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九章 没炸/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别急,我再给你分析一下啊,今年是201X年,往前面推37年,那是197X年,而你家又是XX地区的,你奶奶死的时间是那年夏天,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37年前,你老家那个地方正在闹干旱,还饿死了不少人,这说明你奶奶死的时候,天气是晴天,我说的可对?”杨云帆慢条斯理说道。

“你,这……”钱宇一下子噎着了,他没有想到,这茬居然也让对方给推算出来了。

那两个人质见状,眼里顿时间就浮现出了强烈的希望。

如果他们没有被捆的话,他们肯定会乐的跳了起来。

杨云帆这瞎猫还真撞上了死耗子……不,不对,这哪里是瞎猫撞上死耗子,分明就是有凭有据的推理。

杨云帆有理有据,钱宇连耍赖的余地都没有了。

“怎样,我是说的一点没错吧。”杨云帆就笑了,看着钱宇,指了指那两名人质:“那么现在,你是不是该兑现你的承诺了。”

“他们都被你救走了,你被我留下来了,你就不怕我弄死你吗?”钱宇非常的愤怒。

“怕,我当然怕,但你是不是先兑现你的承诺。”杨云帆沉着说。

“这……”钱宇犹豫着。

刚才那话不错,是他的狂妄之言,却没有想到,对方真回答上来了,而且还让自己没有耍赖不认账的余地。

挟持了四个人,这才多久了,全部给放了,那自己手上可就只剩下这杨云帆一个人质了。

“怎么的,你想要食言吗?”杨云帆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便是道:“你放心,我可是警方的重要客人,我一条命,可十条二十条命都重要。只要我在你手里,警方不敢胡来的。”

“这倒也是。”钱宇顿了一下,便是解开了剩下两个人质,让他们滚蛋。

“谢谢,谢谢了,你小心啊。”两个人质满脸的感激。

“行了,快走吧。”杨云帆摆了摆手,两人才飞快的跑了。

见着杨云帆把所有人质都救了,这都没多久呢,陈莲莲和她的领导一阵欢呼,信心更大了。

甚至有人在陈莲莲面前嘀咕了,询问杨云帆的个人问题了,比如杨云帆有没有女朋友之类的……

“好了,现在这里就剩下咱们两人了,我看咱们也不用再玩下去了,你跟着我向警方自首吧。”杨云帆直接对钱宇说道。

“自首?”钱宇一顿,哪里甘心:“我都还没有玩够呢,我要看着你扎自己。”

“你都没有本钱了,你拿什么跟我玩!”杨云帆不屑着。

“你难道不是我的本钱吗?”钱宇瞪着杨云帆,“咱们继续来,若是你再赢了,我放了你,若是你输了,你就补刀。”

“不,我指的本钱不是这个。”杨云帆摇了摇头。

“那你是什么意思?”钱宇疑惑着。

“不什么意思,我就是想要劝你自己,这样一来,也许你还有机会去给你奶奶上香烧纸,你到了下面之后,看她能不能原谅你……”杨云帆话没有说完,钱宇的脸色就变了。

杨云帆其实早就蓄势了,看着钱宇脸色不对劲,他立马扭头就跑。

杨云帆在来救护车救人的时候,其实也用过了一次圣眼,用来核实救护车上是否真有钱宇安装的炸弹。

要知道,那救护车停的位置可是医院住院大楼,一旦炸弹爆炸,威力能炸掉大楼的话,不是开玩笑,杨云帆必须得谨慎。

果不其然,救护车上根本就没有安装炸弹,这都是钱宇吓唬人,他手里握着的那个遥控器,也不过是一个摆设而已。

但问题是,杨云帆他不可能跑到警方面前,跟警方说,你去抓钱宇吧,救护车没有安装炸弹,是他糊弄你们呢。

所以,杨云帆才故意跟钱宇玩了这么一出。

至于钱宇为什么会和自己赌,然后释放人质的原因也在这里。

他这救护车上根本就没有炸弹,硬抗下去也不是个办法,自己的赌,正好给了他一个心理台阶。

现在好了,钱宇老羞成怒了,那么自己正好也就转身就逃,这不会留下什么把柄。

毕竟,换做是谁,在炸弹客要引爆炸弹的时候转身逃跑,这是本能反应啊。

看着杨云帆竟然突然调头就跑,凡是看着这画面的警察都不由得瞳孔一缩,脑海里面响起了不好的声音:不好,炸弹客要引爆炸弹了。

然而,就在所有人准备承受这炸弹的爆炸声音的时候,但爆炸却根本没有响。

救护车依然好好停在那里,既没有变成火球,也没有成为碎片,甚至都没有看见钱宇追出来。

“这什么情况?”所有的警察都看不懂了。

杨云帆跑到了墙角,对着这边猫着的警察道:“那救护车上根本就没有炸弹,你们去抓他吧。”

墙角处的警察一听,明白杨云帆没有开玩笑,顿时间,十几个警察立刻鱼贯而出,把救护车给包围了个严严实实。

可是,等警察把救护车的车门拉开的时候,钱宇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他的脖子上有一道触目惊心的割痕,鲜血已经停止了喷溅……

那辆被安装了炸弹的警车,炸弹专家也成功拆除了炸弹。

“杨云帆,你怎么知道救护车上没有炸弹的?”陈莲莲和领导等人跑了出来,对杨云帆万分敬仰和佩服。

“我对他使诈了,诈出来的。”杨云帆随口道,反正钱宇已经死了,死无对证。

“幸好救护车上没有炸弹啊,不然的话,恐怕就危险了。”陈莲莲后怕的很。

“杨云帆,代表警方对你的帮忙表示感谢。”领导紧握着杨云帆的话。

“领导,陈警官,我在医院还有点事儿要忙,就不陪你们了啊。”杨云帆边说边走。

“杨云帆,要不要我派两个人给你帮忙?”领导追着说。

“不用了,不用了。”杨云帆摆着手。

“陈莲莲,你还是跟着杨云帆吧,看他有什么需要。”领导还是把陈莲莲派给了杨云帆,再就是,这医院被调换的孩子还没有全部找到,这医院还要留警力。

毕竟,钱宇死了,没法从他嘴里获知其他那些婴儿的下落,那么只能找了。

“杨神探,真是谢谢你了啊。”一个男子抱着一个婴儿,给杨云帆下跪了,“如果不是你救下我老婆孩子,我现在恐怕已经……”

“起来,起来,这没什么,用不着这样。”杨云帆把他扶起,然后扭头看着陈莲莲:“还有多少婴儿没找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