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钱被抢走/乡野透视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们是什么人?跑我家里来干嘛?”

看到几个蒙着面的黑衣人抓住了他的爸妈,刀子就架在他爸妈脖子上,狗子顿时就慌了,站在门口一动都不敢动,整个人都有些哆嗦,他一向不是个怕事的人,但这一次,他是真的怕了。

狗子虽然有时候很混,但绝对是个孝子,看到年老的父母亲,竟然被这些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来的黑衣人抓住了,他顿时就失去了主见,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你……老老实实的,把手上拿着的东西,给老子送过来……”

这个时候,一个蒙面黑衣人指着他说道,这个家伙,就是刚才和秃子一起趴在陈莲花屋外面偷听的那个痞子。

刚才秃子被打了一顿之后,结果这些人就不敢太嚣张了,生怕再被人发现,然后他们就想到了抓住狗子的爸妈,等到狗子回来,再逼他老老实实的自己把钱交出来。

“你们,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狗子拎着钱袋子有些颤抖的问道,这些钱还没有给父母看呢,本来想让他们高兴一下,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他不明白这些家伙的消息怎么这么灵,自己才刚刚拿了钱回来,这帮畜生就等在屋里了。

“别废话,马上拿过来,不然就杀了这两个老东西……”

那个蒙面黑衣人再次说话了,他的几个手下,立刻配合着抓紧狗子的父母,刀子在他们的脖子上比划着,看起来非常的危险。

“狗子,狗子啊,你快跑,快点跑,别管我们了,我们都老了,不中用了,死就死了吧……”

狗子的老爹连忙叫了起来,他不知道这些家伙的目的是什么,但这些人肯定是凶悍的匪徒,作为父亲,他最怕自己的儿子受到伤害,所以就叫他赶快逃跑,只要从屋里跑出去就不会有事了,村里面那么多人,这些歹徒绝对不敢太嚣张的。

“尼玛的,老东西……”

“嘭”的一声,一个歹徒一拳打在了狗子他爹的嘴巴上,顿时血就流了出来。“你妈拉个比的,再敢废话,老子弄死你。”

歹徒非常的凶狠,拎着刀子架在狗子他爹的脖子上,眼看着刀口的血就流了出来。

“停,放了我爸妈,东西给你们……”

狗子不敢逃走,也不敢拒绝,自己如果逃了,那父母肯定会惨遭毒手,因为这些歹徒的眼睛之中都带着杀气,绝对是敢杀人的主。

狗子没得选择,他不可能丢下父母不管的,就算是失去了所有的金钱,他也只能答应歹徒的要求。

“算你识相,把东西放在地上,然后老老实实的抱着头,对着墙壁蹲下……”那个黑衣人再次说道。

这个蒙面的黑衣人其实就是黑狼的手下麻子,上一次因为周小宝把那个王少弄的半死,搞的他们应该拿的钱一分没有拿到,结果麻子就因为看守周小宝不力而跟着倒霉了,被黑狼差点弄死。

这一次麻子得到周小宝回来的消息,就私自带队过来,想要报仇雪恨,没想到跟秃子两个人,躲在外面听到了周小宝正在给钱给狗子,这两个家伙顿时就起了黑心。

狗子慢慢的把钱袋子放在地上,然后走到墙壁那边,双手抱头的蹲下了。

麻子看到狗子那么听话,他就放心了,然后朝钱袋子走了过去。

他本来只听到周小宝给钱给狗子,但并不知道有多少钱,这一下看到一袋子的钱,麻子的眼睛都放光了。

“哦靠,这么多啊,老子发达了……”

麻子拎起钱袋子,抓了两捆钱出来,作死的闻着,钱的味道真是太好闻了。

“去,把他打一顿……”

拿到钱之后,麻子立刻就指挥手下,对蹲在地上的狗子动手了。

因为自己的爸妈被对方抓住,狗子根本就不敢还手,也不敢逃跑,结果被这些痞子几脚踢过去,打的倒在了地上。

狗子倒在地上,捧着脑壳“呜呜呜”的喊着,紧咬着牙关,不让自己哭出来。

“老子警告你,最好老老实实的,别搞事,千万别把今晚的事情告诉任何人,不然,让你们全家都死……”

把狗子打倒在地上之后,麻子踩着他的脑壳,阴狠的警告。说完之后,就挥了挥手,带着他的人就迅速的从门口跑了出去。

“狗子,狗子……”

看到那些人走了,狗子他的爸妈连忙跑了过去,哭喊着扶起了狗子,生怕自己的儿子被人打死了。

“爸……妈……我没事,没事的,别担心了……”

狗子被打的满脸都是血,眼睛乌青,但为了让父母不担心,他还是裂开嘴惨淡的笑了笑。

本来以为拿到那么多的钱,自己的爸妈得多开心啊,没想到却是惹来了这么大的一场祸事,狗子感觉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钱到手还没有焐热,就又没有了。

……

天亮的时候,太阳从东方升起,照亮了整个小河村,红红的太阳映照在河水里,连水都被染红了。

早上起来,陈莲花就挑着木桶,踩着还没干的露水到河边挑水。

昨晚上周小宝没有回去,坚决要守着莲花嫂,他虽然是睡在了屋里,但却是在外面那一间屋里打地铺睡的,结果那个家伙不好好睡觉,几个翻身就滚到地上去了,在地上睡了一个晚上,弄的一身都是泥巴,陈莲花打算去河边挑些水回来,让周小宝好好的洗洗。

这个时候山村人都已经起来,有的在屋门口蹲着吃早饭,有的拿着衣服到河边清洗。

陈莲花一向不怎么跟人说话,她默默不做声的,自顾自走到河边,赤着脚踩着青石板,一直走到清清的河水里,然后用木桶打水。

“婶,你这是怎么了,这衣服上怎么全是血啊……”

这个时候,蹲在一边洗衣服的李香妹,看到在她旁边洗衣服的狗子的妈妈,正洗着一件血衣服,就奇怪的问了起来。

“没,没,没怎么,狗子他,他昨天摔了一跤……”

“摔跤了?这么严重啊,那叫他到我家里看看呀,我学过医的……”李香妹说道。

“不,不用了,没事了,没事,一点点小伤……”狗子他妈妈眼神一直在躲闪。

她根本不敢把昨晚上发生的事情说出来,因为那些歹徒走的时候警告过他们,如果说出来的话,就会灭了他们全家,女人本来胆子就小,她那里敢在这里公开的说啊。

听到那两个人的对话,陈莲花也朝那边看了一眼,果然发现狗子他妈妈手上,正拿着一件全是血的衣服,在青石板上用力的揉洗,她的脸上全是惊恐和疲惫,发现有人注意她手上的血衣了,就马上转到了另外一边去,生怕被人看到。

陈莲花不是个多话的人,虽然她的心里觉得很疑惑,但也没有问什么,她挑着水,就朝屋里走去。昨晚上狗子是从她家里离开的,也没有喝酒,走的时候还拿着钱,怎么可能一晚上就摔成那样了。

回到家里,周小宝正在院子里扫灰。

“嫂,我明天去叫几个泥瓦工过来,把你这两间房子修整一下,不然到刮风下大雨,又该漏了……”看到陈莲花回来了,周小宝一边拿着扫帚扫地,一边说着。

“小宝,别扫了,先过来洗洗……”

“呃,好嘞……”

周小宝非常的听话,放下扫帚就走了过去。

这个时候陈莲花拿出木盆,给他打了一盆水放在院子里的石台子上,就让他自个洗去了。

山里的男人,就连洗澡也是在外面的院子洗的,热天的时候,还可以到河里去游泳,但是一般早上的时候是不会去的,因为早上的时候河边都是妇女洗衣服洗菜,大小伙子不好意思过去凑热闹。

周小宝站在院子里,脱下褂子,就用毛巾擦洗起来,陈莲花站在后面,看着他结实的肌肉,不禁觉得脸红不已,连忙就走开了,然后拿了一盆子衣服,坐在屋门口搓洗起来。

“小宝,跟你说个事啊,狗子昨晚上摔了一跤,早上的时候,我看到他妈拿着血衣服在那里洗,可能很严重的……”她一边低头用力的搓着衣服,一边说道。

“啥?狗子摔了一跤,还,还出血了?”

周小宝顿时感觉不对了,昨晚上他是提着钱回去的,不会真的出什么危险了吧?

陈莲花点了点头,继续说:“是的,我听他妈妈亲口说的,不过,我觉得有些不对呢,摔一跤怎么会出那么多的血,而且是在上衣上……”

“那,那我得去看看……”

周小宝着急了,连忙快速的擦洗了几下,然后用力的抖掉了衣服上的灰尘,又穿了起来。

“小宝,吃了早餐再去吧……”

这个时候陈莲花连忙站起来叫他。

“不了,我先去看看……”

周小宝哪里还有心思吃东西,狗子是自己最铁的兄弟,现在他出事了,到底什么情况都不知道,他必须以最快的速度赶过去。

周小宝走出院子,就发疯的朝狗子家里跑了过去,还在门外面,他就急匆匆的喊了起来。

“狗子,狗子在哪呢,狗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