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八章 孤注一掷/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想要怎么搞?”杨云帆反问道。

“这有把刀子,你若是说错了一次,你就扎自己一刀,可敢?”钱宇丢了一把小手术刀到杨云帆面前。

“呵呵。”杨云帆抓起了刀子,看着锋利的刀口,“你难道就不怕我拿着这刀子跟你拼了吗?”

“我看得出来,你没有练过。”钱宇自信的很,“而且刚才转移产妇的时候,我就故意卖了一个破绽给你,但你没有动手,说明你根本就不会擒拿散打。”

“你这眼睛倒是厉害呢。”

“不是厉害,是经验。”钱宇说。

“行吧,那咱们就来赌吧。”杨云帆顿了顿,然后就开口了:“你有个妻子,她也是一个警察,但是她后来因公殉职了,所以你就非常痛恨警察这个职业,你怨恨是这个职业带走了你妻子,所以你就恨上了警察,然后你才自学了炸弹,对警察展开了报复,对不对?”

“你怎么知道……”钱宇一听,顿时间惊讶着,但意识到自己说漏嘴想要停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怎样,我说对了吧,那你是不是该放一个人了?”杨云帆直接道。

“我大意了,是我大意了。”钱宇懊恼了起来,“我应该想到,你是警方派过来的人,警方肯定也把我的资料分享给你了。”

“不管怎样,输了就是输了,你放人还是不放?”杨云帆说。

“放,不过这一次我要改一下规则。”钱宇不甘心。

“改什么规则?”杨云帆问。

“就是我问,你来答。”钱宇说,就算是警察刚刚对他的个人资料突击调查了,但时间这么短,警方了解他的资料肯定不多。

只要他改变规则,就能让眼前这个人为他的行为付出代价。

放走一个人,留下杨云帆,他挟持的人质数量并没有减少。

“这个可就有点强人所难了啊。”杨云帆故作皱眉,之前圣眼已经把钱宇看了个通透,杨云帆自然不怕这个规则改,但表面上还是要装一下的。

“你要是不敢的话,这人我也不放了,你也留下来吧。”钱宇凶恶着。

“如何不敢了,不过你先放一个人。”杨云帆一副孤注一掷的赌徒架势。

“那行,我先放一个,你想放谁?”钱宇给杨云帆指了指车上两名医护人员和司机。

三人一听,都拼命朝着杨云帆眨眼,都渴望被解救。

“先把这个女的放了吧。”杨云帆指了指三人之中唯一的那个女护理。

这名女护理闻言,满眼的感激,另外两人面若死灰,感觉自己真要死定了。

“两位,别担心,等我赢了,你们就会被放了的。”杨云帆安慰着两人。

两人闻言,神色立刻显得很……怎么说呢,就是哪里肯信啊。

人家问你,然后你回答,你以为你是他肚子的蛔虫么。

两人都明白了,杨云帆应该是答不上来了。

但为了多救一个人,所以他故意答应了钱宇的条件,把自己给搁进来了。

“谢谢了。”女护士被钱宇剪开了扎带,她踉踉跄跄下了车,对着杨云帆感谢了一句,然后就跌跌撞撞的跑开了。

监控画面之中,见着杨云帆又救了一人,陈莲莲和领导等人对杨云帆的信心更足了。

“你准备好了吗?”女护士跑开了,钱宇狠着脸看着杨云帆。

“这话应该我问你才是。”杨云帆扭头看着钱宇,“你可要好好想一下,你的哪些信息是警察暂时不可能调查到的,别到时候我回答上来了,你又懊悔。”

“哼,你要是再能回答上来的话,我就把这两人一块放了。”钱宇自信的很。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哦,我可没有讲。”杨云帆立刻趁机道,这才是剧本应该有的剧情嘛。

不管是谁,让别人回答自己最隐秘的问题,都是会自信别人答不上来。

“你若是答错了,或者是答不上来,你扎自己两刀。”钱宇看着杨云帆蹬鼻子上来的样子,眼里闪过凶光,指了指杨云帆的前胸要害处,“照着这个地方扎进去。”

“别说两刀了,只要你不食言,我就是扎二十刀都没有问题。”杨云帆也自信着。

“二十刀,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哦。”钱宇也是趁机依葫芦画瓢。

“嗯,没错,是我的亲自说的。”杨云帆点着头。

那两名被捆着的人质看着这场面,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那神色别提多么的负面了。

人家钱宇说你回答上来就放两人,这未可厚非。

你杨云帆装什么呀,回答不上来,你就扎自己二十刀,你以为自己是刀枪不入,还是万能先知啊。

但两人的神色很快还是变得期待起来了。

这是深陷绝境的人都会有的那种自欺欺人念头,尽管觉得荒谬,但仍然会对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抱着幻想。

万一呢,万一杨云帆瞎猫撞上死耗子给蒙上了呢。

虽然这看上去挺扯淡,但不能不说没有这种可能吧。

“那好,你听好了,我只问一次。”钱宇轻蔑看了杨云帆一看,然后道:“我三岁那年,我奶奶就死了,我问你,我奶奶当时下葬的时候,天气是怎样的?”

两个人质一听,眼睛都瞪得大大的,钱宇你这也太不要脸了吧,谁他妈知道几十年前你奶奶下葬时候的天气呀。

你这么问,不是成心为难人吗?

但两人很快又丧气起来了,钱宇这不本来就是要为难杨云帆么。

两人的目光投在杨云帆的脸上,还是带着自欺欺人的期待。

这天气,不就是那几种嘛,要么下雨,要么出太阳,要么多云刮风,要么阴,瞎猫撞上死耗子的概率,似乎还是不小的。

杨云帆闻言,心中不由得一松,本来他都还有点担心,若是这人问了别的问题,他还真有点不好回答。

其实这不是什么不好回答的事儿,而是因为确认。

因为杨云帆不排除他说出了正常答案,这人反悔。

现在,他既然这么问了,那就好办了。

“怎么的,你不回答,是不是不知道了呀?”见着杨云帆不说话,钱宇就催促着:“既然答不上来,那么就赶紧拿刀子动手呗。”

“你今年四十岁,你三岁的时候死了奶奶,那么你奶奶就是三十七年前死的,对不对?”杨云帆说。

“我又没问你我奶奶死了多少年了,你脑子是不是有毛病。”钱宇瞪眼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