹是生非,祝哥很多见不得光的事儿,都有这胖子在参与。

至此之外,资料里面没有别的东西了。

杨云帆顿了顿,先弄了张寡妇这事儿,然后再接触一下这个胖子。

至于彤彤,暂时不急。

然而,杨云帆三人跟着周达标走了没多久,又遇上了第二波敲诈的。

周达标再次被这波人敲诈之后,心情愈发的坏了。

结果,这还没完,第二波人过去之后,马上又来了第三波。

这一次,周达标可就不干了。

这一次次被敲诈下去,恐怕到时候他都没钱娶张寡妇了,于是乎他就动了粗。

第三波人,全部都被他给打趴下了。

对此,周明浏不干了,就对二叔质疑道:“二叔,你把人给打了,人家回头肯定要告发我们的,这不利于我和杨云帆的行动了啊。”

“要不你来?”周达标红着眼珠子,像野兽一样。

“二叔,你辛苦,你辛苦。”周明浏只好赔笑改口。

还好,接下来的路程,没有再遇着任何敲诈的人了。

不过留给杨云帆的时间可不多,不管是第一二波人,还是第三波人,他们既然已经知道了周达标在包庇周明浏三人,那么这事儿很快还是会传到天棒和祝哥耳朵里。

杨云帆站在了张寡妇家院子口,借着月光看着眼前这陈旧的砖瓦房,他有点感慨。

张寡妇这个女人不容易,自己要把她弄给周达标,这事儿是不是干的太缺德了点?

“愣着干啥,地方到了,那就赶紧办事啊。”见着杨云帆顿着没动的样子,周明浏的二叔急不可待的催促了杨云帆一句。

“你去敲门吧。”杨云帆对周达标说。

“干嘛让我敲门啊,你……”周达标一缩脖子,不愿意。

周明浏就开口了:“二叔,人家杨云帆可是在帮你搓合呢,让你敲个门怎么了?”

“好好好,我敲门,我敲门。”周达标顿了一下,只好应声,然后人就鼓起了勇气朝着院子里面走了去。

周达标很小心一步步的挪着,人也不停的在左顾右盼,生怕院子里面有什么陷阱似的。

还好,他顺利通过了院子,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站在了张寡妇的正门面前,周达标缓缓抬起手,却半天没有敲门的动作。

周明浏就纳闷了,二叔这是怎么了,你把手抬起来,怎么就不敲门呢?

周明浏带着疑惑,走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