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章 害怕/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田德彪,我说你跟我们开玩笑呢,你究竟杀没杀你老婆啊?”范瑶瑶无力看着田德彪。

“我,我,我……’田德彪被范瑶瑶这一阵白眼盯着,连续我了几个字,都是没有下文。

“瑶瑶,你别说话。”杨云帆说了范瑶瑶一句,然后看着田德彪:“田德彪先生,你先深呼吸几口气,先冷静一下,好吗?”

杨云帆看出来了,这个田德彪的老婆应该是真的死了,但人不是他杀死的,但估计是有什么不利的证据指证了他杀死了自己老婆。

所以,这个田德彪害怕的不敢报案,而是来找自己这个私家侦探给弄。

不过,既然是刑事案件了,杨云帆肯定不可能私自给他弄,等会胡局长来了,还是会让胡局长派几个警察跟着一块过去看看的。

“好的,好的。”田德彪连连点头,心理压力特别的大,他就开始深呼吸了。

但他深呼吸之后,正要开口,胡局长这时候却是拿着锦旗过来了。

田德彪一见着胡局长出来,他立刻就想要转身就跑。

“哎哎哎,田德彪,你跑什么呀。”范瑶瑶连忙一把拽着了他,“这俗话说没做亏心事,不怕警察叔叔,你见着警察就想要跑,难道你老婆真是你杀死的?”

“没有没有没有,我绝对没有杀我老婆,我对天发誓。”田德彪连忙发誓说。

“既然你没有杀死你老婆,那你害怕个什么,好好待着吧。”范瑶瑶还是没有松手。

“杨云帆,这是怎么回事?”胡局长看着这范瑶瑶和田德彪拉扯的样子,便是询问道。

“这个人来找哥,说他老婆死了。”范瑶瑶对胡局长说道。

胡局长一听,这脸立刻就严肃起来了,瞪着田德彪:“这位先生,你确定是你老婆死了吗?如果出了人命,那就是刑事案件,应该马上报警,你跟着范瑶瑶在这里拉拉扯扯做什么?”

“我是想要找杨神探给我证明清白呀。”田德彪连忙说道。

“哟呵,听你这意思,是信不过我们警方,害怕我们警方冤枉你了吗?”胡局长的表情不好看。

“没有,没有,没有,我绝对没有信不过你们警方的意思。”田德彪立刻摇头。

“哼,明明是信不过我们警方,多半你老婆就是你杀死的,你休想依靠私家侦探逃脱法律制裁。“胡局长面色一冷,就把手铐拿了出来。

“杨神探,救命啊,你救救我呀,我真没杀我老婆,你救救我呀……”见着胡局长把手铐拿了出来,田德彪就拼命朝着杨云帆喊。

“胡局长,这样吧,你派两个警察跟着我跑一趟,我们去核实一下现场的情况,好不好?”杨云帆看这田德彪真是害怕到了极点,也不像是杀死自己老婆的凶手,便是对胡局长说道:“到时候,若是证明了这田德彪是杀人凶手,我就让你派出的警员把他抓回来。若是证明他是清白的,那就放人,你看怎样?”

“行行行吧,就按照你说的来。”胡局长立刻就点头了,然后看着田德彪:“田德彪,你可不要在杨云帆身上抱有什么幻想,如果真是你自己杀死了老婆,你想要让他帮你脱罪的话,那是不可能的。”

“不会,不会,我真没有杀死我老婆的。”田德彪连忙摇着头。

“你们两个跟着杨云帆去吧。”胡局长点了两个警察,跟着杨云帆出发了。

杨云帆和范瑶瑶还有田德彪坐在警车的后面,两个警察一个开车,一个坐在副驾驶上。

“田德彪,你家在哪里?”其中一个警察问。

“在XX小区2号楼402。”田德彪连忙报了。

警车朝着这个地址出发了,杨云帆就看着田德彪:“好了,田德彪先生,你现在跟我说说你这的情况吧。如果你想要证明你的清白,那么你就要把事情的真相原原本本的告诉我,不能有一丝的隐瞒和侥幸。”

“是是是。”田德彪连连点着头,然后就道:“我跟我老婆的关系其实不好,我们基本上是天天都吵架,我每次跟她吵昏了头,我都会气急败坏的说,我总有一天会掐死她,这一点,我们那里的左邻右舍都可以作证。可是,问题偏偏就出在这点上啊。今天下午14点的时候我回到家,见着我老婆睡在床上,我以为她是在午睡呢,我就没叫她,我就在家里搞卫生。可是当我搞到卧室的时候,我发现我老婆睡觉的姿势有些不对,我叫了叫她的名字,可是她不搭理我,于是我又推了她几下,结果才发现她根本都不动。我连忙把她的身子翻了过来,我的天呀,她竟然死了。而且,她的脖子上正好有着证据显示她是被掐死的。你们说这,这,这,我是经常跟她吵架的时候大骂要掐死她,可是我真没掐死她啊,杨云帆,我说的每一个字都是千真万确的,绝对没有半点欺瞒,你可得帮我证明清白呀。”

“田德彪,你别是故意编着谎言吧?”杨云帆还没有开口,坐在副驾驶上的警察不相信开口了。

“天地良心呀,我真没有说谎呀。”田德彪丧气着脸,“我当时吓坏了呀,因为我经常扬言要掐死她,结果她真死了,你说左邻右舍还不怀疑真是我掐死的吗?而且,我由于事先不知情,我把家里的卫生搞了一遍,这不就等于故意破坏了命案现场了吗?我本来想要跑的,但又一想,我若是跑了,恐怕就更加说不清楚了,搞不好呀,警察抓到了我,我还得替杀人凶手背锅,那多冤啊。”

“所以,你就想要找私家侦探给你证明清白,不敢报警?”副驾驶上的警察说。

“是的,我就是这样想的,我想要让私家侦探帮我找到证明我清白的证据之后,我再报警。”田德彪唯唯诺诺着。

“你呀你,这你不是明摆着不信任我们警方嘛。”副驾驶上的警察没好气。

“没有没有没有,我没有信不过警方,我就是害怕,我害怕的很。”田德彪连忙辩白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