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七章 意外/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里面没有人。”

周明浏和周达标两人进去了差不多有二十分钟,有惊无险出来了。

“走,看看那两把枪是怎么回事去。”杨云帆招手,然后就让张圆圆走前面去开灯。

众人随着张圆圆来到前门处,这果然是两把枪。

不过不是那种制式枪支,而是猎枪。

两把猎枪的扳机上面系着绳子,绳子另一端系在两边门上。

的确是一推开门,扳机就会击发子弹。

周明浏把两支猎枪取了,枪膛里面上的是铁砂。

这种玩意虽然是打不远,但近距离的杀伤力非常之大。

尤其是像眼前这种状况,如果激发的话。

之前站在门口的杨云帆等人,一个都无法幸免。

“张阿姨,你最近有没有得罪什么人?”周明浏严肃问道。

“没有啊,我一个妇道人家,还能得罪谁啊。”张圆圆脸色惨白的很。

“张阿姨,你确定没有得罪人吗?”芸芸开口了:“会不会是之前你把那些光棍汉子打的太厉害了,然后别人来报复?”

张圆圆脸上稍微一红,然后道:“没有,那都是前几年的事情了,现在都没有人来骚扰我呢。”

“那你的子女呢,会不会是他们闯了什么祸事?”杨云帆开口了。

张圆圆顿时间就沉默不语,周明浏暗暗给杨云帆说道:“张阿姨就一个儿子,已经失踪了好几年,据说是被人杀了。”

“这样啊……”杨云帆闻言,连忙对张圆圆道歉:“不好意思啊,张阿姨。”

心中,杨云帆却是更加怀疑。

张圆圆如果只是一个普通的寡妇,她儿子也很早就被人杀死了,那么怎么可能会有人用这样的方式来威胁她。

对方故意露出了破绽,这应该只是一次警告。

“没事,没事。”张圆圆摆着手,然后目露疑色:“这大晚上的,你们到我这边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嗯,这个事情,你问我二叔吧。”周明浏立即就把自己的二叔周达标给推了出来。

“哎哟,周明浏,你可别乱说啊,我们明明只是路过你张阿姨这里,看着那大门有点古怪,所以就好奇过来看看,哪想到门缝里两个黑洞洞的枪口,把我们全部都给吓住了呢。”周达标打着哈哈说道。

“天棒要抓的人,应该就是周明浏这几个吧?”张圆圆突然话锋一转。

“哎哟,张圆圆,这话可不能乱说啊,不是他们,不是他们。”周达标连忙表示否认。

“你少骗我了。”张圆圆直接道:“说吧,这大晚上的,你们来我家门口,究竟是想要干嘛来了?”

“张圆圆,我可真只是路过啊。”周达标还不承认。

“周达标,难道这两把枪是你故意放置的吗?”见着周达标还在撒谎,张圆圆就非常怀疑了。

“没有,这绝对没有啊,张圆圆,饭可以乱吃,但话可不能乱说啊。捣鼓这玩意是犯法的,给我一万个胆子,我也不敢弄这事儿啊。”周达标拼命说道。

“张阿姨,其实我二叔他非常喜欢你,他自己不好意思追你,于是就强迫着我们这些后辈帮忙牵线搭桥。”周明浏直接就揭穿了二叔,语气带着些鄙视:“张阿姨,你说说看吧,我二叔这人要脸不要脸,喜欢一个人,还强迫自己的侄子……”

“周明浏,你休得乱说!”周达标瞪眼。

“那你现在就当着张阿姨的面说你不喜欢她,你敢不敢?”周明浏激将道。

“我,我,我……”周达标顿时间就窘迫的不得了。

“周大哥,你喜欢我?”张圆圆神色自若的很,显然对于这种异性的表白,习以为常了。

“我,我,我……”周达标更加窘迫了,连看都不敢看张圆圆一眼,脸色也红了,像喝了酒一样。

“我听说你在山洞都住了三年了,你穷成了这样,你拿什么来娶我?”张圆圆不动声色的说道。

“我有钱,娶你的钱,我还是有……”周达标冲口而出,话说一半,意识到说漏嘴了,连忙闭上了。

“呵呵,你有钱。”张圆圆好像被逗笑了,道:“你有多少钱,真够娶我吗?”

“怎么的,难道你还真愿意嫁人啊?”周达标的头抬了起来,惊异看着张圆圆。

这还是印象之中的那个张圆圆吗?她可是性烈如火,谁敢在她面前说这样的话,那都是要被打的。

而今日,张圆圆竟然问自己的钱够不够娶她,难道……

“周大哥,你还没说你有多少钱呢?”张圆圆没有正面回答。

“财不露白,不能说,不能说,不过我可以单独跟你说,你跟我过来。”周达标眼神闪烁了一下,然后走向了另外一间屋子。

而张圆圆竟然就跟着走了过去,好像真不是再和周达标开玩笑似的。

这一下子就让杨云帆三人懵逼了,本来还以为这条红线如此不好牵,眼前这什么状况,张圆圆似乎不排斥周达标呢?

难道说,今天这事儿周达标误打误撞救了张圆圆一次,这让张圆圆心生报恩之意?

毕竟,正常情况下,一个人回自己的家门,不可能有着杨云帆等人之前那般高的警惕之心。

哪怕门缝的枪管露出了破绽,若是张圆圆一个不小心,还是会把自己打死的。

可是,这未免也太有点戏剧化了点。

哪怕是想要报恩,也用不着如此直接吧,至少,你张圆圆了解一下周达标是个什么样的人吧。

啪!

周明浏却是突然一拍大腿,醒悟似的说道:“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了?”芸芸问。

“我知道二叔为什么会逼着我们来给她牵线搭桥了。”周明浏说。

“为什么?”

“好像早年间我听说张阿姨有一次不小心落水,是我二叔救了她。只是那时候张阿姨的丈夫还没有死,莫非,张阿姨一直不嫁人,或许就是在等着二叔。”周明浏认真道,“今天这事儿,我二叔意外的又救了她一次,两次救命之恩,足以了吧。”

“周明浏,我说你这是不是有点夸张了呢。”芸芸开口了,“据说那次张阿姨落水,你二叔还趁机占了人家不少便宜呢,张阿姨的丈夫还因此和你二叔打了一架。”

“但是,这总不能抹除我二叔救下了张阿姨的事实吧。”周明浏一本正经说着,“而且,其实当年这事儿,还有点隐情的。”

“什么隐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