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四章 间接杀人/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倒是,我的手机这几日是都没有开机呢。”田德彪神色不对劲的样子。

“好好的,你干嘛不开机呢?”张罗问。

“还不是烦家里那女人,我不在家里,她就打电话跟我吵架,所以我就把手机给关了。”田德彪说。

“恐怕不是这样的吧。”两人押到车上,扯了这么多,范瑶瑶和杨云帆听了这么久,范瑶瑶终于插嘴了。

“怎么不是,换做是你,天天要是有人跟你吵架,你肯定……”田德彪话没有说完,范瑶瑶就打断了:“田德彪,你不是说你是个跑销售的吗?”

“是呀,我是跑销售的,怎么了?”田德彪点着头。

“众所周知,跑销售的人,这电话是最不能关机的。你不但关机了,而且还一关几日,连你的铁杆朋友张罗都找不着你,很显然,你这几日恐怕没干什么好事呢。”范瑶瑶一针见血。

“我,我,我……”田德彪一阵支吾着。

“怎么的,田德彪,让我说中了吧。”范瑶瑶看着田德彪,“虽然我哥帮你暂时洗脱了嫌疑,但是这只能是证明你不是直接杀人,但还有可能是你间接杀人!”

“我没有,没有间接杀人,范瑶瑶,你不要乱说,你不要乱说!”田德彪又开始方寸大乱。

“哼,你若是没有害死你老婆,你会拿出两百万来找私家侦探洗冤,而不敢报警,这分明就是你心里害怕了心虚了。”范瑶瑶哼着。

“没有啊,我真没有杀我老婆啊,我不是间接杀人。”田德彪说不过范瑶瑶,于是就慌乱的开始嚎了。

“你要是不能说出你关机这几日都干嘛了,那可是不能洗清嫌疑的。”杨云帆开口道。

“我说,我说,我说还不行嘛。”田德彪连连点着头。

“那你快说!”范瑶瑶催促道。

“这几日,其实我都在阿莲那里。”田德彪小声说。

“阿莲是谁?”范瑶瑶的脸色瞬间不好,大概已经猜到了答案。

“阿莲是我背着老婆在外面找的女人……”田德彪话没有说完,范瑶瑶就是一巴掌甩了过去,骂道:“田德彪,你可真不是个东西。你都是有老婆的人了,你还在外面找小三,你真是一人渣。难怪刚才给你证明清白之后,你高兴的手舞足蹈,你是高兴可以和小三光明正大了吧。”

“其实,其实我也不想找小三啊,我老婆这几年来肚子没有动静,我怕她不能给我生儿子,这不,我就要做好准备呀。万一她真不能生,那我不得另外找个女人给我生孩子呀。”田德彪辩白说。

“这个就是你们闹离婚的原因吧。”杨云帆说。

“是的,这俗话可是说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我家里的父母都等着抱孙子呢,你说我都结婚几年了,连根孙子毛都没有看见,别人都怎么看我呀。每次过年的时候,我都真不想回家的,我怕看见父母忧愁和期盼的眼神。”田德彪情绪非常不好。

“田德彪,你再好好想想,你老婆平日里还有没有接触什么人。”杨云帆问田德彪,再听他扯家庭关系也没多大意思了。

“我真想不起来了。”田德彪摇着头,“我平日里都不怎么在家,她跟什么样的人接触,我是真不知道的。”

“这几日除了张罗之外,还有没有别人接触过田德彪的妻子?”杨云帆扭头看着之前那看监控的警察。

“她叫过两次外卖,但那两个外卖人员都是站在门口把外卖递给了受害者,然后就离开了。他们两个外卖人员根本都没有进屋,这不具备作案的条件啊。”看监控的警察说。

“难不成,真是她自己掐死了自己不成?”田德彪揣测着。

“这是不可能的,人是不可能自己掐死自己的。”警察否定了。

“要不,我们再回现场看看吧?”田德彪看着杨云帆。

“那就回去再看看吧。”杨云帆没有反对。

张罗,就让警察先把他带回去了,杨云帆一行人立刻返回田德彪的住所。

来到住所这里,技术队仍然还在仔细勘察现场。

毕竟田德彪在未知的情况下把家里收拾了一下,技术队得细心检查,看还有没有遗留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这窗台有攀爬的痕迹。”田德彪率先走进屋子,看了一下窗台。

“可能是你老婆踩着窗台擦了窗户吧。”杨云帆看了一下,说道。

这窗外没有任何攀爬的设备,除非是蜘蛛侠能从外面爬进屋子杀人,然后又从窗户口逃掉。

“兴许是凶手用绳子从顶楼吊下来,然后从窗户进来……”田德彪话没有说完,范瑶瑶不客气了,“你以为凶手真那么厉害啊,还从楼顶上吊下来,你这窗户距离楼顶还有十多层呢。若是在大白天,你觉得凶手这么干,小区保安会不发现吗?若是他晚上干,黑灯瞎火的,他不弄点光亮照明,他能准确降到你家窗户口。晚上一个人从楼顶挂下来,还弄着光亮,那目标不是比白天还要明显吗,你这个小区可是有保安二十四小时巡逻呢。”

“也是呀。”田德彪就不说话了,然后看着杨云帆:“杨云帆,你怎么看呢,凶手既然不可能从正门进来,也不可能是爬窗户,那你认为……”

“也许,你老婆并不是被掐死的。”杨云帆想了一下,似乎也只有这个可能了。

死者脖子上的掐痕虽然看上去很恐怖,但未必就是她的真正死因。

“那你的意思是……”田德彪若有所思。

“警察同志,这尸体的死因得送到法医处才能鉴定真正死因,对吧?”杨云帆看着正在处理尸体的技术队警察。

“是的,没错,尸体的死因,得法医鉴定,不过我们初步看了一下,死者可能不是被掐死的,而且她在死之前,和别人发生过男女关系。”技术队的警察说道。

“什么,我老婆还跟别人发生过男女关系!”杨云帆还没有开口,田德彪就惊的跳了起来,看着技术队的警察:“警察同志,你们确定没有搞错吗,这老婆真和别人发生过男女关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