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九章 把脉/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哥,其实你不懂这个看身体也没关系,也不是让你真看。”杨天霸说。

“那是……”杨云帆又不明白他的意思了。

“这俗话不是说了么,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那女婴虽然才三四个月,但终究也是一条性命呀。”杨天霸道,“你过去,假装给我朋友这个媳妇诊治一下,然后想过办法,让我这个朋友取消打胎的念头……”

“你这就让我更加看不懂了。”杨云帆狐疑看着杨天霸,他不敢相信,这是从一个大恶人嘴里说出来的话。

还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手上都不知道沾染了多少鲜血,你会在乎这区区一个女婴的性命!

“大哥,不管怎样,你都来了,是不?”杨天霸神色带着些毋容置疑。

“你怎么就知道我有能耐让你朋友打消念头?”

“直觉。”

“行吧,行吧,我就弄一下吧。”杨云帆揉了揉眉头,最近这都是怎么了,怎么忙活的事儿,不是和婴儿有关,就是和孩子有关。

仿佛,这个世界和婴儿孩子有仇似的。

不过,杨天霸那话倒是没错,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再怎么说,那也是一个女婴,保住了,也算是为自己积德吧。

白仁海腰缠万贯,却并没有住在奢华的海岸城市,而是住在偏僻的村子。别看海南这边大力开发着旅游,新闻上面,好像整个海南已经都是旅游圣地,养生天堂了。

其实不然,阳光再灿烂,也有无法照着的角落。

再繁华的街道暗处,都有穷人的身影。

白仁海住的这个村子,还保留着上个世纪的格局,一眼看上去,充满了落后和陈旧。

而唯一一个和这个村子不和谐的一幕,便是这村子里面有大量的安保人员。

他们有的站在固定观察岗位,有的充当着巡逻的角色,仿佛这个偏僻陈旧的村子里面有什么宝贝似的。

好吧,白仁海这个人若是也算是宝贝的话,那就是了。

杨天霸的到来,让这个安保一个个都是噤若寒蝉,战战兢兢伺候着。

杨云帆跟着杨天霸来到了一个农舍,这农舍很破旧,旁边就是臭烘烘的茅厕。

判断一下,这农舍应该是一个柴房。

杨天霸推门进去,一个肚子隆起的女人,她窝在里面,神色憔悴。

“白嫂,你出来吧,我给你请了个医生。”杨天霸对这个女人很客气,没错,是客气。

仿佛自从杨云帆认识他这个人之后,此人除了对自己客气点之外,再没有对别人客气过。

看来,杨天霸虽然凶恶,但兄弟情分还是很看重的。

“杨哥,你就不要再折腾了。”女人轻轻摇了摇头,不肯出来。

“难道,你真的就愿意看着你大哥和你丈夫掐的两败俱伤?”杨天霸严肃反问道,“难道,你真不想要腹中这个孩子吗?你住在这个地方,可对养胎不好呢。”

“白仁海不肯妥协,他坚持想要个儿子,我这是个女婴,我,我,我……”白嫂说着说着就说不下去了。

“你放心吧,这是我大哥,他会帮你的。”杨天霸指了指杨云帆。

“你大哥?”女人一顿,显然是感觉奇怪,居然还有人被杨天霸称呼为大哥。

而且,这个所谓的大哥,年龄还比杨天霸小。

怎么看,都觉得不正常的样子。

“你可别小看我这个大哥,他什么都会,就没有他解决不了的问题,不管是身体上面的病,还是精神上面的,或者是心病什么的,他都能搞定。”杨天霸把杨云帆捧的很高。

杨云帆在一边很想要反驳,你杨天霸不吹不行啊。

或许我借助圣眼可以给人弄什么心病,但这身体上面和精神病什么的,我可没辙。

但眼下,也不是和杨天霸掰扯的时刻。

这个女人住在脏兮兮的柴房,看上去确实是非常可怜。

谁能够想到嫁给一个大佬,一个让黑白两道都能颤抖的大佬,竟然生活这么可怜。

“那你能把我这个女婴变成男婴吗?”女人一听杨天霸这么掰扯,她破天荒对着杨云帆来了这么期盼的一句。

“咳咳咳……”杨天霸一下子就噎着了,咳嗽不已。

杨云帆撇了杨天霸一眼,真想要开口说,怎样,牛皮吹破了吧,真以为我是神呀。

不过,既然来了,那就折腾一趟吧。

杨云帆定了定神,对女人说道:“我没有把女婴变成男婴的本事,但让你丈夫白仁海改变重男轻女的观念,应该可以试试。”

“那是不可能的,他那个人顽固的很,你看他把我丢到这地方了,你知道他这个人是不可能做的通思想工作的。”女人摇着头,眼里闪烁着失望。

“我先给你把把脉吧,好吧,既然来了,还是给你看一下。”杨云帆也不管她信不信了。

“杨哥,谢谢你,你们还是走吧。”女人仍然不肯配合。

“白嫂,难道你真不想改变眼前这处境吗?”杨天霸肃穆,“莫非,你真想要一直就这样生活下去。到时候这女婴生出来了,还得丢粪坑里面溺死?”

“我当然不想,可是……”

“不管怎样,你还是配合一下吧。”杨天霸看着她又犹豫了,“你让我大哥给你把把脉,然后去找你丈夫去。反正,你只需要伸一下手,其他什么都不用做。”

“行吧,行吧。”女人干脆破罐子破摔了,杨云帆和杨天霸既然爱折腾,那就让他们折腾了。

女人把手伸过来了,杨云帆装模作样的把两根手指头放在了她的手腕处。

杨云帆感受了几下,都摸不到这个女人的脉搏。

杨云帆知道,一定是自己的动作不对,毕竟,自己没做过医生,没整过这茬啊。

不过,没有吃过猪肉,没见过猪跑呀。

杨云帆干脆就把两根手指放在女人的手腕处,装作仔细聆听的样子。

可女人却是质疑了,她看了看杨云帆,又看了看杨天霸,欲言又止的样子。

“白嫂,你有什么话要说吗?”杨天霸见着这状况,就问了。

“没,没有。”女人摇着头,她总不能当着杨天霸的面质疑说这个杨云帆是个骗子吧,还说什么能给人看病呢,给我把个脉搏,居然都没整对头,一看就是个假货。

但女人也知道,杨天霸不是普通人,一般人根本都糊弄不了他。

或许,杨天霸早知道这个杨云帆是个冒牌货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