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一章 机械性窒息/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行了,别扯淡了,说说你跟你老婆之间的事儿吧。”范瑶瑶说。

“我跟老婆结婚三年了,刚开始的时候感情还行,后来就不好了,我们现在经常吵架,其实就是在闹离婚,她总是想要让我把房子给她,可这房子都是我的钱买来的,我凭什么给她,所以我们就经常吵。有时候吵的凶了,我还是会控制不住自己去掐她的脖子,好几次都把她掐的昏了过去。但我发誓,我绝对没有掐死她,我只是把她掐昏过去而已。”田德彪说道。

“你们为什么闹离婚?”杨云帆问。

“感觉不合适,脾气不对路。”田德彪说道。

“你和你老婆都从事什么工作呢?”范瑶瑶问。

“我在外面跑销售,我老婆是一个写网络小说的。”田德彪回答道。

“写网络小说的?”杨云帆一愣,突然有些兴趣了,便是问:“那你老婆的收入怎样?”

“当然不咋的了,不然的话,这房子还需要我一个人掏钱吗?”田德彪的眼里流出对网络小说的鄙视,不客气着:“那个女人整天做着写出一本书能赚几百万元的美梦,可是她每本小说都太监,都是写一半就不写了,她这样经常半途而废的人,能挣几百万元,恐怕也只有她死了,我烧给她了。”

“人都死了,你就不能嘴上积德点?”范瑶瑶斜睨了田德彪一眼。

“唉……”田德彪重重叹了一口气,“就是因为她突然死了才麻烦呢。”

“怎么麻烦了?”范瑶瑶问。

“这房子问题很麻烦呀。”田德彪说。

“房子麻烦?”

“是呀,我们国家对于这房产的法律弄点有些麻烦,配偶一方突然死了,来不及立遗嘱的情况下,得由配偶子女还有父母来继承。我和她结婚这几年,一直都没有小孩。现在她突然没了,她的父母肯定得跟我争房子呀。这可真是让我冤的很了,我自己花钱买的房子,她被人掐死了,房子要被她父母争,而且搞不好我还得背上人命官司,你说这能不麻烦吗?”田德彪说。

“我倒是觉得这法律很人性化,人家父母女儿没有了,拿点房子补偿合情合理呢。”范瑶瑶却是道。

“除了这些,对于这案子,你还有没有别的什么要跟我们讲的吗?比如你老婆平日里都和些什么样的人来往,有没有和谁结怨什么的?”杨云帆又问了。

“哪有啊,她就是一个狗屁网络作家,天天窝在家里做着写一本书赚几百万元的美梦,又不出去接触人,她能和鬼来往,和鬼结怨呀。”田德彪不客气的很,语气之中充满了对老婆的怨气。

“这我倒是有些奇怪了呢。”范瑶瑶道。

“你奇怪什么?”田德彪问。

“你那房子现在大概值多少钱?”范瑶瑶问。

“怎么也值个两百万元吧。”田德彪想也没想说。

“两百万元的房子不舍得给你老婆,你却舍得花两百万元来证明你的清白?”

“姑娘,这不一样呀,房子是我自己一个人花钱买的,我当然不舍得给她了。可花两百万元证明清白,这事情完全就是另外一个性质了呀。房子没有,可以挣钱再买,可这清白要是证明不了,给我背上人命官司了,窝窝囊囊押上法场吃一个花生米,那可就冤枉了啊。所以呀,别说是两百万元,哪怕是四百万元,为了把命保住,那都是值得的。”田德彪一本正经的很。

“你老婆的父母知道她死了吗?”杨云帆不想评判这田德彪的人品。

“我连警都不敢报,哪里敢让他们知道呀。若是他们知道了,肯定得说是我掐死了他们女儿,到时候肯定让我偿命呢。”田德彪回复着。

……

这一路上,跟着田德彪初步了解了一下情况,警车开到了一个高档小区。

这个高档小区的房子不便宜,田德彪没有说谎,一套房子,至少也得二百万元。

在田德彪的带路下,杨云帆一行人来到了田德彪的房子。

三室两厅的房子在,装修很精致,家具也都是名牌。

地面一尘不染,显然犹如田德彪所说那般,他“破坏”了命案现场。

杨云帆几人带上了鞋套,来到了卧室。

卧室这里,果然是躺着一个和田德彪年龄差不多的女人。

女人的面相一看就是机械性窒息死亡,脖子上有着掐痕。

两个警察的面色瞬间变得严肃,都不由自主的紧靠着了一些田德彪。

这让田德彪紧张起来,他看着杨云帆:“杨云帆,你可得赶紧给我证明清白呀,我害怕。”

“你说你今天是几点回来的?”杨云帆问。

“下午14点。”田德彪连忙回答。

“你昨天在不在家,之前呢?”

“我们这跑销售的经常不在家呢,大概三天前的早上,我回过一次家,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田德彪说。

“麻烦你去调取一下监控,看他所说的是否属实,顺便把这几天进出这楼层的监控也看一下,看有没有什么人跟这女人接触过,哪怕是外卖,也要留意一下。”杨云帆对其中一个警察说道。

“嗯,好。”这个警察立刻就去了。

“杨云帆,要不要叫技术队过来看看?”剩下这名警察可不懂得现场证据痕迹的勘察,而是问杨云帆。

“有哥呢,不用叫技术队,你这不是不信任哥么。”范瑶瑶说了一句。

“没有没有没有,我哪里敢不信任杨神探呀。”这名警察连忙道。

“来,帮个忙,把尸体上的衣服给弄一下。”杨云帆没有在意什么,对这警察说道。

“好的。”这个警察点着头,然后就帮忙把尸体反转了,然后杨云帆就要扒拉衣服。

“哎哎哎,你弄什么呀,你要扒我老婆衣服吗?”田德彪在一边看着,他有些不乐意:“这人都死了,你还脱人家衣服,是不是有点……”

“田德彪,你要是想要证明自己的清白,你就闭嘴。”范瑶瑶打断了田德彪。

“好吧。”田德彪只好闭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