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七章 冤家路窄/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轰!

这枚火箭弹命中了一辆快艇侧面,这辆快艇被炸飞到了半空,翻转着又砸着了另一辆快艇,碎片飞出老远,轰然燃烧起来。

旁边那艘快艇也被碎片波及到,艇身受创。

幸好快艇里面的油不多了,这海面并没有燃烧。

杨云帆被封胜利拎着重新浮出水面,他剧烈的咳嗽着。

他不会水,刚才情急之下被封胜利拉入海,呛了几口水。

“麻痹的,这火箭弹打的挺准,差点让我们团灭了。”所有人,赶紧爬到了最后这辆幸存的快艇上。

由于快艇严重超载,是不能再启动着离开了。

“杨云帆,你没事吧?”封胜利关切着。

“刚才谢谢了。”杨云帆谢过,如果不是封胜利拉自己入海,恐怕自己现在已经受伤或者殒命了。

那辆被砸着的快艇,正是杨云帆刚才待的那辆。

众人来不及喘气,纷纷又都把目光看向了远处海面的战场。

另一辆海警直升机朝着游艇开火了,其余的海警舰船也是没有客气,这艘豪华的游轮顷刻间千疮百孔。

但亡命之徒们仍然在拼命抵抗,仍然有着枪声还击,甚至还有火箭弹飞出来。

不过,这仓促飞出来的火箭弹都打偏了。

轰!

最后,整条游艇上面燃起了冲天大火,落水的小鬼子哇哇乱叫着,四下拼命游着,想要离开。

但这种情况下,他们是无法再游着逃跑了。

被其他舰船一个个从海里捞上来,先搜一下全身,然后拷了起来。

有的觉得还不保险,干脆一枪托砸过去,把人砸晕,这可都是亡命之徒。

“快看,有人朝着我们这边游过来了。”也不知道是谁眼尖,突然看向已经不近的海面。

那里,果然是冒出了一个头颅,那人应该是憋气从海底潜游过来。不得不说,这家伙的憋气挺厉害,一口气能游这么远。

而游艇那边的海警,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个人。

“我的天,这家伙看上去好眼熟,不正是日穿先生么?”封胜利很快认出了此人。

“麻痹的,一起上揍死这王八蛋……”薛毅正要鼓动所有人一块去弄这孙子,但话没有吼完,却是闭嘴了。

因为他看见,这日穿先生的手里拿着枪。

“快,赶紧把这快艇给老子破坏了。”封胜利连忙压低声音朝着船舱吼。

很显然,日穿先生拿着枪支朝着这边游过来,他想要夺了快艇逃跑。

但是,明显来不及了,日穿先生一手奋力的游过来,一手把枪口指了过来:“谁都不许动!”

顿时间,严重超载的游艇上面,所有人都吓的不敢再动弹。

那可是枪啊,只要一扣动扳机,就能要人命。

“封胜利,咱可真的好好谢谢你呀,在我亡命之际,你居然还给我送来一艘逃命的快艇。”日穿先生一边爬上快艇,一边露出的狰狞的笑容。

“你可别乱来,枪声一响,那边的海警就能听见,你不会有机会逃跑。”被枪口指着,说不害怕,那是假的,封胜利的脸色就变了。

“没错,你说的非常不错,这枪声一响,那边的海警确实是能听见,但是这玩意就不会再有声音发出来的。”日穿先生一边喘着气,一边拿出了一把刀子,丢给了封胜利,命令式的口吻:“你立刻拿着这把刀子,把所有人都扎一刀,然后踹他们下海,这片海域据说有鲨鱼,我那边几个人,好像就被鲨鱼给攻击了……”

海域有鲨鱼?

不管这话是真还是假,眼前这种状况下,没有谁会有心思去质疑。

谁都知道,鲨鱼是很喜欢血腥味的,一旦闻到血腥味,就会非常疯狂的攻击人。

恐惧,开始在人群之中蔓延。

所有人,都盯着封胜利脚下的刀子。

“还愣着干嘛,想死吗?”见着封胜利不动弹,日穿先生喝道:“我可没那么多时间,三秒不动手,我就开枪。”

日穿先生说完,就开始读秒:“一,二……”

封胜利整个人都魔症了,他突然就抓起了刀子,但杨云帆却是突然一下子按住了他:“慢着。”

“你是谁?”日穿先生非常愤怒把枪口掉转了,对着了杨云帆。

他现在的时间非常紧迫,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拿到这艘快艇,然后离开。

而在拿到快艇之前,他根本都没有心思和封胜利算个人恩怨的小账,他只是想要利用封胜利来震慑着这些人,让他们掩护自己逃跑。

不然的话,仅仅把这些人赶下海,他一个人开着快艇是无法顺利躲过海警的。

“日穿先生,你逃不了的。”杨云帆慢慢开口,根本都不害怕的样子。

“小子,你找死。”钢板先生受了刺激,在这种情景之中的人,唯一的念头就逃跑。

有人却在他耳边说逃不了,肯定是受不了的。

钢板先生的手剧烈的抖动着,那黑洞洞的枪口,仿佛随时都能冒出一发子弹。

“是啊,我是在找死,日穿先生,你有种,你就开枪打死我。”杨云帆鼓起所有的勇气,视死如归的样子。

见着杨云帆这般,所有人都肃穆又紧张的。

竟然有人被枪口指着不怕死,还是被日穿先生这样的亡命之徒。

敬佩,在人群之中传染。

士气,开始慢慢的汇集。

“小子,你真不怕死吗?”见着杨云帆如此刺儿头,钢板先生的情绪变得更加不稳定起来。

“是的,我不怕死,你打死我吧。”杨云帆把声音说的很大声,“你开枪了,你也别想要跑掉。”

“封胜利,你给扎死这小子。”日穿先生气急败坏朝着封胜利命令着。

封胜利闻言,自然是不愿意干。

但是,日穿先生的枪口又瞄着了封胜利。

“封老板,你把刀子给我。”杨云帆朝着封胜利伸手。

“不许把刀子给他,给我扎他。”日穿先生命令式的口吻对封胜利道。

“你给我吧,他是在吓唬我们,其实他心中比我们谁都要害怕。别看现在是他掌控的主动,其实最怕枪响的人是他。”杨云帆看着封胜利,“他不敢开枪的。”

“可是……”封胜利仍然是不敢,还是那句话,面对黑洞洞的枪口,极少有人不害怕,不犹豫。

“相信我就把刀子给我。”杨云帆给封胜利鼓励的眼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