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三章 借钱/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现在带着你们一块去找张罗,好不好,我们一块去找他!”田德彪只好道。

“嗯,走吧。”两名警察点着头,然后看着杨云帆和范瑶瑶:“两位,你们是去,还是不去?”

“去一趟吧。”杨云帆顿了顿,说道。

看在二百万元的份上,走一趟。

“好吧,一块走,路上我再叫几个同事一块去。”

杨云帆和范瑶瑶跟着田德彪坐在警车上一块出发了,田德彪上车之后,整个人显得沉默起来,一言不发。

这和他之前嚷着要一个人马上去找张罗的的行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根据田德彪的指示,张罗住在一个普通小区,他是贷款买的房子,家庭条件一般。

家里老婆带着两孩子,经济压力比较大。

按理说,张罗这样的状况,他应该没作案的动机。

毕竟,有家有室了,经济压力又大的男人,一般是不会再有精力在外面找女人胡混。

当然了,也不绝对排除这种状况。

在警方的档案室里,拖家带口的男人出轨导致刑事案件发生的例子并不少。

警车并没有鸣笛,而是悄悄开过来的。

车刚一停稳,田德彪正准备下去,突然他见着小区门口一个男子正好进门了。

田德彪立刻就大吼一声:“张罗,你给老子站住!”

田德彪这一声大吼,那男子吓了一大跳,扭头看着警车上面下来几个警察,男子脸色骤变,立刻转身就跑。

“张罗,你这个混蛋,你给老子站住,给老子站住,别跑!”见着男子逃跑,田德彪立刻像兔子一样窜着追了去。

两个警察也是连忙追了过去。

范瑶瑶和杨云帆两人坐在警车里,就没有下去追了。

抓人这种技术活,杨云帆不擅长啊。

瑶瑶又是个女孩子,还是斯文点好。

大概十分钟左右,那名逃跑的男子就被五个警察给逮了回来。

看上去,应该是叫的支援刚好到了,把这个张罗正好给堵了回来。

那田德彪被两个警察给抓住,他情绪非常的激动,屡次想要打张罗,都被拉住了。

打不得张罗,田德彪就破口大骂着:“张罗,你这个王八蛋,我跟你这么好,你竟然背着我搞我的老婆,你这混蛋真不够义气……”

“没有,田德彪,我发誓,我绝对没有碰嫂子一根毫毛,我发誓,我对天发誓……”被铐住的张罗拼命的辩白。

“哼,你发个锤子的誓言,傻子才相信你。那监控上面,这几日就你一个人去找我老婆,次数还那么多,你敢说你不是去搞她!”田德彪自然是不相信的。

“田德彪,我真没有搞你老婆呀。这俗话说朋友妻,不可欺。你借我几个胆子,我也不敢啊。再说了,我家里那口子的脾气你也不是不知道,你看着都哆嗦呢,我哪里还敢背着她在外面搞女人啊。”张罗嚎道。

“你放屁,你现在为了逃避法律惩治,你当然不肯承认了。”田德彪气急败坏着,“张罗,其实呢,你搞我老婆就算了,我既然不知道,那我也就不知道了,反正我跟她离婚之后呢,就是陌生人了。你小子怎么就把她掐死了呢,现在好了,她一死,丢给我一个烂摊子,她父母还得来跟我争房子……”

“田德彪,你可不要血口喷人啊,你怎么越说越离谱了,我连碰都没有碰嫂子,我怎么又掐死她了呢。我掐死她干嘛呀,我家里还拖家带口,上有老下有小……”张罗激动不已。

“既然你没碰我老婆,你没掐死他,那你跑什么呀,你这就是做贼心虚!”田德彪一针见血着。

张罗顿了顿,然后道:“田德彪,我今天算认栽了,我承认,我是做贼了,我是心虚了,我是见着警察就跑了,但是我绝对没有掐死你老婆,这事儿绝对不是我干的。”

“不是你干的,那是谁,这监控上面,每天就只有一个人去找她。不是你杀的她,难道还是她自己把自己给掐死的吗?”田德彪哪里肯信。

“警察同志,警察同志,我交代,我都交代。由于我家里的经济压力大,上个月的奖金被扣了,房贷还不上了,我就偷了两个楼下的电瓶车去卖了。我见着你们找我,我以为是你们知道我偷了电瓶车,所以我才跑的……”张罗连忙对警察交代道。

“偷电瓶车,张罗,你这谎言编的真是太可笑了。明明是你偷我老婆,你改口偷电瓶车了,你这臭不要脸的,看我不打死你!”田德彪受了刺激,又怒火冲天。

“田德彪,你别乱嚷嚷。”其中一个警察压住田德彪,严肃道:“今天早上这个小区确实是有人报案说不见了两辆电瓶车,监控上面,嫌疑人应该是这个张罗没错。”

“那也有可能是这个张罗杀了我老婆,然后顺便又偷了电瓶车呢。”田德彪哑了一下。

“田德彪,你也不想想,如果真是张罗杀了你老婆,那么他何必再偷电瓶车,他直接在你家里翻找财物不就行了么。你家里咱们刚刚去过,不是什么贵重物品都没丢么。”那两个警察其中一个说道。

“这……”田德彪就哑火了,他眨巴着看着张罗:“张罗,真不是你干的?”

“田德彪,真不是我呀!”张罗一脸的丧气,“你既然看过监控了,从监控上面也肯定看得出来,我每次接触你老婆了,两三分钟就走了,你觉得我跟你老婆在这两三分钟之内能干个什么。恐怕,连衣服都脱不干净吧。”

“那你这几日频繁接触我老婆,是为何事呢?”田德彪问。

“我想找你借钱啊。”张罗说。

“你想找我借钱,你给我打电话就是了啊,你找我老婆干嘛?”田德彪不解问。

“我当然该给你打电话的,可是你的电话这几日都关机呢,我找不着你人,只好多次去你家了,希望能遇着你。你这人也是一个经常不回家的人,我问你老婆你什么时候回来,她也不知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