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六章 后门/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张圆圆这话一出,周明浏等人顿时间再次紧张无比。

他们本来都还以为张圆圆对自己家的状况了解呢,现在看来,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家里进了人。

这也就是说,门口这两只枪管的另一面,多半真有人待着。

对方之所以到了现在都不敢开枪,也许是怕开枪暴露,也有可能是别的原因。

总之一句话,现在这威胁就像一把悬在头上的利剑,随时能要了人命。

但杨云帆却是突然就轻松了起来,他不是用了圣眼,而是想到了一个可能。

“张阿姨,你这房子有后门吧?”杨云帆询问道。

“有后门,怎么了?”张圆圆借着月光也看见门缝那两个黑洞洞的枪口了,她一个女人家,立刻有些六神无主。

事实上,换做是任何人,晚上回家突然发现自己家门缝之中有枪管露出来,说不害怕,那是假的。

“带我们去后门。”杨云帆把手放了下来,然后拍了拍周明浏的肩膀:“咱们一块过去。”

“你们两人想要干嘛,不想要命了吗?”周达标紧张无比,他呵斥着。

生怕杨云帆和周明浏这么一弄,屋子里面的人就开枪了。

“如果对方的目标是张阿姨,张阿姨已经出现在院子里面了,他为什么不开枪?”杨云帆反问道。

“我又不是对方,我怎么知道。”周达标懵着说。

“张阿姨,走吧,带我们去后门。”杨云帆又看着张圆圆。

“那这枪口……”张圆圆指着枪口,还是不敢乱动。

“屋内应该没有人。”周明浏开口了,他明白了杨云帆的意思。

这两个黑洞洞的枪口,应该是有人偷偷设在这里的。

也许对方还在门里面设置了些机关,比如扳机上面有绳子和门绑在一块的,只要一推门,扳机就会击发子弹。

不过,周明浏也是有些奇怪。

对方既然想要这么偷偷摸摸的弄死张寡妇,那么为什么还要把这门缝隙开了些,还把枪口给露出来呢。

这个破绽未免也太明显了。

不过,现在不是弄清楚这个的时候。

“走吧,不能从正门进。”周明浏也是对着张寡妇说。

“不能走,也不能从后门进。”周达标阻止了。

“二叔,你要是怕死的话,你就在这里举着手耗着吧。”周明浏不客气说。

“不,我的意思是说,这枪手的布置未免也太有些令人生疑了。”周达标说道。

“怎么生疑?”周明浏问。

“既然这枪手想要弄死张圆圆,那么为什么要把这破绽弄的这么明显,这不摆明了有陷阱吗?”周达标指道:“搞不好,后门才是致命的陷阱之处呢。”

“这……”周明浏就顿住了,很有可能啊。

于是乎,周明浏就看着杨云帆:“杨云帆,咋弄?”

“应该不是的。”杨云帆摇着头,判断道:“对方若是想要真弄死张阿姨,那么直接把前门这缝隙关上,枪口不露出来,不故意显露破绽,张阿姨一推门,不就被打死了么,何必还要这么大费周章呢。”

“这倒也是啊。”周明浏点着头,然后就看着张圆圆:“张阿姨,不管杨云帆说的是不是真的,你先带着我们到后门看看吧。”

“好吧。”事关自家的身家性命,有人要杀自己,却又故意露出破绽,这让张圆圆一个妇道人家彻底是慌了神。

张圆圆带着杨云帆等人,小心翼翼的摸到了后门这边。

后门是虚掩的着,说明人是从后门跑掉的。

但是,也不排除凶手故意虚掩着后门,人还藏匿在屋子里面。

“周明浏,要不咱们改天再来吧。”见着后门这状况,周达标又打退堂鼓了。

“不行,既然涉及到枪支这种严重危害社会秩序的凶器,我就不能不管。”周明浏神色肃穆无比,扭头看着杨云帆:“你们在外面等着,我一个人进去看看。”

“我估计人应该不在里面,不过你还是小心点。”杨云帆嘱咐着。

“周明浏,你能不能不要进去?”芸芸担心不已。

“芸芸,你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周明浏安慰了芸芸一句,然后就把目光瞄向了周达标。

“周明浏,你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干嘛?”周达标顿时间就心虚起来。

“这事儿是你挑起来的,你不能什么都不做吧。”周明浏一本正经说道:“你跟我一块进去。”

“哦,不不不,周明浏你别跟二叔我开玩笑啊……”周达标连连摆手,周明浏却是凑到他耳边小声道:“经过今天这事儿,张圆圆以后肯定是惊弓之鸟了,说不定就会找个男人来保护自己,这可是你千载难逢的机会,你要是不愿意的话,那算了。”

周达标一听,目光扫了扫满脸惊惧之色的张圆圆,终于一咬牙了:“行,我跟着你一块进去,不过,我有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周明浏问。

“你走前面,我走你后面。”周达标说。

“二叔,你这个人啊,真是……”周明浏指着周达标,终于还是没有把话说完,一扭头:“那咱们走吧。”

周达标又多看了张圆圆一眼,仿佛这辈子就要生离死别一样,然后才硬着头皮跟在了周明浏的身后。

见着两人小心翼翼的进了后门,张圆圆和芸芸这两个女人都本能般朝着杨云帆身边靠过来。

“没事的,屋内应该没有别人的。”杨云帆安慰着两人,心中却是觉得张圆圆这个人女人不简单。

这个不简单不是说她一个女人贞烈,可以面对那么多光棍汉的垂涎,还能自保。

而是因为竟然有人想要杀她,如果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寡妇,一般不会有人闲着蛋疼这么对付她,而是还是用着这样可怕的方式。

要知道,枪支这玩意在和平社会,意味着什么。

而且还是两把。

眼前的张圆圆从头至尾,一直都表现的非常的柔弱,她真的是一个柔弱的女子吗?

还有,杨云帆只听见周明浏跟自己谈过张圆圆这个人,好像却从来没有谈过她的子女。

莫非,对方要杀的人不是她,而是她的子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