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四章 身手厉害/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现在带我去找这个人。”彤彤一听杨云帆说的有凭有据,便是信了,命令式的口吻。

“谢依依,你放心,这个人现在跑不了,你先帮我把事儿办了也不迟啊……”杨云帆话没有说完,书房那边便是传来了激烈的打斗声音,还有祝九州的痛骂:“来人啊,给我弄死这鳖孙!”

“我朋友那边露陷了,你赶紧帮忙啊。”杨云帆连忙道。

彤彤顿了一下,然后便是跑去了书房,那边的动静很快就哑然了。

杨云帆跑过去一看,只见周明浏肚子上插着一把匕首,他满脸痛苦的蹲在墙角,捂着伤口,鲜血浸湿了他的衣裤。

而祝九州则是躺在地上,双目紧闭,不知道死还是活。

不等杨云帆反应过来,彤彤立刻便是大哭起来,像个受到惊吓的孩子一样,朝着外面跑过去。

正好这时候周一手带着一帮人,冲了过来。

看着彤彤这吓哭的样子,周一手没有怀疑和防备。

“彤彤别哭,我……”周一手一边安慰着彤彤,一边要朝着书房冲。

哪想到彤彤却猝然发难了,十几个彪形大汉连同周一手,很快就被彤彤一个人全部放倒在地上,不是昏迷,就是重伤。

这画面,那简直就像电影武打镜头一样,杨云帆好半响,才回过神来。

他顾不上去惊讶彤彤厉害的身手,而是蹲在了周明浏的身边,一边拨号,一边道:“周明浏,你坚持住,我这就给崔局长打电话,让他安排直升机过来接你。”

杨云帆真没有想到,周明浏没能够打得过祝九州。

但也不排除,周明浏赤手空拳之下,不是持着刀子的祝九州的对手。

因为周明浏身上还有几道口子,虽然不重,但鲜血却不停的冒出来。

“放心吧,我死不了,我还要留着这条命见芸芸呢。”周明浏痛苦的脸上浮现出笑容,看着杨云帆:“你找到了幕后者了吗?”

既然彤彤动手帮忙料理了祝哥和周一手等人,看来杨云帆已经说动了彤彤。

杨云帆拨给崔局长的电话这时候通了:“崔局长,周明浏受伤了,你赶紧派直升机过来。”

“什么,周明浏受伤了,严重吗?”崔局长肃穆无比。

“很严重,你赶紧啊。”杨云帆连忙把周一手家的地址给崔局长报了。

“好好,我马上派直升机过来。”崔局长那边挂了。

“周明浏,你坚持住,崔局长派直升机过来了。”杨云帆安慰着周明浏,却不知道该不该跟他说芸芸的事儿。

不管芸芸是有心,还是无意,复制军方重要技术资料这事儿不是小事,哪怕是芸芸没有把这东西泄漏出去,但恐怕也不好收场。

见着周明浏受伤,彤彤倒也没有催促杨云帆马上去找芸芸,而是在房间里面找了急救包,快速熟练给周明浏处理身上伤口,以减少周明浏血液流失。

至于肚子上的匕首,彤彤没有动,这玩意不能拔下来。

一拔下来,血只会留的更快,得到了医院再处理。

“杨云帆,你还没告诉我,找到了幕后者了吗?”彤彤虽然给周明浏把其他伤口都处理了,但周明浏的脸色还是变的有些白,这是失血过多了。

“彤彤,给祝哥出主意瞄着国家给贫困户修房子这政策的人是谁?”杨云帆抬头询问彤彤。

“是一个叫钱水丽的女人。”彤彤回答道。

“钱水丽?”周明浏和杨云帆互望一眼,都很陌生的样子。

“这个钱水丽什么来头?”杨云帆问。

“她是崔子波的妻子,崔子波,你们两人应该不陌生吧?”彤彤道。

崔子波的妻子?

杨云帆和周明浏面面相觑,觉得非常的诧异,而且又开始生疑了。

按照之前的判断,给祝哥出主意瞄着国家给贫困户修房子这政策的人,应该就是祝哥的幕后者了。

可这幕后者居然是崔子波的妻子,这就说不过去了吧。

哪有当妻子的背后使阴招搞自己丈夫的?难道说,崔子波对不起他妻子,所以她妻子才这般?

但也不对劲啊,就算崔子波对不起他妻子了,但是他的财产她妻子也应该有一半啊。

把崔子波搞破产了,不也是会损失钱水丽的钱吗?

莫非,祝哥的幕后者,不是崔子波的妻子?

想到这里,杨云帆便是看向那双目紧闭的祝九州。

看来,得把这人弄醒了问问啊。

杨云帆走到祝九州面前,用手探了探鼻息,人没死,还活着。

从书房的冰箱里面拿了一瓶冷饮,揭开盖子,杨云帆朝着祝九州的脸上一倒。

祝九州嗯了一声,人悠悠然醒了过来。

人一醒来,祝九州便是凶相毕露,像头恶狼似的瞪着彤彤:“彤彤,我待你不薄啊,你为什么要这么待我?你明明是一个正常人,你为什么要装成智力低下的样子?”

“少废话,我问你。”杨云帆呵斥着祝九州:“你背后有人指点你瞄着国家给贫困户修房子这政策,这人是谁?”

祝九州却不理会杨云帆,而是继续看着彤彤,质问着:“你为什么要帮着外人搞我?”

“祝九州,你干了多少坏事,你这都是罪有应得。”彤彤抛下冷冰冰的话语,然后看着杨云帆:“算了,我看你与其在祝九州这里瞎耽误工夫,不如你去见见那钱水丽就是了。”

“这倒也对。”杨云帆点着头,就祝九州这态度,杨云帆犯不着跟他磨嘴皮子。

而且,杨云帆也不想再这祝九州身上浪费一次圣眼资格。

“我问你,你是如何知道我的身份的?”彤彤把杨云帆拽到了一边严肃询问。

“我是一个私家侦探。”杨云帆回答。

“哪怕是私家侦探,也不可能获知我的身份!”彤彤自信的很。

“不见得吧。”杨云帆却是指了指周明浏,然后道:“他的二叔就看出来,你是装成智力低下,不是真正的智力低下。你说一个普通人都能看出你的破绽,我这个侦探为什么就不能获知你的身份?”

“不可能,我的身份不可能泄露的。”彤彤不相信,又问了:“那么你嘴上说的那个黑客间谍呢,你又是怎么知道她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