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七章 赌/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正常情况下,炸弹客被激怒了,你们觉得应该是怎样的后果?”杨云帆却是反问道。

“他会引爆他安置在别处的炸弹来示威,难道……”陈莲莲喃喃自语着,“难道那辆警车安置的炸弹不是遥控的?”

“嗯,没错,如果那辆警车下面安置的是遥控炸弹,刚才肯定就被引爆了。”杨云帆点着头,“既然这炸弹没有被引爆,那么就立刻派出炸弹专家去排炸弹吧。”

“可万一那炸弹客看见了,他以要挟引爆救护车上的炸药,怎么办?”领导开口了。

“我会吸引着他的注意力。”杨云帆说,“不会让他有机会看警车排除炸弹的情景的。”

“你去吸引他的注意力?”众人均是一愣,谁都没有想到,杨云帆竟然要亲自去和炸弹客谈判。

“杨云帆,这可不是开玩笑啊,谈判专家都没有谈下来呢。”领导脸色凝重着。

“或许帆子哥可以把他谈下来。”陈莲莲却是信任道,补充着:“现在强攻不行,产妇的生命危在旦夕,怎么都应该让帆子哥试试吧。”

“杨云帆,那你小心点,你还需要什么吗?”领导只好道。

“如果可行的话,你把救护车四周远远那些警察全部撤掉吧。”杨云帆说道。

“什么,把所有人全部撤掉?”领导一愣。

“这么多围着,他的心里压力大,咱得给他减负。”杨云帆解释道,“再说了,人家只有炸弹没有枪支,围着他干嘛,难道他还能长着两条腿从天上飞了?”

“万一他强迫司机开车离开医院呢,怎么办?”有人开口了。

“炸弹在外面爆炸,怎么都比在医院爆炸强吧,医院的人这么多。而且那绿色通道就在承重墙下面,若是炸弹威力太强,整栋楼倒塌了,来不及转移的病人,怎么也还有上百人吧。”杨云帆说。

“这倒也是。”那人就不说话了。

“还有,给我安排一个担架,还有两个抬手。”杨云帆补充道,“我得先让他把产妇放了。”

“之前谈判专家也曾经这样试过,但就是这样才激怒了他。”陈莲莲提醒杨云帆。

“那也得看谁去跟他谈。”杨云帆说。

“行吧,派两个人抬着担架过去。”领导表态了,“试一下总是好的,万一这一次成了呢。”

“记住,派两个身体娇小一点的女人,不要男的。而且还要是医院的护士,是他认识的那种,不能是警察。”杨云帆提醒道。

“对呀,我总算是知道之前他为什么发怒了,原来我们派出的两名抬手是我们警察,不是医院的护士,难怪他会生气。”有人恍然大悟,顿时间佩服杨云帆的睿智。

“行了,别浪费时间了,抓紧吧。”领导连忙联系了医院方面,给杨云帆配备了两个小护士。

这两个小护士都是经常和炸弹客合作的护士,平日里关系还算融洽。

两人虽然是害怕的要命,但本着救死扶伤的职业本则,两人还是鼓起勇气跟在了杨云帆的身后。

依杨云帆之言,远远围在救护车四周的警察,纷纷都撤掉了。

杨云帆带着两名小护士,慢慢朝着救护车走了过去。

尽管距离还远,但都能听见救护车里面,产妇的嚎叫声音。

也许,孩子已经在出来了,情况危急。

或许是杨云帆撤走警察还有派了钱宇认识的两名护士过来,这让钱宇感受到了杨云帆的诚意,所以杨云帆和两名护士非常顺利就接近了救护车,钱宇从头至尾都没有阻拦一下。

“把人抬走吧。”见着杨云帆和两名护士过来了,钱宇还主动开了车门。

车厢内,肚子高高隆起的产妇满脸泪水,裤子已经被鲜血浸透,而另外两名医护人员和司机,都被钱宇用扎带给绑住了,动弹不得。

就连他们的嘴上,也贴了封条。

“快抬走。”杨云帆没有犹豫,立刻帮忙把产妇从车上移了出来,顺利安置在担架上,然后两名小护士吃力的抬着产妇小跑着离开了。

监控中心的视频画面上,领导和陈莲莲等人看着产妇这么轻易就被救了出来,她们纷纷都是一阵惊讶,眼里也是对杨云帆浮现出了期待。

看来,也许杨云帆还真能谈下这个炸弹客。

“看来,你还没有忘记你医生的职责。”杨云帆看着钱宇,此人现在一脸的镇定,甚至还有一丝轻松。

也许是产妇和胎儿可以被保住,也可能是耳边没有了产妇的嚎叫,能让耳朵清净一些。

“你是谁?”钱宇盯着杨云帆问,“难道你就不怕我引爆炸弹,让你填命吗?”

“呵呵。”杨云帆笑了笑,就在救护车屁股下面的坐了下来,“我当然害怕你引爆炸弹。”

“那你为什么还要过来?”钱宇问。

“帮你完成救赎。”杨云帆说。

“呵呵,帮我完成救赎,我已经炸死了那么多人,身上背了好几条人命了,我这样的人还能救赎?”钱宇惨然一笑。

“我是无法让法律救赎你,但可以让你自己救赎自己。你现在也看见了,你这次任务已经失败了,不管这样,你觉得警方能让你活着离开吗?”杨云帆说。

“大不了我引爆炸弹,我带着你还有车上四个人一起走!”钱宇脸上闪过疯狂,车上其他三个人见状,个个目光流露惊恐。

“就算你引爆了炸弹,那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家人。”杨云帆半点无惧的样子。

“我没有家人。”钱宇说。

“不见得吧,如果你没有家人的话,那么你刚才为什么会让护士把产妇抬走?”杨云帆不信的样子。

“那是因为我的职责是一名医生。”钱宇回答。

“嗯,这个回答倒是挺有道理。”杨云帆点着头,然后一本正经看着钱宇:“那我就好奇了,你明明是一名救死扶伤的医生,为什么又会走上刽子手这条道路呢。那些被你炸死炸伤的人,他们和你无冤无仇,这和你的职责完全相悖。”

“我凭什么告诉你。”钱宇不肯说。

“呵呵,你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吗?”杨云帆微微一笑,“要不,我们来打一个赌吧。”

“赌什么?”钱宇问。

“很简单,我说你的事儿,我要是说对了一件,你就放一个人,如何?”杨云帆道。

“你就不怕到时候你说对了,我也不承认吗?”钱宇反问。

“正常情况下,你不是应该讽刺我不可能说对么,因为我们都不认识。”杨云帆激将着,“你这么说,看来你是心虚了。”

“谁心虚了,赌就赌!”钱宇脖子一梗,看着杨云帆:“要是你说错了,怎么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